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解惑釋疑
只是見他滿頭大汗,面上帶著一絲討好的笑意,心底沒來由的一軟:"那些鬼霧暫時停住了.師兄,那邊有間石屋,不如我們過去歇歇吧."

且不說李長風師兄妹一心惦記著所謂的寶物,只說被他們同樣掂記著得蘇林林正溫一壺酒,跟老道談天論地.

漫天的陰雪如扯絮般落下來,依著火堆而坐的兩人卻絲毫不覺得冷.

"蘇娘子,我現在終于想明白,我這條腿是怎麼沒的了."老道兒脖子一仰飲盡杯中酒,他喝的有些微醉,眼神迷離的看著火堆.

蘇林林心里不由一緊,慢慢下酒杯問:"哦?怎麼斷了?"

老道兒輕笑一聲道:"一定是山魁干的,你,還記得咱們為什麼會逃到這里嗎?"

聞言,蘇林林心下一松,神色恍然道:"你說的是在山壁里面大吼的那個怪物?"

老道兒苦笑著點點頭:"說來也是我們倒黴,一般而言,山魁伏于山中若不驚動到它,是不會主動出來的."

只他這麼說,蘇林林嘴角抽了抽:還不是大金刀作死,瘋了似的玩命砍那山壁,這才驚動了所謂的山魁.

不過,她並沒有說出來,反而不解的問:"那山魁出來時,你的腿己經--"

"我知道,一定是我們從那條密路逃生之時,己經驚動了它."老道兒又飲下一杯酒慘笑道:"古書上記載這山怪性子極為公正."

他拿起塊己經冷掉的烤肉邊吃邊說:"我們從觀里逃出來時,誤入它的棲身之地,驚動它之後我被它砍下一條腿作為懲罰."

梗著脖子咽下口的肉之後,老道兒又掉一杯黃酒看著蘇林林問:"只是,我不明白山魁己經嚴懲過我們了,後來,為什麼還要破壁而出?"

蘇林林耷下眼皮,聲音略帶歉意的說:"因為,大金刀發瘋一直朝石壁上砍."

至于為什麼砍--她確實不好意思啟口.

僅僅是想升一堆火而己,蘇林林也沒想到竟然能惹到山魁!

怪不得當時大金刀急著帶她逃命,蘇林林雖沒見過山魁,但從老道兒的話里,也聽得出這山怪十分厲害.

"這麼說來,我們算是惹到這尊山神了!"老道兒深吸一口氣:"怪不得把我們丟到這里!"

蘇林林瞪大眼問他:"哦?你是說這里山魁找不著咱們?"

老道兒看著面前不遠處平靜如鏡的潭水說:"山魁雖為精怪之流,但其力大無比,且身體堅不可催,就是一般修士也敢輕易招惹."

"而且,他們還被世人稱為山神--就是可以在山體之中穿行無阻."老道兒捋了捋雪白的胡須道:"但相傳山魁仍至陽之體."

所以,大金刀才帶著他們來到這個極陰之地.

這下,蘇林林才算明白過來了.

敢情大金刀一時任性,給她們招來一個實力強勁的山神為敵啊.

這鬼刀大忙沒幫上,倒是輕松的給惹了個大禍!

"呵呵,其實,如今鬼霧蔓延,山魁暴怒,下林村魔物橫行,我們躲在這里倒也安全."老道兒緊了緊身上的棉袍笑道.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問:"你不是說要下林村的魔物出世,可能會--"

老道兒渾不在意的打斷她話:"怕啥,李長風己經來了,天塌了自然有修士那幫高人頂著,咱們只管苟且偷生就行了."

他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反正不管是下林村的魔物,還是被惹怒的山魁,以及漫天的鬼霧,都遠不是她所能敵.

想通了之後,壓在心頭的包袱反而輕了許多.

但是,一想到李長風也在云嶺,如同一根利刺般紮在她心頭.

