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金刀引路
只見神像那張空無一物的白面從正中間裂開一條手指寬的大縫!

一直認為兒子的靈魂寄于神像中的蘇林林,從心里一直把它當兒子來看.

如今見它突然開裂,就如同兒子被人照臉砍一刀般心疼無比.

"哎啊,蘇娘子,這孩子剛才替你受了一劫啊!"滿臉灰土,頂著一頭枯草的老道兒從地上爬起來,拔拉拔拉糾著幾根草葉子的胡子說:"真是母子連心吶!只是受此一擊--"

說到這里,他故意停下來,

蘇林林急切的問:"孩子會不會魂魄受損?還能不能保住他?"

那老道兒盯著她手里的泥胎神像認真端詳了好一會兒.

突然,小黑豆眼一轉,雙手合十唱了聲道諾:"無量那個道尊!原來我只是見你被人蒙蔽謀害性命,實在不忍心才請出這尊這無邪土神保你們母子性命."

說到這里,他撫著髒兮兮的灰白胡須,歎了口氣接著說:"本想著結個善緣而己,沒想到你命中該有這劫難實在太過于強大,老道兒我剛才竟遭到反噬之力."

難道,家毀子亡,這般重劫還不夠麼?

她又不是精怪托生,為何老天要接連降下這麼重的劫難?

蘇林林緊抱著那尊泥胎神像,心里悲憤不己:難道真的要徹底奪去她們母子性命,打得魂飛魄散才行?

縱然這真是命該如此,她也絕不會輕易認的.

想到這里她目光肯切的看著一臉高深莫測的老道兒說:"道長,求您再施恩救救我兒子吧!"

聞言,那老道兒緊皺著眉頭閉上眼說:"我們方外之人--"

"我明白,"蘇林林急慌慌的從包著神像的藍布包里,拿出一個裝著靈泉的蛋殼雙手遞給他:"有位道長說這里面裝著的靈泉水,還請,"

不待她說完,只見那老道兒頓時眼冒精光,一把搶過她手里蛋殼哈哈笑道:"真是天助我也!"

說完,看著有些發愣的蘇林林道:"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讓你有福緣得這等珍貴之物,待我用了恢重幾層功力之後.試試幫你把這位無邪土神的金身重塑起來.也好給你那剛面世的孩兒一個靈魂寄托之身."

邊說邊伸出手:"把神像給我."

當初這尊神像本來就是從他手所得,所以,蘇林林十分干脆的把懷里的神像遞給他.

這老道兒接過神像之後,一手抱著,一手用力晃了晃蛋殼里的靈泉水,脖子一揚全都倒入口中,然後把蛋殼塞到懷里.

之後,興奮的砸了砸嘴說:"這可真是好東西,咯!果然是天地精華所生,"

說著,他突然深吸一口氣臉色大變:"不好,我道行太低服不住這麼大量的靈泉水洗滌,得趕緊尋個地方打坐化解.老道兒這就把這尊神像補好給你."

只見那老道像是便密似的苦巴著臉,咬緊牙關雙手捧著那神像的頭往中間用力一擠,把神像臉上的裂縫合到一起.

之後,一手緊緊鉗住神像的臉,一手從懷里掏出一顆黑溜溜的丹丸,用力捏碎之後撒到裂逢之處.

最後,又十分鄭重的從袖袋里拿出一顆赤紅的珠子,用力按到神像的腦門中間.

"成了,蘇娘子你好生照管著啊,且記,七七四十九天內不能見水火呀!我得趕緊找個地方打座,有緣再見啊!"做完這些,那老道兒把神像往她懷里一塞,逃也似的弓著身子朝後山跑去.

蘇林林激動看著除了額頭上嵌了顆赤紅珠子,臉上完好如初的神像.翻來覆去的細細查看一遍,見它渾身沒一絲裂痕才算放心.

待她小心的把銀錢細軟跟神像放一起包好系到背上,想找到那老道兒釋疑之時,但卻看不見他的蹤影了.

蘇林林望著火勢漸小的老宅子,想到莫名失蹤棺材.

心底的疑惑越來越重:老林叔到底死了沒有?

如果沒死,他又去哪了?

