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舊情癡怨
待她如父的老林叔還下落不明,而且--老道兒那天關于複活之言,讓她改變主意,甯肯放過殺李長風的機會--也一定要先保住性命.

她縱然萬死也不惜,但身邊還有兒子.

所以,從小黑貓帶來李長風身上的那枚玉佩起,她盡力壓制住滔天恨意,想到的更多的是如何躲開他.

而這個山谷讓她感覺十分心安,有股直覺李長風不會來,所以,她才不想出峽谷.

此刻,一身狼狽的李長風喘著粗氣停下來,看著終于不再追著他們的濃霧.

對前面氣息平靜的黑衣美人說:"師妹,咱們是不是被王先騙了,這里哪有什麼天材地寶出世?"

聞言,步履輕松的美人咯咯笑道:"師兄,甯可信其有,不可錯失任何一個機會哦.你馬上就要突破先天之境了,怎麼也得有件拿的出手的法器吧?"

聽了她的話,原本疲累不堪的李長風此又打起精神問:"哪我們接下來去哪?"

那紅衣美人放慢腳步,與他並肩膀而行:"師兄,被這團莫名冒出來的鬼霧追了半天,你也累了吧?不如我們就在兒歇歇?"

邊說邊含笑看著李長風那張傾城玉面:只見他原本瓷白如玉的臉,因奔跑數十里而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兒,趁的面色更如三月桃花般緋紅.

真不愧是修真界第一美男啊!

紅衣美人在心里暗贊了聲,目光粘在李長風一張俊面上再也挪不開了.

原本傾心于她的李長風順勢捉住她的手擁入懷里,低頭輕笑道:"師妹,你看什麼呢?"

"當然是看師兄你風姿無雙."說著,那美人輕輕推開他,掙出身子後退幾步轉過身去.

同時,眼里那絲癡迷瞬間退的干乾淨淨:真讓人想不通啊,這位如謫仙般的大師兄.

當年東皇宗的名聲顯赫的金丹老祖入門大弟子--怎麼會找個粗鄙的村婦成親生子.

當她得知這個消息時,一點都不敢相信.

李長風整整十年沒出現在宗門,她一直以為他在哪處靈氣絕佳之地閉關修練,沒想他竟然由仙入凡隨意找個村姑成親了.

一想到她一直放在心尖上,站在云端的大師兄,竟然跟一個粗俗丑陋的山野村婦結為夫婦,她的心就如同針紮似的抽痛不止.

她身為掌門之女,天姿不凡,容顏傾城.

當年對李長風這個名噪修真界傾世少年芳心暗許.

為了接近他,她費盡心思拜入他恩師莫離老祖門下,並特意求父親為她開辟一處與他相鄰的洞府.

漸漸地一向獨來獨往的李長風,也注意到她這個經常偶遇到的同門小師妹.

兩人時時在一起談天論道,關系日漸親近.

在李長風即將突破先天之境時,師父賜下合和之約:待二人突破先天之境後,就結為雙修道侶.

想到這里,那紅衣美人不由纂緊粉拳:當他們即將結為道侶之事傳遍整個宗門之時--李長風卻突然失蹤了,

整整十年不見人影.

門里一眾嫉妒她的女修,背地不知嘲笑過多少回:大師兄根本看不上紅綾師姐,礙于掌門人的面子不好拒絕,逃婚出走了!

是的,整個東皇宗都在傳李長風因為不願跟她結成道侶,才會離宗出走.

但是,生性高傲的紅綾不相信,她心知大師兄對她是有情誼的,他的離開是有苦衷的.

"師妹,你在想什麼?"就在紅綾神情恍惚之時,李長風又捉住她的手微笑著問道.

想你十年前為何不辭而別.

想你是不是真的不願跟我結成道侶.

想我見到你時,為何修為幾乎全無,落到這般下場!

紅綾側過頭嘴角勾起一絲微不可查的冷笑:"沒什麼,你看那鬼霧又追過來."

說完,絕然起身,身姿靈動的往前走去.

只見她看似隨意如閑庭散步一般,但寥寥幾步卻己身在數里之外,身後李長風拔足狂奔才堪堪跟得上.

看著李長風有些踉蹌腳步,以及被風的有些凌亂的發絲,紅綾唇角的笑意更濃:這還是當年那個飄然出塵,永遠都從容優雅的大師兄嗎?

她故意加快了腳步,時不時看著身後愈加狼狽的李長風,心底湧出一股說不出的暢快.

當年,宗門內人人都說她上趕著拜師接近大師兄,以身為掌門的父親之勢,脅迫大師兄與她結侶.

可現在呢?

是大師兄拼命的在追上自己的腳步而己.

想到這里,她不由瞄了眼挎在臂間那根斷了紅綾.

當初,父親曾說過她命中帶孤,此生不易雙修結侶.

但她那時滿心滿眼都是那個在小蓮台上一舉成名,驚才絕豔的少年李長風.

得知她要跟李長風結侶之時,父親閉關七七四十九天,傾心為她打造這條紅綾作為她結侶之禮.

沒想到就在宗門正要宣布這次喜訊的前一天,大師兄卻突然不見了.

她在宗門等了三年,等到卻是師父親口將他逐出師門的消息.

連個原由都沒有.

之後,師父就一直閉關不出,她問過父親無數遍,但得到都是一聲歎息.

大師兄被逐出師門的消息一出,門里隱然又掀起一場暗湧,幾乎所有的女弟子認定是她心懷怨懟,攛掇掌門人施圧金丹老祖所至.

真是可笑,莫離老祖在宗門地位超然.

父親等閑時候根本連面都見不著,怎麼敢給他施圧?

于是,七年前她絕然出山尋找大師兄.

順帶著打探下她那位被整個山門所恥笑的母親.

結果,當她曆盡難苦找到李長風時--卻被告知他己經成親了.

紅綾猛的頓住身子,用力握緊手的那半截木棍,等了片刻才聽到李長風重重的喘息氣聲傳來.

"師妹,呼!"李長風有些狼狽的掙著身子,緊喘一口氣問道:"這些鬼霧越來越濃重,縱然有寶物現世,怕也不是什麼--"

紅綾突然轉過身盯著他輕笑一聲說:"師兄,若真是尋常法寶,怎麼會有這麼大動靜?"

聞言,李長風不由雙眼一亮:"師妹言之有理,只是,這鬼霧我們沾染不得,一直被它追著跑實在不是辦法."

紅綾微微一笑:"怕什麼,若真如王先所言,仍鬼族聖潭現世,最多三日這東西便會自行散去."

三天!

李長風不由握緊了拳頭,盡力圧制住體紊亂不堪的靈力,深吸一口氣神色平靜的陪笑:"是我有些心急了,師妹見諒."

紅綾一直想著心事,並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