"真想不通那只黑貓為何要把李長風身上的玉佩帶來給你."老道兒見她一手緊緊纂住那枚玉符,不由眯著眼問道:"難道,他也知道你在這兒?"

聞言,蘇林林倒是平靜下來,輕嗤一聲說:"若是李長風真的知道我在兒,怕是早就殺過來了."

老道兒眉頭一挑笑道:"也是,他還等著殺你證道呢."

冷不防的從別人口中聽到殺妻證道這個詞,蘇林林心別有一番說不出的滋味兒.

她曾輕嗤一聲:"當初他沒能殺的了我,現在就更不能遂心了!"

說完,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飲而盡,重重的放下酒杯呼出一口氣問道:"這鬼霧要幾時才會散?"

老道兒不由皺起眉頭說:"若依古書所記,今日正午鬼霧就該停住動作,到子夜便能散盡,但現在,"

他抬眼看著峽谷外越來越濃厚的鬼霧,搖搖頭說:"這玩藝兒根本沒停下的跡象啊."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倒是放下心來:"這里無風也無雨,倒是適合休養,道長,你趁機好好練習下單腳行路吧."

"但是,有雪啊!"老道兒有些畏懼的看了眼手邊的拐丈,磨蹭著不想行動.

他一時真的接受不了失去一條腿的打擊.

坐下來的時候還不顯,一旦站起來,心里就如針紮般極難受.

見狀,蘇林林也不勸他,又飲一杯溫酒後,到附近的一棵大黃連樹上砍下一根手臂粗的樹枝.

"蘇娘子,你怎麼不拾點干柴,青樹枝子不容易著,煙大."老道兒見她連枝帶葉兒的拽過來一堆青青的樹枝兒,不由皺了皺眉說.

蘇林林沖他神密一笑,拿著他送的小匕首,十分利落的削去細小的枝葉,然後沖他神密一笑:"這可不是用來燒火的."

說著,把手里那根特意留下三個叉的黃連樹枝子架在火上烤起來.

滋!

隨著一股股刺鼻子青煙冒出,枝子上青黃的樹皮瞬間變的焦黑.

老道兒抽了抽鼻子正要說什麼,卻見蘇林林飛快把那根燎的黑呼呼,滋滋直冒煙兒的黃連棍兒拿下來.

她也不嫌燙手,立刻抓住全是黑灰的棍子,拿著匕首刻磨起來.

老道兒狐疑的看著她問:"你,這是--"

蘇林林沖他笑笑說:"給你做一條木腿."

木腿?

老道兒十分驚訝的問:"你說,把那根木棍按到我腿上?"

蘇林林點點頭應道:"是啊!"

真是異想天開.

不過,他倒是十分期待的盯著蘇林林手里那根,己被她打磨的十分光滑的木棍說:"嘿,你要真能做出來,我一定戴上試試."

蘇林林自從跟著老叔學過做木匠活,就曾見他給同村被老虎咬斷腿的鄉親做過假腿,就是用上了年份的黃連樹枝兒.

心里默默想著老叔當初的制做步驟,用手里僅有的一把匕首一點點的給老道兒做了條木腿.

"道長,你的仙袋兒里有皮子嗎?"蘇林林把木腿兒打磨好之,就開始做跟斷肢連接的托架了.

老道兒立刻從儲物袋兒里拿出兩張硝制過的鹿皮給她.

蘇林林拿過來看一眼問:"有沒有野豬皮跟牛皮?"

老道兒愣了下拿出半張牛皮給她:"拿來的野豬皮?這塊牛皮還是我年輕時親自硝制的."

"恩,這個也行,挺軟合的,應該不會磨到傷口."蘇林林十分小心的裁開牛皮,十分靈巧的做了個厚厚的護墊固到三根分開的細枝上.

老道兒十分認真的看著她一點點,以極不可思義的方法給他做出一條假腿來.

小心移移的幫他綁好木腿後,蘇林林滿懷期待的扶他站起來.

"嘶!"剛長實落的傷口受到擠壓痛的老道兒直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