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驚遇老道
還有,下林村的村民有什麼奇怪的嗎?

她跟下林村的人打過兩次交道,看上去跟一般人也沒什麼區別,只是從來沒見過村里有女人孩子出現過.

對啊,下林村的女人跟孩子去哪了?

剛才聽林婆提到下林村根本沒有女人,不過,她以前曾聽靈兒說起過出去下林村找小孩兒玩.

而且,老林叔也曾說起過有個小孩誤食毒果子身亡--

這麼說來下林村至少是有小孩兒的.

如果沒有婦人,哪來的孩子?

蘇林林百思不得其解,有心開口問,不過見林婆兩人抱頭痛哭的模樣實在不便打擾.

她扭頭看兩人一眼,正好看到周鈴鐺哭的眼淚鼻涕糊一臉,還要抱住林婆親--

呃!

蘇林林心底升起一股子惡寒,索性轉過身子背對著他們眼不見為淨.

抱著靈兒發了好一會兒呆,聽到身後哭聲漸止,她才站起來轉過身子.

結果,無比驚訝的發現:林婆兩人不見了!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倆人實是干柴烈火架不住了,悄悄找個地方燃燒去了?

真真是--老不正經啊!

都這個時候了,靈兒還昏迷不醒,下林村還不知道什麼樣了,這兩個加起都超過百歲的老家伙竟然還有心思野戰!

蘇林林強壓住心頭的反感,耐著心思又坐下來等兩人交流完感情,也好領她去找那倒黴老道兒.

誰知,她等了足足一刻鍾都沒見兩人回來!

蘇林林心里不由犯嘀咕:縱然是三十年沒見,火再烈,柴再干,也該激動完了吧?

不對!

她猛然站起來十分驚疑的朝四周看了看,入目只有枯草跟光禿禿的樹木,哪有兩人的影兒?

難道這兩個人撇下她跑了?!

正當蘇林林疑惑之時,前面林中突然傳一陣極重的腳步聲,她抬頭仔細一看嚇的差點摔倒!

只見一個露著半邊白骨森森的臉,還有半拉眼球塞到只剩下朝天窟窿的鼻孔里,另外半張被什麼抓的稀爛的臉上,還不住的往下滴著血水兒.

這具渾身土末子,衣裳如碎麻皮片般掛在身上的血人.

一看到蘇林林,張開掛著皮肉淋著血水的手臂,朝她撲過來嘶聲叫道:"快,快跑!有--"

字還卡在喉嚨里沒出來,就被一道黃光掃過!

頓時被打飛了腦袋!

蘇林林還沒回過神,只見那顆被打掉的人頭砰的一聲砸到她面前.

卡在只剩下白骨架子的鼻窟窿里的那半拉眼珠死盯著她往上一翻--嚇的她驚叫一聲,連退好幾步才定住神.

"無量那個道尊!"這時,一道極熟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蘇林林激動不己的轉過身,只見一位焦發蓬亂一臉,身上勉強能看出是道袍子的布片蒲蒲閃閃的吊在身上,焦黑的腳上只剩一半只鞋趿拉著.

見她口瞪口呆的模樣,那老道兒十分從容的撩開,鋪散在臉上那蓬燒焦的頭發,勉強抿到還在滲血的耳朵後.

露出一臉黑呼呼的幾乎看不出五官的臉笑道:"蘇娘子,咱們又見面了,真是有緣吶!"

沒錯,縱然被燒成焦炭的模樣,蘇林林還是從他一開口就聽出來了:這位正是當初送給她無面神像保命的那個老道兒!

"道,道長!仍然怎麼弄成這副模樣了?"蘇林林上前一步,十分激動的看著他問.

那老道兒隨手抹了把臉往身上蹭蹭,滿不在乎的說:"不過是道觀失火,我跑的慢被火撩住了.不過,出來倒是正巧兒滅了這尸禍!"

見他提到那具被斬首的血尸.

蘇林林又認真看了眼那具尸首分離的血人,突然心頭一亮,想起了他的身份!

這不正是她在下林村掩埋的那具被狗咬死的那個人麼?

他--難道還活著?

"他早就死了,你剛才看到的不過是被一口怨氣頂著的行尸而行.今兒虧得被老道兒碰到了,不然你恐怕要把小命兒丟在他手里了."只見那老道走上前,一腳把那顆血淋胡拉的腦袋踢飛出去老遠.

見狀,蘇林林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兒,剛才這具行尸根本沒有攻擊她的意思,反倒更像是來提醒她.

想到這里,蘇林林摟著靈兒的手不由緊了緊.

但這一動卻感覺到懷里的孩子有些不對勁兒,她低頭一看,不由大驚失色!

靈兒臉色青白微脹,觸手冰涼,而且--

她正要拿手指去試她的鼻息,卻見那一臉焦灰的老道兒淡淡的說:"不用試了,她早死了!"

蘇林林十分驚詫的看著他:"不,不可能!她剛才還--"

"那是你被妖邪所惑,看到的都是幻像而己."說著,那老道從懷里掏出來斷成半截的拂塵往靈兒身上一掃.

只見靈兒原本白淨的臉上竟然生出一塊塊紫綠的尸斑來!

怎麼會這樣!

蘇林林緊緊抱著懷里散發著陣陣腐臭尸氣,形如干尸體的靈兒驚駭不己的看著老道問:"靈兒,她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

卻見那老道神色凝重的圍著她轉幾圈問:"當初,我給你的那尊神像呢?"

"啊?在家放著."蘇林林脫口而出.

聞言,那老道一把拽出她懷里的干尸厲聲喝道:"我搭上半生道行贈給你們母子的保命神像.你不隨身帶著,反而抱著具妖氣沖天的干尸體作什麼?!"

說著,重重的把靈兒化成的干尸扔出去,急切拽住蘇林林往前走:"走,快帶我去你家--"

說到一半他突然頓住腳步,轉頭直愣愣的盯著她問:"你兒子是不是沒保住?!"

聽他突然提到她那剛出生,就被生父殺死的兒子,蘇林林忍不住大放悲聲:"是,他被殺了."

那老道兒頹然松開手,重重歎了一口氣說:"都怪我當是太大意,低估了你這一劫之重,唉!說到底還老道兒道行太低,不足以跟修真者相抗,這才害得蘇娘子你痛失愛子."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扶了把眼淚,抬起頭朝他深鞠一躬說:"多謝道長施恩搭救,兒子雖然沒了,但我覺得他的靈魂還在,"

那老道眼神一亮驚喜不己的問:"難道那嬰孩兒靈魂入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