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 修真之道
不過,令人驚喜的是,老道兒十分順利的爬過那道無形的屏障,而且,當他沖到蘇林林跟前時她也能出去了!

"蘇娘子,趕緊把這柴伙拿過去,一會火該滅了!"老道兒正要上前幫她.

卻見蘇林林拽著枯木飛快往前沖,不由擔心的出聲叫道.

一口氣兒跑到火堆兒邊,邊折下枯枝丟到火堆里邊回頭對老道兒說:"道長,剛才多謝你及時現身幫忙!"

這丫頭傻了吧?

在這邊叫她半天,一個勁的磨蹭就是不拿柴伙過來.

眼看火要滅了,他只得自己過來.

誰知,他一過去,這家伙就跟鬼攆著似的拖著柴伙撒腿就跑過去了.

這是在戲耍老道兒玩兒呢?

想到這里,老道兒心里不由有些窩火,停了會兒才冷聲說:"不敢當蘇娘子的謝."

眼見著火起來了,蘇林林停下往火堆里添柴火.

忙跑過去扶起趴在一塊石頭上歇息的老道說:"剛才,真是多虧道長過去幫我解困,不然,"

解困?

老道狐疑的看著她問:"你說,你剛才不是有意要戲弄老道兒,而是被困住了?"

聞言,蘇林林不由失笑:"呵,我怎麼會戲弄您呢?我是真的被困到那一片出不來了!"

老道兒不由驚疑道:"我雖不是修真者,但到底在祖師父跟前侍奉幾十年,對于一般陣法之術都有所研究."

說到這里,他轉頭看了眼那處困住蘇林林的地方不解的說:"我沒看出什麼不同啊?完全沒有陣法的痕跡."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不由心里一緊暗道:難道是因為她驚動了枯樹下什麼精怪不成?

不過,想到那個瞬間從眼皮子低下逃竄的黑影,她試著問道:"我剛才踹倒那顆干樹時,見從樹底下竄出個東西跑了,當時也沒在意.之後,我就被困住了."

"什麼東西?"老道兒驚奇的問道:"我還從沒見過什麼精怪能施法困住人呢."

蘇林林神色茫然的搖搖頭說:"它跑的太快了,我根本沒看清."

老道兒朝山崖上看一眼說:"想來可能真如你所言,不過,這東西倒也沒有歹意.是你先驚動了它,才把你困住會兒以示懲戒."

蘇林林不認同的說:"若不是你過去破了那道攔住我的屏障,說不定我到現在還被困著呢!"

"也許吧,不過它都跑沒影了,咱也拿它沒折."老道兒撐起身子往試著往火堆邊挪了挪說:"哎,我這一只腿,要是晚上真有什麼野獸跑來的話,還真是連累你."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也有些害怕,原本還能依仗著大金刀防禦,但現在大金刀好像載他們逃命到里,用盡了靈力一般.

不管她怎麼拿赤魚珠嚇它都不管用.

看來,還真的想個辦法.

就在她苦思之跡,只見那老道兒變戲法般從懷里掏出一個金色的磁盤,十幾把紅豔豔的小鎮子遞給她:"這是當年我那身在仙山之中的兄長留給我保命之陣,你拿著按我說的方位把它們插好."

蘇林林接過他手里的十二個小陣鎮,十分認真的得依他所言的方位一一插下去.

當最後一面旗子插到指定的位置後,只覺得眼前境色一變:原來離的很近的深潭峭壁,好似遠在千里之外.

"這是迷蹤陣,只要按下手里的羅盤就能開啟,也是我等凡人能啟動的為數不多的修真界之陣."見她滿眼迷惑的模樣,老道兒熱的解釋道.

蘇林林點點頭,不解的上下打量他一眼問:"我怎麼沒看出來,你身上還帶著這麼多東西?"

聞言,老道兒輕歎了口氣說:"我早年有幸遇兄長前往仙山求道入修,只可惜資質不佳,沒有激發靈根無法入道."

說到這里,他十分遺憾的從懷里,拿出一個破舊的布袋兒說:"這時我兄長入選仙山弟子時發的仙物,可把身上的物品都放置進去."

修真者還能用這等仙器?

蘇林林雙目發亮的盯著他手里的袋子問:"你這套東西就是從里面拿出來的?"

老道兒沒有作聲,而是伸手往袋子里一掏,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套素淨的道袍丟給她說:"快黑了,天氣涼,你也加件衣服吧."

蘇林林呆呆的接過那件道袍說:"真神了啊!"

老道兒微微一笑問她:"你想不想要?"

"當然,道長,如果我以後能拜入仙山,是不是也有機會能得到這種仙袋?"蘇林林滿目期望的問道.

聞言,那老道突然哈哈大笑:"怪不得林有根肯把林氏祖傳鎮妖之法傳給你,他果然沒看錯人,心思淳厚,倒真是個好苗子."

突然,被他莫名其妙的一通誇獎,蘇林林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說:"道長過獎了,我也只是問問而己,沒想到你跟仙家淵源這麼深."

淵源啊!

老道兒輕歎一口氣,低下頭不再言語.

此生未能成功拜入仙山入道,一直是他難以言說的痛.

為了能夠求得長生之道,啟發靈根,老道兒一生未娶妻生子,仿遍名川仙山.

最終無奈之下做了個清居道士,以苦修明志,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頓悟入道,從此踏入修真者之列.

但虔誠侍奉神尊幾十年,他只學會了些法陣法皮毛而己.

本來,年過六旬之後,他己經認命,准備守在道觀中了此殘生.

誰知,卻遇到了當初曾一同被師父到青云觀的師弟--王先.

當年王先因修習邪術為師門所驅逐,還連累他一同被趕出青云觀.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搖頭歎氣:三十年前,他竟然再次被王先坑害,領到這個鬼地方--

"道長,您說的修真者真的能長生不死嗎?"蘇林林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老道兒往火堆里加了根干柴,仍後又從放在身側的神奇的仙袋里拿出一個矮幾,兩塊蒲團放下招呼蘇林林坐下.

之後,才悠悠的開口說:"我只在五十年前.曾聽兄長說過築就道基的修士能活到兩百多歲.不過,聽聞他所入的靈隱宗宗主己經有三百多年壽數了."

說著面露羨慕之色:"據說他原本也是一位游方道士,偶得機緣結識的當年靈宗的開山宗主,後以八十高齡入道築就道基,並與百年之後執掌仙山道宗."

這話也聽得蘇林林心里激憤不己:怪不得李長風要殺她們母子入道,敢情也是為求長生啊.

從老道兒口中得知,原來在修真者眼里,根本沒有成家立室之說.

"……情投意合的男女修士間可結成道侶,但一般修真者極難留下後嗣,這也可能是老天對修士獲得超凡之力的平衡吧."老道兒抿了口茶水道.

蘇林林強壓住心頭悲憤之意問:"那,要成為修士,就必須要滅絕人倫?"

聞言,老道兒驚訝挑了挑眉看著她問:"怎麼可能?修士修的是逆天之道,最講因果報應之理.我聽說修為越高,就越注重因果."

這到這里,他疑惑的看著蘇林林問:"你這麼問可是聽說過修士為非作歹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