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山村驚變
就在他手里的刀落下的一瞬間,被眾人死死按住的大德子突然狂嚎一聲掙開身子!

"啊!"伴隨著一聲嘶心裂肺的慘叫聲,大德子的半邊臉與卡在臉上的半拉狗頭一道被齊齊削掉!

一股鮮血蓬到那持刀的小伙兒臉上,驚的他丟掉手里的菜刀,後退幾步看了眼滿面鮮血狂湧半個鼻子掛在下巴上的大德子,嚇的大叫一聲扭頭往外逃去.

被削掉半邊臉的大德子像瘋了一般,咆哮著撈地上的菜刀砍向身後嚇懵的幾個人:"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大德子瘋了,快跑!"最先反應過來的一個人立刻撒腿往外奔去.

結果,卻被掛著半張血淋呼啦的臉皮的大德子一刀砍向後勺!

那人疼的"嗷!"的一聲,轉身一腳猛欲揣開大德子,正好踢到他的擋里.

大德子怪叫一聲很後退了幾步,趁此機會其他幾個人拽著那位後腦勺插著把菜刀的家伙狂奔出去.

還沒跑出大院,渾身鮮血下巴上掛著半拉臉皮的大德子,瞪著那只因削掉眼皮而血紅暴突出來的眼珠子追了上來.

落在最後面那人不幸被大德子抓到,被他一口咬住耳朵狠撕.

結果那只耳朵連著脖子上的皮肉生生被一道剝下來,伴隨著他的慘叫聲,大德子吧唧吧唧把那只耳朵嚼碎吞下肚子.

趁著他分神吃耳朵之機,強烈的求生本能,讓這個連脖子上的皮都被撕掉的村民,嚎叫著胡亂撈模起一塊石頭,狠砸向大德子那顆被砍掉眼皮暴凸在外的眼珠子上.

劇烈的疼痛讓他一時松抓住那人臂膀的手,那耳朵皮還他嘴里的村民,痛呼不止的從地上爬起來.

生生掙斷被撕到脖下的肉皮,慘叫著連滾帶爬的逃跑出去.

這時,他們慘叫聲立刻驚動了村里其它人.

當大家得知大德子發瘋後,一從人上前合力把他逮住.

剛拿小孩手腕粗的麻繩把他捆結實,就見黃老七一臉驚恐的奔出來,指著下巴殼上還掛著不住往下滴血的臉皮,一只眼珠子被砸爛的大德渾身顫抖不止!

"他,他怎麼成這樣了!"半天,黃老七才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兒.

這時候,那個後腦勺上還插著菜刀村民,強忍著吐疼痛指著把大德子削掉半邊臉的那個小伙子說:"是,他砍的."

那小伙兒在大家驚疑的目光下,顫了顫嘴唇說:"不,不是我,是狗咬的!"

說著,往前竄一步指著大德子的側腦門叫道:"不信,你們看狗牙還在這兒呢!"

聽他這麼一說,原本神色極為驚懼的黃七爺臉色更加難看了,他重重的呼吸幾口氣厲聲喝問:"說,給說個我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當初他們要撿死狗時,黃老七就跑出來說過不能動那些狗尸.

這下才過去不到一個時辰,跟他喝反調的大德子幾個人就出事了,讓他一下子在村民中威信漲了起來.

聽他這麼一吼,那幾個目睹大德大發瘋的人,怕自己也跟著遭殃,便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個清楚.

"你們說那條狗也被削去了半邊臉?"黃老七瞪大眼問道.

那幾個異口同聲的應道:"是,是啊!"

這時,一個村民不解的問:"咱村兒的狗不是都被老林頭的死閨女殺光了嗎?"

"是不是還有沒殺死的?"另一個人接著問.

這時,把大德子臉削半拉的那小伙子,十分驚恐的看著臉色難看到極點的黃老七顫著聲說:"黃七爺,咬大德子的是條死狗!"

死狗!?

這下,不單單是黃老七,在場所有人都臉色一變:死狗還會咬人?

難道是詐尸了?

這時,那個耳朵被撕掉,渾身血淋胡拉的村民捂著半拉臉叫道:"七爺,我想起來了,那條狗脖子里有簇兒白毛兒,原來就是三流子家的狗.就是大德哥殺了燉起來的那只!"

