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突現紅綾
那老道兒正要開口,只見一條血淋淋的大腿從天而降,正正好砸到他頭上!

被砸中的老道兒兩眼兒一翻暈了去.

蘇林林也未能免幸,也被那條血淋胡拉的腿掃到臉,往後直直倒下去,後腦勺磕上一塊大石頭.

一只酸臭無比的草鞋子正好扣到她臉上.

原本也磕暈過去的蘇林林被這股子酸爽無比的味道給熏醒了過來!

嘔!

她胃里一陣翻滾,沒等翻過身就吐了出來.

抹去脖子酸餿腥臭的嘔吐物,蘇林林差點被惡心的再次暈死過去.

強烈的刺激讓她被磕的發蒙的腦袋迅速清醒過來:我得找水洗洗!

當她嫌惡的把衣襟是都是嘔吐物的外衣脫掉時,卻驚然發現一直放在腰袋里的大金刀不見了!

蘇林林心底一陣驚慌:這玩藝兒雖經常不聽使喚,但關鍵時刻都能派上用場.

而且,還是難得的件稀世寶物.

就在她愣神之時,突然感覺身上一涼:一陣傾盆暴雨兜頭蓋臉的澆下來!

"這雨水來的真及--"蘇林林自語一聲,結果,一句話沒說完,只覺得腰間一痛!

接著一陣叮當之聲自身後響起.

她轉頭一看原來是大金刀橫在她身後,十分得意的顫著刀身.

更讓她驚訝的是:身邊的老道兒也被澆成了落湯雞!

最為讓人不可意思的是:除了他們倆周身以外,別的地方地皮都是干的!

難道老天也見不得他們太髒--不對,老天才懶得管這些凡人的閑事呢.

一定是大金刀干的.

老道兒本就受了重傷失血嚴重,再這麼被冷水一淋,若是發起熱來怕連性命都難保.

這該死的大金刀!

蘇林林感覺後腦勺痛的厲害,伸手一模熱呼呼的血抹了一手.

她一手捂住正往外冒血的傷口,一手飛快從懷里拿出裝著灰菇粉的瓶子.摩挲著倒到傷口上,而後從包著神像沒有濕掉的包袱皮上,撕下一條布緊緊纏住傷口.

把頭包好之後,蘇林林這才開始關注起仍然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老道兒.

她一手捂住暈的厲害的頭,一手撐住身子起來.

吃力的把倒在濕泥地上的老道兒挪到干爽的地方.

蘇林林把食指搭在他手腕上,查到脈像雖有些弱但一時性命無憂,才算松了口氣.

直到這時她才開始打量四周.

這一看不由一驚:這竟然是個四面峭壁環圍住的大山谷!

不遠處還有條清撤見底小溪流過,想來大金刀就是從那里弄來的水澆他們的.

"阿嚏!"想到這里她突然感到身上冰冷無比:眼下正值大冬天的,一身的棉衣被澆的精濕.要是不趕緊烤干的話,饒是她有功力在身怕也要著涼.

幸好,放眼望去,這山谷中有不少枯草干柴.

蘇林林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勉強站穩,身子一晃又差點摔倒.

一直在她身邊蹦跶不停的大金刀倒還挺通人性,立刻飛到她身邊,刀身變得跟她一般高,直立在她跟前似是要扶住她.

蘇林林卻並不領情,狐疑的看它一眼說:"去砍些干柴來生堆火!"

聞言,只聽"噹!"的一聲,大金刀一刀辟到她不遠處的大石頭上,頓時火花四濺!

不待蘇林林回過神,只聽噹噹噹三聲,又是一通火花飛濺.

目瞪口呆的看著大金刀把一塊十幾丈高的巨石,如同切豆腐般砍成幾十塊大小一模一樣幾尺子見方石頭塊.

蘇林林心里不由哀歎不己:這把刀什麼時候才能聽懂她話呢?

實在凍的不行,蘇林林用力按了按暈的厲害的腦袋,強撐著身子扯了些干草枯干枝,特意找個有塊大石頭的地方堆在一起.

然後費好大功夫,才叫過來正在一邊砍石頭砍的正歡的大金刀.

讓它朝柴堆邊的石頭用力砍,盡量多迸出點火花好把柴火點著.

對于這個任務,大金刀倒是十分興奮的應下.

