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詭異猝死
怎麼變成刀之後,就固定成這麼拉風的造型了?

不待她問出口,只見靈兒大哭著從她房間里跑出來:"大姑,你還沒死啊!"

這孩子,真是太不會說話了!

蘇林林嘴角抽了抽還沒應聲兒,見林婆從隔壁房間出來看著靈兒嗔怪道說:"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呸,呸,呸,你大姑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當林婆看到大門外堆積如山的狗尸時,嚇的身子一顫差點摔倒.

老林叔緊步上前扶住顫著嘴角,牙齒不停打戰的老伴兒溫言安慰道:"老婆子,這些惡狗都被咱閨女殺光了,你不用怕啊."

林婆靠在老林叔身上,一撫著心,一手伸出去要摸靈兒的頭.

卻被她機靈的躲過去,一溜兒小跑來到大門口,激動的看著外面遍地狗尸大叫:"這麼多死狗哇!"

說完,回頭看著蘇林林不解的問:"大姑,怎麼這些狗都沒流血呢?"

聞言,老林叔不由臉色大變!

他立刻沖向門口朝門外看了眼,驚駭無比的回過頭,剛張口准備說什麼突然雙目發直,身子直直撲到在地!

"林叔!"蘇林林一個箭步沖過去,蹲下身子翻過他身子.

卻驚然發現老林叔己七竅生血而亡!

轟!

當她把顫抖不己的食指放在他鼻孔下邊許久,再也查覺不到一絲氣息之時,不由頹然坐到地上.

感覺心突然被揪緊,頭腦更像是炸開了般,瞬間糊成一片.

他剛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死了呢?

蘇林林目光沉重的看向大門外: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會讓老林叔僅看一眼就倒地斃命?

但入目還是堆滿路死狗尸體--但于之前不同的是,原本被狗血浸透的地上,如今卻恢複成一片土黃色,竟然連一滴血跡也沒有留下!

就是那些死狗身上也是干乾淨淨,沒有一絲血汙.

這確實很詭異!

但卻也不至于嚇死人吧?

就在她極為迷惑之時,只聽林婆悲呼一聲,撲到老林叔身上號哭不止:"老頭子,你這是怎麼了?快醒醒吶,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走了!"

想到老林叔就麼不明不白的猝死,蘇林林心如刀割一般痛心不己.

她強自止住喉頭酸澀不己哽咽聲,慢慢回轉身准備扶住趴在老林叔身上痛哭的林婆,卻被靈兒死死拽住:"大姑,我怕!"

蘇林林摟住她不由哽咽出聲:"靈,靈兒,不怕.有大姑跟婆婆在."

這時,正伏在老林叔身上痛哭的林婆,突然直起身子撲向她,用力的撕扯著蘇林林的衣服叫道:"都是你,都是你害了老林啊,是你害了他."

邊說邊亂舞著雙手哭叫著撕打她:"喪門星啊,真是喪門星!"

蘇林林把滿眼恐懼的靈兒護到身後,低著頭任由她打罵.

也許,那天早上黃老七說的沒錯,老林叔收留了她會遭報應.

只是,她真的沒想到報應真的來了.

蘇林林雖然愧疚自己因貪戀家的溫暖沒有及早離開老林叔家,但卻不認為今日所作所為錯了.

"林婆,你打吧,狠狠的打我吧."她終于憋不住痛哭出聲:為什麼她的命會這麼苦?

兒子一出生就被殺,接著又被李長風追殺,逃出來著點被惡狗咬死,她只是氣憤不過殺了撕吃人的凶狗--

這在一瞬間,她胸前突然金光一閃.

聽她這麼說,林婆無力的垂下手,哀號一聲又趴到老林叔身上痛哭起來,靈兒也縮在蘇林林身邊,雙目直愣愣的盯著老林叔的尸身渾身顫抖不止.

蘇林林的心竅完全為悲傷所淹沒,根本沒發現天色己漸漸暗了下來.

…………

與時同時,正雙膝跪在供桌上那座以紅布蓋住的神像前,神色十分虔誠的撥著一串骨珠,嘴里念念有詞禱告的黃老七手指猛的一顫!

嘩啦啦!

他手里那條由骨頭打磨成的珠子串成的骨鏈突然斷開,閃著幽白色光芒的骨珠散了一地.

黃老七驚恐的撲到地上去,雙手並用的收攏那些滾動不止的珠子時,屋里突然起了股陰風,吹向那尊被紅布蒙著的神像.

手忙腳亂的把骨珠全收攏起來的黃老七正准備起來,只覺得眼前一黑:神像上被吹落的大紅布正好蒙到他頭上.

待他一把扯開那紅布,看向供桌時,不由發出一道驚懼無比的尖叫聲!

只見那坐狗首人身的塑像竟然張開了眼!

而且,從那雙暴戾的雙目中,竟然流出兩行鮮血!

黃七爺嚇的連滾帶爬的跑到院子里.

而在村子另一頭,大德子剛燉好一大鍋狗肉,准備起鍋招呼幾個朋友過來吃時.

突然聽院里有人驚叫:"大德哥,你拉回來的狗都被人偷走了!"

"誰手這麼狂?!敢來我家偷東西?"大德子咣當一聲摔下手里鍋蓋,氣憤的沖出去叫嚷道:"真是活膩了不--"

最後話卡在嗓子眼兒里還沒來得及喊出來,便被一條只剩下半拉腦袋的黑狗撲倒,露著骨頭茬子的半拉狗頭十分詭異的橫著朝他臉上啃來.

只見一口沒有皮肉附著的白森森的尖牙張到極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去狠狠的咬住大德子兩邊太陽穴!

兩根長鋒利無比的長牙"噗!"的一聲各自刺穿面皮插入太陽穴之中!

"啊!"直到這時,感到巨痛無比的大德子才嚎叫出聲.

很快,他的慘叫聲引來正在院子里找死狗的其他人.

當他們看到這一幕後,還算有些義氣,雖然心里驚駭不己,但還手忙腳亂的湧上前,准備把死死咬住大德子臉不放的狗拽下來.

結果,忙活好一會狗才十分驚訝的發現這兩顆狗牙,死死的卡在大德子兩邊太陽穴中,怎麼都拽不下來!

大德子疼的嗷嗷直叫,連話都說不囫圇,幾個村民忙的滿頭大汗也被能把這條早己死透的死狗從大德子臉上拔下來.

一個稍微靈機點的小伙子跑到灶房里拎出一把菜刀大喊一聲:"大家按住大德哥,讓我來把這死狗跺了!"

被折騰了半天天,個個累得筋疲力盡的年輕小伙們都覺得這法子可行,便分兩波兒各自按住大德子一條膀子,讓他不亂動彈.

只見那手持菜刀的小伙兒深一口氣,對准眼前橫卡在大德子臉上的狗頭狠狠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