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深潭救人
環顧四周後她才驚然發現:這里也算是一條峽谷,但兩邊山上草木繁榮,鳥語花香,根本就不像是深冬天氣應有的景像.

再看近處方圓近百丈的潭邊,大片如雪的蘆葦絮隨風滾動,但那些蘆葦卻枝葉青青,這明顯就是夏末秋初之時.

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怎麼連時節都變了?

蘇林林正驚異之時,只見老道滿頭大汗的坐起來說道:"這是什麼地方?我死了嗎?"

"沒死呢!"蘇林林立刻轉身扶住他問:"你怎麼了?出這麼多汗?"

老道兒抬手抹了把臉上的汗珠兒說:"熱死了!"

說著,隨手拽開道袍脫了下來,掙著身子要站起來,結果因為只有一條腿著地.

所以,結結實實的摔到地啃了一嘴土.

因為見他要脫衣服,所以蘇林林特意轉過身兒,

結果聽到聲音轉身卻見他一臉懵懂的趴在地上,臉貼著地不瞪著眼一動不動.

這,不會摔死了吧?

蘇林林立刻抻出兩根手指去他鼻端去探,結果,被那老道一口血沫子吐到手背上.

他盯著那條齊大腿根而斷的傷口號啕大哭:"我的腿怎麼沒了?"

蘇林林嫌惡的甩掉手上的血吐沫,忍著惡心跑到潭邊警惕的涮了涮手,立刻飛跑回來.

親眼看著一個大活人掉里面連骨頭都不剩,蘇林林對這個深潭報著深深的恐懼之心.

可能是她動作較小,也許是那些大魚剛吃飽了.

所以,她手上的血沫子並沒有引來凶魚注意.

看著趴在地上號哭不止的老道兒,蘇林林有些手足無措:說實話她也不明白這老道兒的腿怎麼會莫名斷了.

當時,從神像下的洞里掉下來時,她明明看到老道的僅左腳被卡到洞口,但他掉下來之後,整條右腿莫名其妙的斷了!

想到自己好歹還落個囫圇個,蘇林林心底慶幸不己.

"道長,你不要傷心,雖然失了一條腿,好歹保住了性命."蘇林林干巴巴的勸道.

聞言,那老道哭的更痛:"身子都不囫圇了,我還苟活于世有什麼意思?"

說著,竟然單腳撐著身子飛快爬向前去,蘇林林不知他要干什麼,護在一邊擔心的問:"道長,您,"

"你起開一邊!我想一個人安靜會兒."老道兒哭的鼻涕淚混著泥土糊了一臉,蘇林林也的確有點不忍直視,腳步稍頓立在他身後說:"你可千萬別--"

想不開--這三個字還卡在喉嚨里,只見老道兒用單腿奮力撐起身子飛撲向深潭之中.

這老道士還真想不開啊.

就是少一條腿活著也比跳潭里被凶魚撕吃了好哇.

但這一切都晚了!

老道兒一落入水中,原本平靜無波的潭水突然翻起一道道波浪,隨即,十幾條張著血盆大口的凶魚飛快游過來.

雖然心里十分害怕,但是蘇林林真的不忍心看著他被凶魚吃了.

所以,她立刻飛身上前躍入潭中,希望能從魚口中救回老道兒.

娘的,關鍵時刻,該死的大金刀怎麼也招喚不出來,她只得拼命了.

不管怎麼說,她如今也算有功法在身--誰知,她一落入湖中,才發覺身上所有的功力都使不出來了!

水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拽住一般,身子直直的往下沉.

蘇林林努力抓住在水里撲騰不己的老道兒大叫:"你別亂動!"

虧得這老道兒只撲到離潭邊不遠處,不然,那些怪魚早撲上來撕咬他們了.

一手極力撐著身子不往下墜,一手死拼拖著老道兒往岸上爬.

誰知,身子越來越沉,很快她便撐不住了.

蘇林林極力仰著頭,用盡力氣往上掙著身子.

