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撞破野站
吼!吼!吼!

突然,幾聲怒吼自山壁里面傳出,驚的蘇林林身子一顫,手里裝著些許清水的枯葉散開灑了老道兒一臉.

冰冷的清水激得他再次醒過來.

"快,逃!"他用力纂住蘇林林的衣服說:"別,管我."

她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見大金刀挑著包著神像的包袱沖過來.

刀身飛漲然後斜插入兩人身下帶著他們蹭!一下子沖上天.

這動作太猛,差著把蘇林林甩下去,她吃力的一手抓住刀背上的金環才算穩住身子.

一手迅速把掛在刀頭,幾欲掉下去的包袱抓過來緊緊摟到懷里.

隨著蘇林林一同被鏟到刀背上的老道兒雖然因重傷又昏迷過去了,但雙手卻還死死的抱住她的腿.

大金刀狠抖好幾次,都沒把他甩下去.

倒是順帶著把蘇林林顛得五髒六府都快移位了:"你能不能老實點兒,再抖老子都要掉下去了!"

說著,手腕一翻,把纏在手脖兒上的赤魚珠緊貼在刀身上,這下大金刀才算消停下來.

蘇林林才堪堪穩住神兒,卻又見大金刀直直往下墜去.

急劇下落時,她只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大金刀雖然不著調,但有赤魚珠震攝著還算有點靠譜.

怕蘇林林摔著,離地三尺高之時,特意把他們丟到一堆蘆葦花滾成的絮團兒上.

結果,蘇林林跟那老道兒直接被埋入那團巨大的絮之中.

她正要掙著身子出來,突然聽到一聲極為露骨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小師弟,快過來,只要咱們今兒個圓了房,那妖精就不敢打你的主意了.

嘿,這是哪個門派的女弟子,作風這般豪放?

蘇林林抱緊懷里的神像,還不知對方是什麼開頭,摸了摸己化為小刀伏在腰袋里的大金刀,暫時穩住身形靜觀其變.

結果,那個小師弟根本不解風情,只聽"刷!"的一聲.

應該是抽出了佩劍激動的叫道:"別,別,師姐你可別過來,我己經有雙修伴侶了."

"那再多一個不行麼?"又是那豪放女的聲音.

只聽那男孩兒的聲音還有些稚嫩,蘇林林忍不住勾起唇角:這孩子倒是單純.

不過,很快的認識就被顛覆……

只聽那聲音帶著清澀的男孩兒說:"我以前曾跟云師姐發過誓,絕不會跟你有任何苟且之事.不過,你要能換件衣服的話,嘿嘿,那我定然讓師姐滿意."

哇靠!

這家伙出來偷吃還挑人衣裳穿的難看?

蘇林林忍不住想要看看那上豪放女倒底穿了什麼讓人嫌棄的衣服.

于是,她極為小心的奮力扒拉著四周的蘆葦絮,不過,這鬼東西實在太輕了,剛一扒開又攏直來.

待她十分艱難的從絮團里爬出來時,己經看到不遠處的一棵手臂粗的枯樹邊,一年輕男女衣衫退盡正要點燃烈火.

這光天化日的,兩人就這麼脫的精光准備--那啥,實在讓人看不下去啊!

蘇林林驚的立刻捂住眼,憑著感覺吃力的把那老道兒從絮團兒里拽出來,悄悄安置到一塊平整的草地上.

然後,張開捂著眼睛的手指,悄悄打量著正在激情燃燒的那對男女.

男人背對著她,所以,她只能看到兩條小麥色,結實修長的大腿高高堆起,隨著那男的細白干癟的屁股上下晃動.

嘶!

真是有傷風化!

她不會長針眼吧?

正當蘇林林准備轉身時,突然看見那男的一手伸到背後一塊巨石上,悄悄摸起放在上面的那把短劍刺向身前正歡暢的女人!

這家伙要殺人!

說時遲那時快,蘇林林立刻模起腳邊一塊石子向前砸去!

只聽"噹!"的一聲,那男人手里的短劍在刺入豪放女身體的瞬間被砸飛出去!

身上的刺痛讓那女子翻身躍起一腳把身上的男人踹到前面不遠的深潭里.

那男人還沒來得及出聲,便被一群尖牙利齒的大魚一轟而上嘶咬起來.

蘇林林目瞪口呆的看那精赤著身子,滿臉嫵媚的女子慢條絲理的直起身子,朝深潭中被大魚啃的血淋胡拉,嘶聲大叫的男子說:"原來真的是你啊,阮師兄!"

不是師弟嗎?

蘇林林看向被怪魚咬住臂膀死拖到水下的男人,驚恐大叫時堆在臉上的老折子,看上去至少有五旬開外.

想到剛才那妖嫩的聲音,蘇林林心底不由乏起一陣惡寒.

"剛才仗義出手的朋友,多謝了!"待那男人被怪魚撤底拖下水沒了生息之後.

那個皮膚微黑但生的極為魅惑動人的豪放女,己穿戴整齊朝她藏身的方向拱了拱手,然後丟過來一個素錦小荷包.

蘇林林正要起身去接,卻見她身形如閃電般攀著絕壁爬到蜂頂,片刻便不見了蹤影!

這身手絕非一般練家子所能達到.

蘇林林看了眼正好落在眼前的那個素錦荷包,思量三再才小心打開:里面僅包著一個小小的玉石瓶.

那位女俠肯定不會害她吧?

要真的想殺她,直接過來干掉丟眼前的深潭里多省事兒?

雖然她是看到那啥不該看的,但關鍵時刻也手救了她呢,

想到這里蘇林林拔開玉石瓶口的木塞,湊到鼻子下面輕輕聞了下.

恩,是玉靈膏,止血化瘀的聖品.

之前,她有次跟李長風一起去山里采草藥時不小心滑下山坡摔破了腿.

當時,李長風就是拿出這種藥膏給她塗上,傷口很快就愈合結痂了.

王靈膏這個名子,還是李長風告訴她的.

所以,蘇林林一聞便認出這品藥膏.

想到當年李長風為得到那紅果子,對她百般欺瞞,蘇林林不由再次紅了眼.

過了好一會兒,她心頭的悲憤之火才漸漸熄滅.

心緒平靜下來之後,她先解開繃著布條的腦袋,摸索著給後腦勺兒的傷口塗上藥膏.

很快,她頭上不住滲血的傷口慢慢止住了,而且一股清涼之意直沖腦門,接著一直隱隱鈍痛,且暈呼呼的頭腦一下子清醒過來了.

沒想到這藥膏真好用.

重新把頭發挽起來之後,蘇林林看了眼斷腿的老道兒那傷口,在不住外的滲血.

可能剛才那翻折騰把被封住的幾處止血的大穴給沖開了.

看了看手里的藥膏,蘇林林實在有些舍不得.

不過,想到那老道兒也算因為救她才莫名丟了一條腿.

于是,十分肉痛的用小指挑出一點,塗抹到老道兒斷腿傷口上.

然後,咬咬牙又挑出一點點給他脖子上的傷口也塗了一遍.

做完這些之後,她立刻把去了大半的藥膏收到懷里.

直到這時候,蘇林林才發覺身上僅著一身單薄的中衣.

不過,奇怪的是她並不覺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