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詭異斷腿
蘇林林心里不由一稟:她原來還想著總有一天,要踏入那個有異于凡俗的修真界呢,沒想到竟先行踏入這個妖異之地.

接著,老道兒的一句話讓她的心沉入了谷底:"這個地方詭異的很,不但人不正常,更有許多妖異的野獸的出沒."

"而且,但凡闖進來的人."他特意看了眼蘇林林神色凝重的說:"除了給你邪神像的王師弟,我還從來沒見有誰出去過."

蘇林林不想提那個,口口聲聲說給她神像保命.

但卻又在神像上放一顆絕命丹,害她的老道兒.

因為她堅信是這個神像,才讓兒子的靈魂有寄托之所,無論如何那老道兒算是她們母子的恩人.

至于那他到底有何居心,蘇林林根本不願去想,縱然想也想不通.

于是,她又把話題引到剛才提到的林婆身上:"當時,老林叔跟林婆是情投意合的嗎?"

"當然,可惜好景不長,梁輕云有一日突然性情大變!變的暴戾無比,六親不認.且臉上漸漸生出一層細細的黑毛.為此,連她本家也不願認她."說到這里,老道兒神色一黯,輕歎一口氣道:"若不是因為此,我也不會被禁于此地整整三十年."

聽到他說林婆原本跟老林叔就是一對人有情人,蘇林林心底不由生出一股子懊惱之意:果然還是她太容易相信人了!

老林叔人品端方,行事磊落大方,哪里會作出強搶人妻之事?

若不是周鈴鐺一直說老林叔一心為了保住下林村,她當時絕不會輕易相信了梁輕云的話.

想到錯失為老林叔服仇雪恨的機會,蘇林林心里真是後悔難當.

料是那老道兒看出了她的心思,輕笑一聲說:"林老根為鎮住附身在梁輕云身上那狼妖,不惜借用鎮魔大陣之力,生生耗去三十年的修為,方才讓梁輕云神智恢複清明."

他瞄了眼滿臉慚愧之色的蘇林林接說:"縱然是這樣,不還被她設計沖開封印?梁家的家傳功法--殘夢,最能蠱惑人.對付你這種毫不知情的外來人,還不是小意思?"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周鈴鐺--

"那周鈴鐺跟梁輕云之間到底是什麼會事?"想到周鈴鐺,蘇林林十分疑惑的問.

誰知,那個老道兒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何來曆,但是,當初確實是他幫助林有根,鎮住潛入梁輕云魂魄之中的狼妖之息."

若真如這老道兒所言,那周鈴鐺也絕對不是好東西.

當年一定是她在梁輕云身上動了手腳.

"蘇娘子,你也不必自責.我三十年前就卜出云嶺該有這場大劫,"說到這里他停下來,神色憤恨的說:"這種邪魅之地從世上消失才好."

聽他說了這麼多,蘇林林只覺得後背一直發冷:當初大青鳥把她丟在這里,到是偶然還是--

她暗自歎了口氣問:"周鈴鐺說下林村的陣法可能困不住那魔物,萬一他出來的話,"

"會第一個找到你吃了."老道兒十肯定的截住她的話.

啊?

吃她?

蘇林林不由失笑:"那倒要看看它的牙口是不是夠硬!"

老道兒輕輕擊掌笑道:"我相信蘇娘子一定有辦法重新鎮住那魔物."

蘇林林驚詫的看著他問:"真的?說實話我連那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有信心?"

"誰也不知道它是個什麼詭物,因為見過它的人要麼被奪智成為它的傀儡,要麼就他吃下肚去了."老道兒摸了摸胡須接著說:"不過,據林有根說,這魔物也有個致命的弱點."

聞言,蘇林林十分好奇的問:"什麼弱點?"

只見那老道兒撚須一笑,正准備回答之時,觀外突然響起一聲震天大吼:"有女人?我要吃!"

嚇的他臉色大變,一把拽住蘇林林往內殿跑去!

"是那魔物追來了,快,你趕緊去打把尊神像挪開,下面有條暗道!"被急慌慌拽到後殿的蘇林林這才發現,原來這不起眼的小破觀里面竟然是個金碧輝煌的大殿.

大殿里僅在對著她的方向方著一尊八尺來高的金身神像.

神像前擺著個舊蒲團,連個供桌都沒有有,所以,顯得這座裝飾華麗的大殿顯的極為空蕩.

蘇林林這會兒也來及多問,依老道之言沖到神像前.

正准備推到一邊,突然感覺腳下傳來一道劇烈的震顫,一時沒防備差點摔倒.

"快,快推開!那魔物要沖過來了!"那老道兒低吼一聲,被晃的腳下不穩撲倒在地.

蘇林林立刻穩住身形,卯足勁一把推開那尊神像.

果然,一個三尺見方的洞口出現在眼前,她急忙回身扶起摔倒在地的老道兒.

誰知,剛行至老道兒跟前,只聽轟的一聲,眼前的一片牆轟然倒塌!

就在牆頭砸下來的一瞬間,她貓腰抓住老道兒飛快就地一滾,縱身躍下洞口!

一聲轟隆聲伴隨著那老道兒的慘叫聲傳來,蘇林林只覺得身子一滯.

"我的腳--"被蘇林林緊抓住胳膊的老道兒,突然仰面朝她低吼:"松開我,快逃!"

蘇林林如今還有許多事搞不明白,需要向他請教.

再說了她也不是那種能隨意拋棄同伴獨自求生的人.

"不,你堅持一下,忍住了!"她抬頭看了眼,雖然四周一片漆黑,但也能看到那老道兒是的腳被卡在洞口了.

說完,不顧老道兒反對,調動全身功力身子猛的往下一沉!

"啊!"伴著一陣嘶心裂肺的痛呼,兩人飛速往下墜去.

與此同時,一道翁聲翁氣的聲音在頭頂上頭炸響:"人呢?這里的女人呢!?"

下落的罡風與這震天的聲音混在一起,如一把利刃好像要刺穿耳膜,疼得她忍不住叫喊出聲.

待她聲音落下之時,身子也隨之著地!

媽呀,我的腰肯定摔斷了!

落到實地上之後,蘇林林好一會兒才緩過神兒,耳朵仍然翁翁直叫.

她小心動了動脖子跟手臂,引動腰臀一陣酸麻.

"蘇,娘子,"突然聽到有人呼喚,蘇林林重重的甩甩頭,才看到摔倒在她身側的老道兒--竟然少了一條腿!

看著渾身鮮血淋漓,衣不撇體的老道兒.

驚得她一咕嚕爬起來驚訝的問:"道長,你怎麼成這樣了?"

"我的腿--"那老道兒一張口,引動脖子里的傷口,又開始流起血來.

蘇林林出手封住幾處大穴止血,從身上摸出灰菇粉,撒到他身上正滲血的傷口……

隨意撕下一片衣服包上之後才問:"道長,你的腿怎麼傷的這麼嚴重?"

她本想問你的腿怎麼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