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祛邪救人
就在她倒下的一瞬間,一道極快的黑影自她身上掠去.

難道是小黑?

就在蘇林林恍神之即,只聽大門傳來一陣驚天狂吠之聲!

她一轉頭,驚見大開著的院子里全是狗!

狗.

黑狗.

大黑狗.

一眼望去,成千上萬的大黑狗沖著她狂叫不止!

這些死狗都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蘇林林一手護住林婆,一邊彎腰抱起靈兒放到身後的長幾上,並悄悄把纏在手腕上的那顆赤色珠子放在她後腰袋里.

"林林,這可怎麼辦?"林婆驚慌失措的看著她問.

聞聲,蘇林林緩緩轉專過頭,目光如炬的盯著她:"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見狀,林婆驚的後退一步,伏身緊摟著靈兒緊張的看著她:"你,不管靈兒了麼?"

蘇林林慘然一笑,突然臉色大變朝她厲聲喝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林叔?林婆現怎麼樣了?"

"傻閨女,我就是林婆啊!你難道也中風了嗎?"林婆一手撫著靈兒憔悴的小臉,一手把散落在臉頰邊的亂發抿到耳後.

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卻細細密密的生出一層黑毛!

刷!

蘇林林手上突然出現一把大金刀直指向滿臉被黑毛覆的妖婆:"說!林婆在哪?"

見狀,這妖物張嘴欲吼,只覺得喉間-緊,怎麼也發不出一絲聲兒!

一條金黃色的軟帶死死的鎖住她的喉嚨.

隨著她的動作,九枚金環叮當作響,就在這一瞬間,院里院外所有沖蘇林林狂吠的狗,像都被卡住脖子一般,寂然無聲!

臉上己經黑黑的長毛覆蓋住,連五官都掩住的妖婆.

突然驚恐的看向放在堂屋正中的棺材,極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一聲:"死老頭兒,竟然暗算我!"

蘇林林一步步走上前盯著她沉聲問:"快說!林婆到底在哪?"

滿臉黑毛的妖婆子雙手死命的把著脖子里的金箍圈兒,大張著嘴桀桀笑著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我就是!你殺了我,她也活不成!"

蘇林林根本不相信她這鬼話,指著它厲喝一聲:"我數到三,你要是再不說--"

"老林頭!大事不好了!"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銅鈴聲,蓬頭散發的周鈴鐺沒頭沒腦的沖進大門:"哎喲,你打哪弄來這麼多黑狗?這是給狗開會呢?"

待他沖進大門時,正好看到蘇林林怒氣沖沖的指著要被勒斷氣林婆,不由驚的大叫:"林家閨女,家里出啥事了?林老婆子咋被--啊,老林頭!老家伙怎麼躺棺材里了?"

邊叫邊撲到老林叔的的棺材前,雙手把著棺材口大哭不止:"老伙計啊,你咋會說死就死了呢?你這一走倒是解脫了,可留下我怎麼能鎮住下林村那邪物啊?"

"周大夫,你剛才說林婆怎麼了?"蘇林林這會兒最著急的就是林婆的生死.

聽到她的話,周鈴鐺才算從老林叔突然離世的沖擊中醒過神.

他飛快抹了把眼淚,指著滿臉黑毛,大張著嘴舌頭伸的老長妖婆說:"林婆被黑狗精上身了!林林,你這金脖項還真管用,一下子就治住它了."

聽他說林婆被狗精附體,蘇林林怕真的傷到她,便把命大金刀化成的金箍圈松一點兒.

結果,大金刀根本不聽她的,反而勒的更緊!

這下,勒的那妖婆眼珠子都暴凸出來了!

嚇的周鈴鐺大叫:"快松松,快松松,再勒林婆都活不成了!"

蘇林林急的大聲喝罵道:"死刀,你松開點啊!"

回應她的卻是一陣激動的金環相撞的叮當聲,敢情這玩意是要翻天哪!

就在蘇林林心急如焚的上前欲抓大金刀之時,周鈴鐺突然取下掛在布包上的銅鈴,借著她的身子作掩護,拿起來在那妖婆面前猛搖.

叮零零,叮零零,叮零零!

一陣急似一陣的銅玲聲讓原本神色暴戾的妖婆漸漸平靜下來,隨之,大金刀也慢慢放松開來.

蘇林林緊揪著的心才算松一絲,雙手握成拳頭警惕的盯著臉上的黑毛漸漸退去,神色緩緩清醒過來的林婆,全力護著身後的周鈴鐺施法.

看著完全恢複成原本面目的林婆,蘇林林心里明白:周鈴鐺搖著的這串銅玲之舉,絕非一般大夫所能為,他一定是在施展某種不為人知的法術.

隨著一道如疾風驟雨般的鈴聲炸響,只聽一聲極為痛苦的嚎叫聲自她口中發出,緊接著她眼神一散身子直直往後倒下.

于此同時,一道黑色殘影自她後心竄出.

"殺!"蘇林林飛身上前,雙指著夾著那根幫她收服大金刀的紅布條,灌注全部功力化布為刀朝那黑影狠狠辟上!

隨著一聲極為痛苦的哀號,只見廚房頂上突然滾掉下一只被攔腰斬斷.身形如小牛犢子大小的的黑狗.

兩半血淋淋的尸體正好落到滿頭大汗的周鈴鐺跟前,嚇的往後跳下子才穩住身兒叫道:"哎媽呀!嚇死我了!"

說著,撫著心口朝地上一看立刻叫道:"這,這不是狗啊!"

剛收回大金刀,正扶著昏迷不醒的林婆,躺到靈兒身邊的蘇林林聞聲不由一怔:"不是狗難道是狼不成?"

隨著那只伏在房頂的大黑狗被殺,院里院外數不清的大黑狗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嘿,還真被你說著了,這玩藝就是只成氣候的野狼."周鈴鐺蹲下來認真打量一番滾落在院子里的兩半截尸體,十分鄭重的說.

野狼成精了?

蘇林林到里房拿兩個枕頭一床被子,給並排挺在長塌上昏迷不醒的林婆和靈兒細心蓋上.

看著她神色輕柔的抱起林婆的頭放在枕頭上,並輕輕擦去靈兒嘴角的口水,周鈴鐺不由贊了聲:"這回老林頭可算是撿到大便宜了."

蘇林林神色哀傷的轉頭看向他:"周大夫,您過來看看林婆跟靈兒她們,"

周鈴鐺擺擺手打斷她的話:"她們都是被邪物附體所致,躺個兩三天待元氣恢複就好了."

說著,蹲下身子伏在棺材沿上盯著老林叔的遺體問:"老林頭是怎麼沒的?"

蘇林林被他問的一陣恍惚,她張了張嘴竟不知道該怎麼說.

看著周鈴鐺疑惑的神色,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把老林叔毫無征兆的突然故去之事跟他細細說了遍:"……現在看來,一定是那野兒狼精害的他."

蘇林林十分懊惱的說:"這事兒按說--我一早就感覺林婆有些不對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