靈兒為什麼突然從一個水靈靈的小姑娘突然就變成一具干尸?

正當她迷茫不己之時,只聽身後傳來一聲細細的貓叫:喵嗚~

蘇林林驚然回頭,只見小黑貓瞪著那雙幽紫的眼珠子盯著她.

正當她要開口問話時,它身子一躍而起,如一道黑影般躥向後山.

蘇林林下意識的跟著它往後山而去.

看著它鑽入己長成參天大樹的,名為老墳圈子的槐樹林子里時.

蘇林林才算醒過神:看來,小黑是要帶她去見那個生的跟老叔一模一樣的道長吧.

只是--

想到他雖然曉通萬事,一定知道老林叔的下落,還有林婆的真實身份.

但是,蘇林林想到剛才被黑發白須的老道,連蛋殼都拿走的半殼靈泉水.

想著如今自己手里,真的沒什麼出奇的東西拿來換取消息了.

至于剩下那半殼靈泉水,且莫說老道兒能不能看的上,她也實在不舍得再拿出來揮霍了.

雖然心里打著小九九,但是她也真的想找個人問清楚.

下林村到底出什麼事兒了,還有老林叔夫婦到底是什麼來曆,這個地方有什麼玄奇之處.

那個周鈴鐺跟模像大變的林婆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那種被蒙在鼓里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帶著濃烈的好奇之意,蘇林林毫不遲疑的踏入遮天蔽日的老槐樹林子里.

進來之後,她才查覺到不對:此時明明是寒冬時節,這些大樹本該落盡枯葉.

但這個大槐樹林里,一棵棵參天大槐樹都生的枝繁葉茂.

而且掛在腰間的大金刀也時不時的顫動下.

這里面不正常!

當她意識的到這個時,突然發現這些高大槐樹突然動起來了!

嚇的蘇林林立刻抽出大金刀緊握在手里,十分警惕的看著慢慢向她靠近的大槐樹.

眼看一棵大槐樹技葉亂顫的朝她襲來,蘇林林立刻舉刀辟上去!

結果,手里那把該死的大金刀突然掙開她的手,脫身而出!

蘇林林正驚疑之時,只覺得頭上一疼:接著一陣清脆的環佩撞擊在頭頂響起.

她只覺得頭腦猛的一陣清醒,再看眼前一棵棵參天的大槐樹早落了葉子,光禿禿的枝干靜靜的立在四周.

正當她驚疑不定之時,只見眼前閃過一道金光!

接著,大金刀突然自天而降,斜傾著刀身子金光閃閃橫在她眼前.

見她一臉驚奇的模樣,十分得瑟的抖了抖刀身,引得刀背上九環相擊又是一陣叮當聲.

這下蘇林林才算明白過來了:敢情是大金刀出馬鎮住了這些樹妖?

不對,那什麼要敲她的腦袋?

蘇林林摸著被打的發麻的腦門有些生氣沖大金刀叫道:"你打我干啥?"

聞言,大金刀仿佛能聽懂她的話,嗖!一下子沒了影.

還不待蘇林林回過神,大金刀如流星一般朝前頭躥去.蘇林林只得拔腿跟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那些大槐樹好像十分懼怕大金刀,它所過之處,那些紮根在地下的大樹竟然紛紛讓道!

這實在是太玄奇了,難不成這些樹真的成精了?

懷著一肚子疑惑,在大金刀的帶領之下,很快來到位于大槐樹林深處的破道觀外.

大金刀就這麼橫著身子直撞了進去,把緊閉的觀門自中間懟出個大窟窿!

"什麼人竟--"這動作竟動了那個生得跟老叔一模一樣的須發皆白的老道.

待他看到大金刀直沖到跟前時,嚇的往後疾退好幾步顫著聲朝外面大喊:"蘇娘子!快,快把你這寶刀收回去."

見這老道兒被嚇成這樣,蘇林林想到待會還要向他討教解惑,強忍著笑沉聲喝道:"回來!"

誰知,大金刀並給她面子,相反,縱身直沖向老道,嚇的哇哇大叫:"啊,蘇娘子,不要殺我,你想知道什麼,我都說!都說!"

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