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狗血往事
說到這里她突然想起當時從下林樹屠狗回來時,林婆脫口而出叫她"林林!"

當時,她心里就有些詫異:她從來到這里,從來沒說過真名蘇林林,林婆怎麼突然喊出口?

但她並沒有太往心里去,卻只當是她情急之下所言,也許只是一時情急所致.

必竟,蘇林林曾告訴過老林叔他們二老她叫林蘇,當時想著林婆可能是太激動了沒想起她的全名.

最讓她痛心的卻是,靈兒數次表現出對林婆的莫名排斥,甚至連她做的飯都不吃--

飯菜?

蘇林林心里一緊:難道老林叔,

"老林頭這是中了妖毒啊!"她剛想到這里,只聽周鈴鐺抹著眼淚說:"他們林家祖祖輩輩鎮妖除怪,不成想到到頭來他卻被妖怪害."

果然是中毒!

聞言,蘇林林不由攤坐到地上,愧疚無比的以頭搶頭哭道:"都怪我太粗心啊,明明靈兒都己經表現的那麼明顯了.我就是多問她一句,也不至于被那狼妖得逞啊."

周鈴鐺見她哭的極痛,雙手拍打著跟前的棺材,忍不住大放悲聲:"老林頭啊,你說走就走了,現在留下這麼大個爛攤子,我可收拾不住哇!"

"周大夫,你能不能告訴我,下林村那規矩到底是什麼,還有那些狗--"蘇林林抽噎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周鈴鐺抽了抽鼻子,拿袖子擦把眼淚十分驚訝的看著她:"老林頭什麼都沒告訴你嗎?"

蘇林林滿臉眼痕的搖搖頭,抽噎幾聲說:"老林叔他從來不告我這些,每次我問起來都被他繞過去.周大夫,我不想什麼都被蒙在鼓里,你就跟我說說吧."

周鈴鐺神色糾結的張了張嘴,正要開口,只聽林婆極微弱的叫了聲:"不,不要說!"

聞聲,蘇林林激動的轉頭看向塌上,只見林婆極力撐著身子欲坐起來.

她忙上前扶住她坐起靠在角櫃上關心的問:"林婆,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此時,林婆的目光越過她的肩頭,看向放在堂屋正中間的棺材,還有一邊邊眼角掛著淚水,神色震驚無比的盯著她的周鈴鐺.

突然笑起來:"呵呵,哈哈,林有根死了?林有根終于死了!"

邊笑邊抓住蘇林林的胳膊激動的說:"閨女?不,林蘇,哈,我終于解脫了,終于不用活在林老頭的編織的殘夢當中了!"

看著林婆這副模樣,蘇林林驚的說不出話來.

她這是--悲傷過度得失心瘋了嗎?

"輕,輕云?"正當蘇林林求助的轉頭看向周鈴鐺時,只見他滿臉震驚的盯著大笑不止的林婆,那雙原本渾濁的雙眼中拼出一道火熱的光芒.

縱然蘇林林從來沒有得到李長風半分夫妻之情,但她也明白這抹火辣的目光中所包含的情義.

難道,林婆原本跟周鈴鐺是一對?

不會真的這麼狗血吧?

就在她愣神之時,只見周鈴鐺飛身上前一把推開她,撲到塌前緊緊擁住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林婆:"真的是你,輕云,真的太好了!"

哎媽呀!

可真是老房子著了火呀!

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跟本當她是空氣,激動不己的摟在一起又哭又笑,又親又抱的.

這--

不管咋說,老林叔還在棺材里躺著呢!

蘇林林心底無端生出一股子氣悶:就算他們有老情人重燃舊情,當她不存在.可靈兒還在他們身邊躺著昏迷著呢!

"哎呀,屋里還有人呢!"正當蘇林林滿臉尷尬的立在門口,糾結著要不要帶靈兒出來避避時,只聽林婆嬌嗔的說:"周郎,你先幫我這孫女兒看看,有沒有傷到哪兒?"