那老道兒非但不幫忙往上浮,還一個勁的撲騰著身子往下沉,氣的她一把松開拽住他的手大叫:"你想死也別拉上我啊!"

話還沒落音便被沉下去的老道死死拽住大腿.

看來,這老家伙非得要拉上她送命不可了,眼看著那凶魚要撲來了--

咦?

那些魚怎麼不沒過來?

蘇林林稍一溜神兒,身子猛的一沉潭水瞬間沒過後腦勺.

原本挽在腦後被血浸染過的發絲隨即被沖開,絲絲縷縷的血色隨著發絲蕩漾開來.

蘇林林突然感覺身子猛然一輕,身子立刻浮了上來.

她雙手並用刨著水飛快游到潭邊,正要爬上來時才發現那老道還緊拽住她的腿.

氣的蘇林林一腳踹開他迅速爬上岸.

"蘇,娘子,救我!"她一上來,原本隨著浮起來的老道又開始往下沉.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探出身子抓住他一把甩到岸上生氣的說:"道長,你不是不想活了嗎?"

那老道兒趴在地上吐幾口水,才喘著氣兒說:"多謝救命之恩."

蘇林林攏起貼在後背上濕轆轆的長發,扭在一起擰幾把水,隨手折了根蘆葦稈當簪子挽起來.

拽了拽貼在身上精濕的中衣說:"不謝,你還是爬過來點吧,這潭里的大魚可是吃人的."

聽她這麼說,嚇的老道兒手腳並用往前爬老遠.

"停下來歇會兒吧,那些大魚雖然凶悍,不過也沒長腿,不會跑上來吃人的."蘇林林見他拼命往前爬,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折騰這麼大半天,這會天色漸漸暗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身上衣服濕了的原故,一陣微風吹過,蘇林林感覺身上涼嗖嗖的.

"大金刀,出來點火!"蘇林林從腰袋里拉出變成巴掌大小的大金刀拋到空中.

"叭嗒!"一聲,仍然如匕首大小的大金刀掉在地上,她撿起來用力晃了晃叫道:"別裝死,快起來升火!"

邊說邊扯了扯手腕上的赤魚珠子,卻見手里的大金刀顫動不止,但仍然如巴掌大小.

看來,這鬼東西指望不上了.

正當她琢磨著去哪找個干腐的木頭鑽開取火時,只聽身後咔嚓一聲,接著一股子火光沖天而起.

她轉頭驚訝的看到老道兒拖著一條腿,手里舉著一對打火石,己經點燃了那堆蘆輕軟的蘆葦花絮.

見她看過來笑著說:"蘇娘子,火我己經點著了,還得勞煩你去撿些干柴過來."

蘇林林點點頭起身到之前,豪放女跟被她踹到潭里,被凶吃掉的死鬼厮混的那棵枯木邊,一腳踢倒那棵胳膊粗細的小樹.

誰知,那棵枯樹倒下的瞬間,一股子青煙從樹根下冒出來.

嚇的蘇林林飛身往後疾退幾步,只見一道黑影自樹根里竄出來,直對面山上竄去.

不過眨眼功夫就沒了影兒.

饒是蘇林林五識過人也沒看出是個啥玩藝兒.

敢情她這是動到什麼東西的老窩了,蘇林林也沒細究,拽住倒下的枯樹往老道兒升起的火堆邊走去.

結果,她驚然發現自己不管怎麼走,就是在方圓幾盡之地打轉.

眼瞅著老道兒攏著的一堆蘆葦干葉子也快燒完了,見蘇林林一直不過去,急得朝她直叫.

"蘇娘子,快把干樹拖過來!"

"你拉不動一整棵樹的的話,先折些干枝拿來添火堆上."

"哎,算了,還是我過來幫你拉把."

"你別過來,我被困住了!"見他往火堆上扔幾根干蘆葦稈兒,登著一條腿爬過來時,蘇林要急的大叫他停下.

結果,他好像根本聽不到一般,仍然朝這邊爬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