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所謂真像
"那就是殘夢,看樣子從遇到林婆那天,就中了這種可以控制人心的饜."老道兒朝她手腕上看眼.

突然神色一凝盯著她曆聲問道:"你見過王師弟?"

蘇林林立刻反應過來:他說的可能是那個黑發白須的老道兒.

她點點頭應道:"我來這里之前遇到一位手持一根斷柄拂塵的道長,也就是送給我無面神像活我一命--"

不待她說完,那老道一把從她身上扯下那個裝著神像的包袱,冷笑一聲說:"哼,他是處心積慮的想要你的命!"

說著,蘇林林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一把拽出那尊神像.

"不要傷到它!"蘇林林見他神色凝重的盯著無面神像,怕他會出手破壞,立刻搶過來抱到懷里.

老道兒看著她苦笑著搖搖頭:"蘇娘子,你聽我一言,盡快把這東西扔了,"

"不!你不要說了,我決不會拋棄兒子的!"蘇林林緊緊抱住懷里的無面神像.

十分警惕的的看他往後退幾步,滿臉激動問:"你剛才說的重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老道兒眉毛一挑訝然看著她問:"你怪道想複活死去的孩子?"

蘇林林雙目狂熱的看著他說:"是,我不能,"

"簡直是癡心枉想!林有根之所以能重生,那是因為他們老林家的特殊血脈.而且,他之前根本都沒真正死掉."老道兒歎了氣接著說:"而且,這些我也是從王師弟那里聽來的,到底真假並不清楚."

說到這里他神色凝重的看向蘇林林:"你若真的不聽我勸,執意要把這邪物帶在身邊的話,最其碼也得把顆奪命丹扔掉吧?"

"什麼奪命丹?"蘇林林緊張的摟著神像問.

老道兒無奈的閉了閉,然後眼指著她懷里僅露出頭的無面神像說:"就這邪物額頭上嵌著的毒丹,任何人近身帶著的話,七七四十九天都得歸天."

說完,見蘇林林一臉質疑的模樣,不由歎了口氣說:"此丹仍以至毒之物--七星斷腸果入爐煉制出來的.不信的話你刮下來一點點放入清水中,讓鳥兒飲下看看."

聽了她的話,蘇林林半信半疑的從無面神像的額頭上,取下的那顆赤色珠子.

撿起一塊木刺在上面小心刮下幾下,用一個破碗接著落下的些微粉末.

然後從一邊的水桶里舀出瓢清水兌入.

"這奪命丹中含一種名為落紅籽的藥草,為白雀所最愛食用.這附近最多的鳥兒就是白雀.你且把那碗水放在門口,一會便能見分曉."老道兒小心動了動重傷的脖子神色凝的說:"哎,你到底是著了心魔啊."

就在他們說話之時,幾只通身雪白的鳥兒突然飛過來,落在道觀門口.探頭探腦的朝里面看幾眼,見蘇林林兩人沒有攆它們的意思,便放大膽一哄而上湊到破碗里喝水.

結果,正如那老道所料,那些鳥兒剛飲了水准備飛走時都仰面倒地而亡!

看著門口直挺挺的鳥尸,蘇林林心驚不己的松開抱著神像的手.

那老道兒趁此機會,伸過手一把神像搶過去.

蘇林林以他要把神像扔了,丟掉手里的珠子,大叫一聲撲上去搶回神像.

看著它粉面平整的臉上,在額頭處徒留一個小指大小的洞,心里突然揪痛不己.

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打破頭一般.

見狀,老道兒歎了口氣說:"你既視這神像為子,難得就忍心孩子身上帶著一枚要命的毒丹?就不怕把他那縷神魂給殺滅了?"

聞言,蘇林林激動的看著他問:"道長,你也看出來了?我兒子的魂魄就在這神像里是吧?"

老道兒輕笑著搖搖頭:"這個老道眼拙,倒沒看出來,只是你以後--罷,罷,都是命數."

無論如何那老道不再勸她扔掉神像,蘇林林心里才松了口氣:縱然這神像真的不祥,那又有何妨?

這世上命克雙親的孩子不知凡幾,難道都仍了不成?

她堅信沒有一個母親,非到逼不得以,絕不會親手拋棄孩子的.

縱然有一天,她可能因孩子而死,那也是命中注定.

打定主意之後,蘇林林心看著神像額頭上的小坑有心疼不己.

"你隨便找個有靈性的東西按進去就行了."老道兒十分體貼的說:"反正過不了多久,它會自己慢慢平複的."

說完,神眼憂慮的看著她欲言又止,蘇林林怕他又勸自己丟掉神像,便轉移話題問道:"老道長,我有一事不明--你說是林婆跟靈兒合謀害死了老林叔,但我明明見被附身的林婆要害靈兒,而且,"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精怪跟人也一樣,相處的時間久了總會有幾份情宜."老道兒深吸一口氣說:"靈兒雖為梁輕云所用,但這些年林有根對她寵信有加."

說到這里,他好像十分疲累的停下輕喘了口氣兒:"見梁輕云引詭物上身沖開封印殺害林有根,她總有幾分不忍的."

"封印?"蘇林林驚訝的問道:"難道老林叔不是用殘夢之術禁錮了林婆?"

老道兒冷笑一聲:"我不是早說過了嘛!那不過是梁輕云信口胡謅,用來哄騙你的托詞而己!"

見蘇林林仍然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老道兒閉了閉眼說:"也罷,老道兒我可能也沒幾天可活了,干脆把什麼都告訴你吧,免得你懵懵懂懂的再為奸人所害."

他說這話之時,臉上閃過一道讓蘇林林倍感熟悉的神色:跟過世的老叔教育她時幾乎一模一樣!

只是,這種常常掛在老叔臉上的慈愛中帶著憂慮的神色,只在這個跟老叔生得十分相似的臉上一閃而過.

從這一刻起,她才在心底真正相信他.

她抱著神像的手不由一緊:那個黑發白須的老道兒--

蘇林林強自壓下心頭的疑竇:縱然他真有心要自己的命,但這神像寄存著兒子的靈魂,她是絕對不會丟的.

"梁輕云原本是上林村梁家的大小姐,天姿極高,又生的貌美如花."說到這里,那老道兒原本苦巴巴的神色漸緩,聲音也多了分極難查覺的歡欣.

他的目光也悄悄看向門外:"當年,為了追求她,身為下林村鎮魔人的林有根,不惜跟村里一眾村老鬧翻也要娶她入門."

聽他說到這里,蘇林林忍不住問道:"是不是因為下林村那個所謂的規矩?"

老道兒苦笑著搖搖頭:"不是,是因為下林村不能跟上林村通婚."

哦?

那下林村還不能收留外人,那怎麼成親生子?

"你在林有根家住了那麼久,還不知道下林村跟本沒有女人跟孩子之事?"老道兒有些驚詫的看著她:"難道,林有根僅僅傳給你了鎮妖功法,關于下林村的事什麼都沒告訴你?"

這己經是好幾個人這麼問她了.

蘇林林也很郁悶:"是的,林叔什麼都沒跟我說,在出事之前,我一直以為下林村除了那個古怪的規矩,跟其它村子都一樣."

"哈,"那老道兒突然失笑出聲:"你想的也太天真了!整個云嶺的人都跟外面不一樣,更莫說鎮著魔宮的下林村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