一刀側辟下去,帶起一溜耀眼的火花正好濺到干柴堆上,瞬間引燃了那堆柴伙.

柴堆里突然冒出的青煙,嚇的大金刀蹭的飛出去老遠,正好撞上一只路過的飛鳥.

這只倒黴催的大鳥兒身體貫穿橫掛在刀尖上,被大金刀獻寶似的甩給蘇林林.

"看來今天的午飯有著落了."蘇林林隨手撈過這只如肥鵝大小,通身金黃色的大鳥打量一番自語道:"還真沒見過這個品種的鳥兒."

說著,在心里默念一聲對不住,便丟到一邊准備待會烤了吃.

然後,艱難的把躺在不遠處,仍然昏迷不醒的老道兒拽過來,在靠近火堆邊放下,讓他也能烤干衣服.

剛把老道兒放好,大金刀突然沖過來刀身一橫,平著插入到老道兒身子下面,托起來往剛燃起的火堆里仍去!

放下!

蘇林林驚叫一聲,沖上去抓住老道兒垂下的胳膊朝大金刀大叫:"快把道長放下!"

大金刀不樂意的晃了晃刀身,見蘇林林捏住手腕上的那顆赤魚珠,便老實下來依她的吩咐又把老道兒下來.

之後,嗖!的一聲沖到不遠處的山崖上瘋狂的大砍石壁,好似在發泄不滿之意.

安置好老道兒之後,蘇林林又往快火堆里加些干柴才松了口氣.

看著把堅固的山壁辟了個大凹洞的大金刀不由失笑:看來,這家伙對這老道兒怨念很深吶.

剛才,見她吃力的把道兒拖到火堆邊--難不成以為她要把這老道兒烤了吃不成?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輕輕撫了下手腕上的赤魚珠,把包著神像的包袱從身上解下來,小心放到火堆後面的石堆上.

然後,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老道兒,脫下身上濕噠噠的棉襖棉褲.搭在火堆邊的石堆上烘烤.

接著,又忍住刺骨的寒風,跑到小溪邊洗了把臉跟脖子,去去身上那股子酸餿味兒.

冰涼的河水撲到面上,刺激得她暈沉沉的腦袋清醒些.

胡亂把被血浸成一縷縷粘在臉上脖子上頭發隨意挽起來,正准備起身,突然看到一塊紅綾順著溪流漂過來.

看到這條紅綾的一瞬間,蘇林林如糟雷擊一般,呆立在河邊!

是她!

她也在附近!

蘇林林強忍住心底劇烈的,想要把那紅綾撈出來的欲念.

緊緊的纂住拳頭:她記得非常清楚,這條紅綾原本掛在跟李弘揚狼狽為奸,縱火要燒死她的那個紅衣女人身上!

可能是修習老林叔所傳功法之故,她現在識物認人都准為精准,只要過目之物,幾乎不會忘記.

若是放在以前,單單就這麼一條紅綾,她根本不能猜到它的出處.

但是,現在她從這條紅綾上散發出的絲絲邪魅氣息上,立刻認出它的來處!

若是那個紅衣女人真的就在附近的話--她死盯著紅綾漂下來的上游,心里頓時悲憤不己:那麼,很可能李長風也在!

一想到李長風,蘇林林不禁牙咬的咯吱響,心里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他為兒子報仇雪恨!

"水,水~"這時,身後突然傳來微弱的喚聲:"蘇,蘇娘子,救,命!"

原來是莫名失去一條腿的老道兒突然醒過來了.

想到目前的處境,蘇林林因憤恨而發通紅的眸子瞬間恢複黑白之色,她深吸一口氣,看了眼放在亂石堆上那個小小藍布包,心意漸漸平靜下來.

她匆忙洗了把臉,見老道兒要水,眼前的小溪清徹明淨,時不時有魚兒游過去,應該能夠入口.

只是沒有盛水的東西,但這個卻難不倒自小生在山里的蘇林林.

她隨手從河邊撿起一片巴掌大小的枯葉洗乾淨,隨手折成個漏斗狀,撇一斗清水飛快跑到老道身邊扶起他的頭,小心喂下去.

接連喝幾口清水下去之後,老道兒才吃力的張開眼,看著她張了張嘴說:"蘇,蘇娘子,這里危險,快,"

話沒說完,脖子一歪又暈了過去.

危險?

難道是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