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另有目的?
"你能不能把一句話,囫圇個的說完?別總是吊著人好?還有,你老是一驚一乍的干啥?"蘇林林正上愁怎麼給小黑貓治療呢!

聽這老道兒在一邊乍乎,心里不由來了氣.

老道兒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說:"我也才想起來--不過,也不確定."

蘇林林白他一眼問:"你看,它肚子的傷怎麼治?"

這下,老道兒不假思索的說:"這個是被陰兵所擊而造成的冥傷,一般藥膏根本治不住.弄不好還會加重."

聽他這麼說,四腳朝天躺著的小黑貓,像是應合似的輕輕叫了聲.

看來,他說的倒應該可信.

于是,蘇林林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只見老道兒皺著眉頭道:"這冥傷也不是沒得解,但卻得以靈草配制而成的玉靈膏."

玉靈膏?

蘇林林一時有些犯難:"我們現在去哪配這玩藝兒?"

誰知,她話未落意,只見那小黑貓騰身直撲向她懷里去.

蘇林林只覺得懷里一空,接著,只見小黑貓雙爪抱著個小小的玉瓶立在面前.

"這可是仙家的靈藥啊!難不成就是玉靈膏?"一看到小黑貓抱著玉瓶,老道兒雙眼發亮的叫道.

蘇林林神色茫然的搖搖頭:"這是我們剛到這峽谷中時,一位女俠送給我的."

這瓶藥膏正是之前那個豪放女臨走之時丟給她的.

沒想到這東西原來在修真界叫玉靈膏.

老道兒激動的看著她問:"看來,是位女修出手救的咱們,怪不得我腿傷這麼重都好了.對了,蘇娘子,你是如何跟那女修結緣的?"

那豪放女的事兒實在讓人難以言說,蘇林林打了個馬虎眼道:"可能是那女俠見咱們倆傷的重,一時發善心吧!"

老道兒卻不相信,繼續追問道:"修士一向忌諱于凡人結下因果,除非是大功德之事,你一定,"

"好了,好了,趕緊給小黑治好傷為要!"蘇林林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小心用食指挑出一點靈藥膏,扒開小黑肚子上的絨毛細細塗抹到傷口上.

靈藥剛一接觸到傷口,只聽"呲!"的一聲,疼的小黑貓身子直抽.

待靈藥塗完之後,那道幾乎貫穿小黑貓肚子的傷口才開始往外滲出黑血.

"看來你遇到的那位女仙給的靈藥還是上品~!"老道兒豔不己的盯著她手里的玉瓶道:"蘇娘子,這可真是好機緣!"

蘇林林怕他繼續追問跟那豪放女仙結緣之事,就隨口應道:"那當然,我一向機遇很好,最易得貴人相助."

聽得那老道兒更是羨慕不己:"是啊,看來以後還真能修成大道."

修成大道並非我願,只要能手刃李長風,報得血海深仇就好.

眼看著傷口不再往外滲黑血,小黑貓身子一翻站起,兩只前瓜抱一起沖她作個揖,飛身朝山上跑去.

看著它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老道兒也看著她催促道:"蘇娘子,這地方實在玄奇的很,不如我們也走吧?"

對于這個峽谷,蘇林林心里卻有一股說不出的安定之感.

她看了眼柱著根拐棍直打晃的老道兒說:"你現在連平地都難走幾步,這半夜三更黑呼呼的怎麼出去走山道?"

聽她這麼說,老道兒立刻泄了氣:"那我們也不能在這兒等死啊."

"我倒感覺待在這里更安全些."蘇林林起身攏了些干柴說:"就算要走也得等天亮了,你能好好走路時再說啊!"

邊說邊朝他伸手:"把打火石給我,這兒晚上天兒冷,還得把火堆點起來."

老道兒隨手把打火石遞給她,深吸一口氣道:"你說的對!怎麼也得抗到天亮!"

說著,又拿出那個儲物袋兒扒拉出幾個形狀奇特的木鍥,待蘇林林點著火之後交待她按方位插入地下.

還別說這個陣法雖不怎麼高明,但是擺成之後還沒沒什麼東西闖進來.

蘇林林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自山谷深處回來的骷髏大隊,繞了個道兒過去又跳入深潭中.

"早知道就擺這個桃木辟邪陣了,白白毀了我一個仙陣."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些突然現身的骷髏軍全部沒入潭中,他才低聲哀號道.

蘇林林往火堆里加兩根干柴,朝他伸出手道:"給我找把小刀."

老道兒低頭邊扒拉儲物袋兒邊問:"你要小刀干嘛?"

"給你做個用得舒服點的拐棍."蘇林林看了眼被他話在身邊的木棍說:"這個也太不好用了."

聞言,老道兒心下一曖,立刻拿出一把十分鋒利的匕首給她:"多謝你費心了."

蘇林林拿過那把匕首,精心選了根木棍開始做起拐丈來,老道兒則繼續修補他的陣旗,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兩句.

映著紅通通的火光,讓蘇林林感覺好似又到以前:那時候她還小,跟老叔相依為命.

每當冬天夜里,忙活一天的老叔就帶著她圍著火堆,邊做木匠活計邊給她講修真界的故事.

蘇林林就蹲在一邊聽,時不時的幫他打打下手.

現在想想,那時的日子過的多安穩平靜啊.

但是自從李長風出現後,她一顆心都撲在他身上,甚至連跟老叔多說一句話都不肯.

如今想想真是追悔莫及呀.

"哈~哎喲,我估摸著天快亮了呀,蘇娘子你不睡會養養神?"老道兒把陣旗修補好之後,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問.

蘇林林正好打造好新拐丈,隨手遞給他問:"你先試試能不能用?喏,給你小刀."

"你拿著防身用吧,我還兒有好幾把呢."老道兒歡喜的拿過拐丈.

他朝蘇林林擺擺手,沒接她遞過來的匕首,十分大方的說:"這把匕首是我以前在青洲游曆時,在一座仙山下的坊市上買的.具說出自練器師之手,當時一共三把,可惜我身上錢不夠識只買下兩把."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想到大金刀現在使喚不動,她身上確實連件能用的武器都沒有,這把刀極為鋒利小巧,用來防身還真不錯.

于是,她便高興的收下了.

見狀,老道兒看向她的目光更加贊賞:不貪,不造作,只取應得之物.

他張了張嘴正要出聲,只聽蘇林林說:"我還不困,倒是你身受重傷又上了年紀,由我看著火,快休息會兒吧!"

聞言,老道兒特意把袖袋里的儲物袋兒放在身邊,拿出一床破棉被往身上一裹就地躺下睡起來.

見他竟然從那仙袋兒里拿出一張棉被,蘇林林對放在他手邊的儲物袋兒更加好奇了.

不過,她也只羨慕的多看幾眼,便轉過頭往火堆里加兩把柴火,開始把玩起手里的匕首起來.

這把樣式古樸簡單的匕首看上去極不起眼,但入手極輕,削木頭時極為鋒利趁手.

咋一看像是用生鐵鍛造,但一掂量就知道不是凡鐵所造.

她撿來一塊石頭,輕輕劃一道,只聽咔嚓一聲:石塊應聲裂成兩半!

還真是把好刀.

這老道兒身上好東西真不少吶.

蘇林林十分羨慕的看了眼睡的呼嚕震天響的老道兒暗道.

目光觸極那柄被他壓在身上的,通身黃亮的拂塵時,心里不由想起那個黑發白須的老道兒來.

當初他到底為什麼要給她那這尊無面神像?

到底是如他自己說的要助她渡過劫難,還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