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金刀之密
蘇林林搓了搓有些發麻的手心,看向一臉震驚的老道說:"難道,這潭里真的有亡魂?"

聞言,老道兒不由皺起眉頭問:"蘇娘子,當初你來到這山谷中時,可曾見有人亡命于潭中?"

想到那個被凶魚撕吃的那個男人,蘇林林點點頭應道:"恩,當時你還在昏迷之中,我確實看到有一個男人落入潭中,被一群凶魚吃了."

"怪不得."老道兒釋然笑道:"現在算算他死去也有好幾個時辰了,應該剛剛形成亡魂."

他剛說完,只見沒入潭中時巴掌大小的大金刀,又變成三尺來長的大刀,呼嘯著飛過來,直朝老道砍去!

驚的他兩眼一翻,竟然嚇暈過去了!

蘇林林氣憤的喝住立在老道頭頂的大金刀:"快回來!不得對道長無禮."

卻見大金刀激動跳了跳,然後身子一斜,貼著老道的頭皮飛過去.

待蘇林林跑過去把老道扶起來時,才發現他一頭白發被齊根斬斷,頭頂光禿禿的露著一大片白花花的頭皮.

她生氣的瞪一眼興奮的在她身邊直蹦的大金刀喝道:"你還不老實一會兒,非得把靈力都揮霍光?"

說話時不經意翻起手腕,漏出一截紅絲繩,嚇的大金刀立刻乖乖的飛回腰袋兒里呆著.

老道兒一張開眼,只覺得頭上冷嗖嗖的,伸手一摸:頭發沒了.

他驚恐的看著一臉尷尬的蘇林林,顫著聲兒問:"我的頭發呢?"

蘇林林伸出一根指頭指了指他背後:"偌,在那兒呢."

那是她為防著他頭發被風雪刮走,特意用一根柴火棒壓著.

老道兒轉身一看仍然帶著木簪的銀發,摸了摸剩下額頭到後腦根留下一圈兒長短不一的頭發,深吸一口氣問:"蘇娘子,那寶刀--"

蘇林林強忍著笑低頭說:"被我收回去了,對不起啊,道長,它,"

"我明白,那東西開了靈智,品階又高.你根本控制不住."老道兒十分不習慣的摸了摸光禿禿的頭頂,從儲物袋里扒出一塊布巾把頭上支棱著頭發包住.

這樣看上去確實順眼多了,至少不那搞笑了.

蘇林林殷勤的給他倒一杯溫酒問:"大金刀為什麼總,呃,對你心懷不善?"

老道兒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它總想殺我是因為我看守了三十年壓住它的陣法,所以,它才對我懷有憤恨之意."

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登時舒了口氣.

不過,她一想到大金刀以吞噬亡魂化為自身力量.心里沒來由的發憷:"道長,大金刀以後要獲得力,靈力,都得吞噬鬼魂?"

聞言,老道兒挑了挑眉說:"你要是能弄來靈物,比如靈泉水,靈石,靈玉,靈珠,靈草什麼的話,它就不用老殺人,呃,食魂了."

什麼?

殺人?

蘇林林不由一驚:"你說大金刀還會去殺人以取得靈力?"

"准確的說是,可能會控制著你去殺人."老道兒不以為然的說:"這東西本來就是凶物,以前不知沾染過多少鮮血,暴戾之氣很重."

說到這里,他突然盯著蘇林林問:"我很奇怪,你到底是怎麼收服它的."

蘇林林不想說到赤魚珠子,因為那可是她最後的底牌,只得隨口應道:"可能它跟我有緣吧."

聞言,老道兒狐疑的看著她說:"九環噬魂刀一向以亡魂為食,它認的主人應該--是殺伐絕斷的吧.不過,蘇妨娘子你看著並不像是能隨意取他人性命之人."

聽了他的話,蘇林林突然想到當初屠狗之後,她為心魔所控差點傷到老林叔.

當時,老林叔曾告誡過她:輕易不要動用大金刀.

可她現在功力才剛入門,遇到危險幾乎全依賴大金刀.

剛才這老道兒其實也很委婉的告訴她,這把刀很容易反噬其主.

若是仗著手里赤魚珠,她根本沒有一絲控制大金刀的能力.

這樣下去根本不是長法.

"道長,你知道這把寶刀以前的主人都是什麼人嗎?"蘇林林突然想知道撐控大金刀需要多大的能力.

聞言,老道兒眉頭一跳,看著她搖搖頭:"蘇娘子,我相信你既然能得大金刀認主,那麼有朝一日一定也有能力令它為你所用."

說完,他歎了口氣看著對面山上越來越濃的鬼霧說::"如今己過了午時,依古書所載鬼霧本該漸漸散去才對,可是,"

蘇林林緊了緊身上的棉袍,看著空中如扯絮般的雪花問:"這里四時都亂了嗎?"

老道兒輕笑一聲說:"這些雪是因為附近陰氣都被抽調過來,把空中的水靈之氣凝結成雪之故."

原來是這樣!

沒想到這口深潭竟有如些之力,甚至能影響四時.

不過,他們來到這山谷之前,不就是在深冬之跡嗎?

當她提出這個疑問之時,老道兒突然倒吸一口冷氣了說:"是啊,我怎麼一直沒有注意到這個?難道,這里己經不在云嶺之地了?"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十分震驚的說:"大金刀並沒有帶我們走多久,沒想到都己經連四時都變了,真是太讓人不可思義了."

對于她的話,老道兒似乎並不認同,但他卻只是皺了皺眉,想到她身上那個時刻惦記著要他命的魔刀,他真的不敢多說什麼.

萬一哪句不對,惹到那煞物又跑出來殺他就得不償失了.

再說,當初他進入云嶺之時,被王師弟騙發下血誓:有些事是絕對不能為人言說的.

雖然對于這個季節變幻無常的地方十分驚奇,但她心里最重要的事兒卻是,思忖著如何對付李長風.

蘇林林雖然恨不得立刻手刃他為兒子,洪婆婆,還有三叔報仇.

但是,她也仍然十分清楚的記得,當初僅輕輕一掌就把震碎五髒六府,若沒有大青鳥給她的那顆紅果子--她怕是早輪迴投胎去了.

那一掌之威,打在她身上同時也牢牢壓在她心頭:那看似輕松的一掌,遠非她現在這點功力所能擋.

若是動用大金刀的話--

她摸了摸腰袋兒,不由暗歎一口氣:這鬼東西根本指使不了,縱然它肯配合,她也不一定能活著近得了李長風的身.

修真者--那種讓人發自心底的恐怖力量,根本不是她現在所能抗衡的.

若是之前,哪怕有一絲機會,她甯肯粉身碎骨也要拼力去殺李長風.

但是,現在她身上背負的不僅僅是殺子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