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下林村之密
聞言,林婆蹭的一下子從塌上跳起來:"真的?!那結界為什麼沒打開?"

周鈴鐺慘笑一聲說:"若我猜的沒錯的話,結界在三十年前己經被林老根給挪到下林村了.要不然,上林村怎麼會無故消失?而且,直到現在這里還這麼安靜?"

"這麼說下林村那近千口人豈不是要被--"林婆玉面失色的大叫道:"這,這萬一被那東西破了結界的話,怕是整個云嶺都要遭殃."

周鈴鐺神色凝重的點點頭看向蘇林林:"而且,聽那倒黴老道兒說,老墳圈子里那把啟動大陣靈兵也在她手里."

聞言,林婆十分擔心的看向蘇林林:"你怎麼去動那個大煞器?閨女啊,聽為娘一句話,趕緊丟了那把陰刀,離開這兒吧!"

蘇林林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問:"下林村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林婆,周大夫,你們不覺得自己我誤入下林村被狗咬開始,就己經跟這里的一切糾在一起,根本脫不開了麼?"

聽她這麼說,林婆跟周鈴鐺相視一眼後,低下頭思索片刻,才抬起頭滿臉憂色的看著她說:"閨女,你還年輕,為娘真的不想你卷入到這危險的是非當中."

"正如她剛才所言,林蘇己經卷入到這事兒之中了."周鈴鐺吐了口氣,語重心長的勸道:"輕云,若是上林村還在,莫說有你幫忙,就是憑我一個人也能力阻那東西出世."

說到這里他神色凝重的看著直挺挺躺在棺材里的老林叔道:"他把小結界設在下林村,一旦那東西現世,村里的一千多口人必定被妖氣異化,若是沒有林家祖傳的鎮妖之法,我們縱然能封住大陣,怕是方圓幾里的云嶺都得遭殃."

林婆臉色鐵青的聽他說完,重重的哼了聲神色激動的說:"你還是跟當年一樣,把什麼事都攬上身,結果落得咱家一家子家破人亡!現在又想拉著我好容易認回來的閨女去送死?"

周鈴鐺無奈的搖搖頭,上前扶住她的肩膀說:"輕云,這是我們三家的宿命,林蘇她既然己經認林老根為父,也繼承了那鎮妖功法,自然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

林婆還要再說什麼,卻聽蘇林林十分堅定的說:"周大夫說的有道理,不論如何,老林叔的恩情是我是一定要報答的,至于殺害他的仇恨--"

說著,她神色極為隱晦的看了林婆一眼:"既然那狼妖己死,就當是大仇得報了."

聞言,林婆耷下眼皮沉思良久才轉過身,有些意興闌珊的說:"好吧,既然你非要摻和進來.有什麼想知道的,就問周,大夫吧."

說完,伏下身極疼惜的把靈兒抱在懷里.

見她松口,蘇林林滿眼認真的看向周鈴鐺.

只見他隨意坐在門檻上,目光凝重的看向山下緩緩開口說:"我從小便聽父親講過,下林村里困著一頭極凶猛的妖獸,形似巨犬,以食人為生."

…………

與此同時,原本籠罩在一片恐怖的下林村里,突然傳出一聲震天的巨吼.

"完了,這下村子真的完了."隨著地下一陣巨烈的顫動,黃老七駭的跌坐在地上,滿臉絕望的看著村子上空那塊越來越濃重的黑云.

自腳下傳來的震動,切切實實的驚到下林村村民的心底,大家驚慌失措的四紛紛往家里跑去.

"地動了!大地動!""快跑,啊!地裂開了!"……就在村民們往家跑時,駭然發現前面的道路生生從中間裂開足足三尺寬的巨縫!

那些跑在前頭的村民一時收不住腳紛紛栽了下去.

見狀,驚駭萬分的村民轉頭往身後跑去,但身後那裂縫緊跟著這群人,不疾不徐的慢慢吞噬著民們.

黃老七渾身癱軟的坐在巨大的裂縫邊,堪堪撿回一條性命的他,震驚無比的看著那條直攆著人群開裂的地縫,透過陣陣哭號喊叫聲,隱隱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是那只魔獸出關了!

他心底頓時一片死寂:看來,村子保不住了!

若是老林家還有人在村里,定然不會像他般沒用吧!

黃老七無助的閉上眼.

"嗚~!"他才閉上眼,只見半張臉皮吊在下巴上的大德子,瞪著血紅的雙眼凶神惡煞的盯著他:"為,為什麼村里會變成這樣?"

他的聲音好似從牙縫里硬擠出來的,聽著讓人不由生膽戰.

黃老七嚇的哆嗦了下,往後挪了挪身子才顫著聲兒問道:"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吼!快說,不然咬死你!"渾身血腥的大德子沒一點耐心跟他周旋,上前一把把他從地上提溜起來,強迫他跟自己那只被打得暴漿的爛眼珠平視.

黃老七奮力掙紮幾下,發覺大德子力氣大的驚人:鉗住他脖子的手輕輕一甩,就把他扔出去幾丈遠.

被摔的半死的黃老七剛回過神,又看到大德子那顆暴出來的血眼珠子死死盯著他:"快說,我要撐不住了!"

黃老七梗著脖子往後掙了掙,盡量不讓那顆眼珠上不斷滲出的血滴到臉上:"是那些死狗的血滲入村下--觸動了地宮關著的魔獸,沒有林家人在,我壓不住封印陣."

他緊喘一口氣,還要再說什麼,卻被大德子獰笑著卡住脖子拎起來:"呵,果然是你這個老家伙啟動的陣法,無知凡人竟敢試圖阻止本尊,哈哈,你可以去死了!"

說著,手指微微一動,只聽咔嚓!一聲黃老七的脖子被生生扭斷了!

"你--"黃老七極為震驚的神色定格在臉,死後仍然瞪著一雙不瞑目的雙眼.

魔化的大德子抓著他的腦袋湊到嘴邊一口咬掉黃老七的鼻子,嚼巴幾下"呸!"一聲又吐出來:"又老又干,真難吃!"

"吃,吃人啦!"正在這時,一個跑過來的村民嚇的驚叫出聲.

大德子抬眼瞅他一眼桀桀笑道:"這個看著還嫩點,嘿嘿."說著,一個箭步沖上去,抓起嚇的屎尿流一褲襠的村民,照著臉上啃下去:"真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