"你小子也瘋了吧?被剝皮燉熟的狗還能跳出來咬人?"

"是啊,這小子八成也是糊塗了!"

…………

就在眾人紛紛指著責他說瞎話時,黃七爺突出聲:"我相信他的話,"

說著,環視一眼因他出聲而驚得目瞪口呆的村民們說:"報應,這都是報應吶!"

"七,七哥,難道--那東西,"一個跟他年紀不相上下的老人身子一顫,定定的看他怎麼也問不出口.

他身後十數位老人緊張不己的看向黃老七,心底無比渴望他能夠否認.

但卻見他頹然低下頭,良久才又仰面向天痛心疾呼:"是,它複活了!我對不起林老根吶!"

複活?

什麼複活了?

就在眾人心緒都被黃老七的話高高提起來時,不知誰大喊一聲:"不好了,大德子不見了!"

什麼?

大家難以置信的轉過頭:大德子明明就被綁在被他們身側的那棵大槐樹上,剛剛還在沖大家呲牙,就這一恍神的機會--

怎麼捆在樹上的只剩下一張狗皮了?

大家看著那張被結結實實捆在樹上,干乾淨淨沒有一絲血漬的黑狗皮時,嚇的不由往後退幾步驚呼不止.

接著,都把目光看向不由自主被簇在人群正中的黃老七.

卻見他失魂落魄的盯著山上的方向喃喃自語:"林老根死了,一定死了."

而此刻被他念叨著的老林叔的遺體己被蘇林林抱回屋,放到他及早准備好的棺木中.

蘇林林神色恍惚的盯著他發呆.

倒是一開始怎麼也不能接受老林叔死訊的林婆,強自打起精神去廚房做晚飯了.

這一天經曆了這麼多事,一向天一黑就跑去後山蹭飯的靈兒,也十分乖巧的依在蘇林林身邊沒動.

"你們過來吃點飯吧."不多久,林婆嘶啞著嗓子在廚房叫道.

蘇林林強撐著跪的發麻的雙腿勉強直起身子,扶起坐在地上的靈兒說:"走吧,去廚房吃點東西."

"大姑,別,別吃了,我不餓."靈兒忽閃著一雙大眼睛,有些驚恐的看著她說.

蘇林林憐惜的摟住她說:"靈兒,你身體剛好,不吃多點東西怎麼行?"

靈兒緊緊纂住她的手就是不放:"大姑,我們就在這兒陪著爺爺吧."

不待蘇林林出聲,只見林婆吃力的端著一筐窩窩頭進來,放在她們跟前的條幾上說:"晚上就餾了些窩頭,你們先吃著吧,我再去燒點湯."

說著,轉身准備往廚房去.

"你,你為什麼要害死爺爺?"靈兒突然從蘇林林懷里沖出來,指著林婆大叫:"現在還想害死我們?"

靈兒!

蘇林林跟林婆異口同聲的叫道:"你說什麼渾話?"

靈兒委屈的看著蘇林林大叫:"大姑,你好好看看,她是誰!"

蘇林林拉住她詫異的看著滿臉驚色的林婆道:"靈兒,你這是臆症了?她不就是林婆嗎?"

聽她這麼說,靈兒奮力掙開她的手,往後退一步大聲叫道:"她不是林婆!是--嗬,嗬!嗚!"

"靈兒,你怎麼了!?"蘇林林轉過頭,驚見靈兒突然像是被什麼掐住喉嚨一般,小臉憋的青紫,兩眼直往上翻.

林婆沖上前看著她驚叫一聲說:"這孩子是不是又犯瘋病了?"

她話剛落意,蘇林林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推出老遠.

接著只見靈兒手屈成爪,目光凶狠的撲向林婆.

嚇的林婆疾退幾步,差點摔倒在地.

眼看靈兒就要撲上去抓撓她,蘇林林身形靈動的沖過去攔腰抱住靈兒,卻被她大力掙開,一頭撞向堪堪站起身子的林婆.

眼見兩人要摔倒,蘇林林身子一擰大叫著:"靈兒,快醒醒!"

話意未落靈兒嗬嗬怪叫著撲到林婆身上,蘇林林忙矮身扶住要倒下的林婆同時,抬頭護住她的頭臉以防被靈兒傷到.

結果,靈兒的雙手還沒挨到林婆,突然身子一僵:直直往後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