接著,好像才發現蘇林林一般揚聲叫她:"林蘇啊,你過來,到為娘跟前來."

蘇林林不由眉頭一皺:怎麼感覺林婆跟換了個人似的?

待她轉身看過去時更驚詫:"林,林婆?你怎麼變得這麼年輕了?"

眼前這個年約四約左右,氣色紅潤,目光瀲灩的清**人--怎麼可能跟林婆是一個人?

若不是眉眼間有幾份林婆的慈善溫柔之態,蘇林林真的不敢相信,這就是那個曾待她如親閨女般疼愛的老婦人.

見她目瞪口盯著自己,林婆臉上飛過一塊紅霞,目光極為慈愛的看著她說:"閨女啊,你是不是認不出我了?"

說著,眼皮一垂便滾出一串豆大的眼淚兒來:"像,真的跟我們的大閨女一模一樣."

只聽周鈴鐺蹲下身子,把頭埋到雙膝間啞聲道:"輕云,是我對不住你們母女,今日你若不說,我還以為--"

"你以為咱們的大閨女是老林頭的吧?"仿佛年輕二十歲的林婆恨恨的說:"這些年若不是他一直轄制著我,你也不會到現在都不知道我們還有個閨女."

說著,用力拉著有些呆愣的蘇林林坐到身邊,一手樓住她一手招手叫周鈴鐺近前:"你好好看看,咱們的閨女就長這樣."

這時候蘇林林才看清,這個原本雙目渾濁,蓬頭垢面,看上去十分邋遢的糟老頭.

如今雙目圓睜炯炯有神的看著她時,那面像跟過世的老叔竟有幾份相似.

周鈴鐺顫著嘴唇,雙目含淚的看蘇林林一眼,突然又蹲下來雙手抱頭:"輕云,是我對不起你啊!當年的事,確實是母親做的太過于苛刻,可我--"

林婆神色激動的搖搖頭:"我能理解你,周郎,身為人子必定以孝為先.我只恨這林有根設下這毒計害我,還以殘夢之術禁錮我整整三十年!"

說到這里,她目含怨怒的看向直挺挺躺在棺材里的老林叔說:"若不是他當年覬覦我梁氏一門的引靈之術,費盡心機拆散咱們夫妻,我們也不會一家人近在咫尺卻見相不相逢."

"都是我的錯啊,輕云,當初我不該跟林老根顯擺你會法術,還在你練功時領他去偷看;更不該--"他再也說不出來,只是蹲在地上痛哭不止.

見他這副模樣,原本聽到他的話面現惱怒之色的林婆,頓時軟下來她深吸了一口氣說:"這都是命吶!你娘當年說的沒錯,娶了我--你一定會孤獨三十年."

聞言,周鈴鐺抬起頭抽著鼻子說:"這話原本是那個倒黴老道跟我娘說的,所以,她當初才對你百般挑剔.我本以為只要我們離開周家大宅子出來過就行了,沒想到還是害了你."

蘇林林被迫十分尷尬的聽著,兩位三十年未曾相認的夫妻情深意切的敘舊.

她看著依然昏迷著靈兒,以及尸骨未寒的老林叔.

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兒:林婆真的好像變了個人一樣,如今滿心滿眼的只有對往日的緬懷以及對老林叔的恨意.

但是,日子始終要向前過的,如今她還有一肚子的疑問不明白呢.

"輕云,如今林老根死了,林家的鎮妖功法只傳給了這閨女,一個時辰之前上林村突然消失--"周鈴鐺心里到底裝著事兒,跟林婆敘了會舊情後,又把話題扯了回來.

林婆閉了閉眼,深深歎了口氣說:"這事兒本就是我們三家的責任,如今林有根死了,但我還清醒著.大不了我們夫妻以命填那陣眼,必定不能讓那東西出世."

周鈴鐺緊抿著嘴朝門外看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恐怕那東西己經臨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