第五十五章 再現紅綾
蘇林林架著他的胳膊窩說:"是不是很疼?你試著慢慢用力,感覺下哪處不舒服,我也好慢慢改制."

老道兒咬緊牙試著抬步往前走,每邁出一步都咯的大腿的傷口鑽心的疼.

不一會兒,里衣都被汗濕了.

見狀,蘇林林立刻叫了他停下來,小心的給繃開滲血的傷口塗上玉靈膏.

然後,拆下被血浸透的皮墊子慢慢改良木腿.

一直折騰到天黑,才算做出一根用起來比較隨身的木腿.

看著手里只剩下瓶底一點點的玉靈膏,蘇林林心疼的簡直要滴血.

不過,看到老道兒能重新站起來邁出步子,她心里還是十分欣慰.

寬大的道袍下,一條細細的木腿重新撐起了老道兒的自信.

他忍著疼痛,十分興奮的在峽谷里慢慢走來走去的練習著,蘇林林則悄然松了口氣.

從老道兒知道腿斷了之後,心里便存了死志.

只是被她從潭里救出來之後,再沒有自我了斷的魄力而己.

但他這樣的狀態讓蘇林林十分擔憂,萬一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她一開始給他做兩條拐丈,但見老道兒在意的不是能不能站起來.

而是,他失去了一條腿,整個人都不完整了.

所以,才萌生了給她做一條木腿的想法.

蘇林林沒想到她的這一善舉,會在將來受益無窮.

"哈哈,蘇娘子,你看我是不是跟囫圇人兒一樣?"老道兒戴著木腿來來回回走了好久,忍痛適應之後,理了理寬大的棉袍,盡量穩住身子負手而立.

蘇林林認真打量他一眼說:"恩,你若不說,還真看不出來."

說完招呼他解下木腿到火堆邊歇會兒.

只見老道兒搖搖頭說:"既然這條己經安到我身上了,就不會在取下來,除非哪天它斷了."

聞言,蘇林林不由皺眉道:"道長,我明白你驟然失腿的心情,不過,一直戴著它的話,于傷口可能不利."

老道兒得意的看她一眼說:"哈哈,多虧你不惜玉靈膏數次上藥,現在傷口完全愈合了."

不僅如此,因為他的傷是在帶著木腿的之後,又反複崩開上靈藥結痂,漸漸地斷腿之處生出一層不怕痛的軟肉,正好跟木腿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所以,老道兒才不願解下木腿.

而且,他隱隱感覺這條木腿好似有蘊含著一股生機.

想到蘇林林取材的那棵黃連樹,便過去認真打量許久,才從斷紋外看出來這棵黃連樹竟有上千年的樹齡.

怪不得就連樹枝中都有一股子生機,更絕妙的是,這股生機與他頓悟之後的本源氣息十分契合!

也就是說,假以時日,他就能以內力調動這條木腿,跟自己的腿用起來一般無二.

只是,修真之路怕是難以再續.

罷了,縱然能成功入道,頂多能進入先天之景,延長數十年壽數而己.

蘇林林見他興奮不己的一直戴著木腿,晚上休息時也不願去下.

原本還十分擔心傷心繃開化膿.

結果,第二天一早在她強烈的要求之下,老道兒解開綁腿給她一眼接合處,只見那傷口奇跡般己生出一層厚皮來.

"我就說這條木腿跟真的腿一樣嘛!蘇娘子,你根本不用擔心,我心里有數著吶."老道得意的扒下褲腿兒,站起來還試著蹦了兩下給她看.

見狀,蘇林林才算徹底放心了.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層層鬼霧照到山谷中時,下了整整一夜的雪終于停了.

老道兒跑到潭邊看著仍然波瀾不動的潭水說:"蘇娘子,你看,水里有條紅布巾子."

蘇林林十分好奇的走上前,探頭朝他指的地方看過去.

當她看到那條紅豔豔的絲帶時,心里不由一驚:這條紅綾怎麼會在這兒?

難道--

她呼吸不由急促起來:那個跟李長風助紂為虐的紅衣美人也來了.

摸了摸揣在心口的玉佩,蘇林林這下十分肯定,這對毫無人性的狗男女一定還在一起.

這下,她真的有些頭大.

原本,一個李長風就不是她所能對付的,再跟著位修為更高的,心思同樣狠辣的女修,恐怕一見面她就被秒成渣了.

"這是條紅綾,一個跟李長風一起的女修身上的東西."蘇林林聲音淡漠的說.

聞言,老道兒不由一驚:"看來,這回云嶺的事兒真的驚動了修真界啊."

說完,看朝一側的山崖看去:"鬼霧開始變淡了,怕是到今晚子時,就會消失殆盡."

說著轉頭看了眼蘇林林問:"你有何打算?"

自從得知她跟李長風的恩怨之後,老道就一直勸她不要招惹他,盡量躲開.

李長風可是修真界中有名的人物,縱然,蘇林林手里有九環噬魂刀這種逆天靈器,但是,架不住她本身毫無靈力.

根本無法驅使這驚世靈寶.

若是遇上李長風,絕對被秒殺奪寶.

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位更厲害的女修.

不過,他也從蘇林林眼中看出滔天的恨意,以及急迫的複仇之意.

蘇林林緊咬住唇問他:"道長,你能幫我引開李長風身邊那個女修麼?"

老道兒不由一怔,不待他開口,只見蘇林林從懷里拿出一個鳥蛋殼轉身回放在火堆上炙烤.

不一會兒,大半殼的靈泉水浮現在他眼前:"事成之後,分你,"

"七滴!我只要七滴即可."老道兒十分激動的搓著手說:"我一定想方高法把那女修自李長風身邊引開."

聞言,蘇林林十分高興的拿起一個玉質酒杯,爽快的滴下七滴給他.

老道兒深吸一口氣,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立刻就地盤腿坐下開始打坐.

蘇林林則小心收起那蛋殼,剛要放回到包袱里,只覺得腰間猛的一痛.

接著,只見眼前金光一閃,大金刀立在跟前,巴巴的將刀尖湊到她手里的蛋殼邊.

急的渾身顫抖不止.

見狀,蘇林林突然想起老道兒曾說起過,大金刀除了以亡魂為靈力補給之外,還喜歡吞噬各種靈物.

難道,它這是惦記上她手里的靈泉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