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驚聞闖禍
此言一出,有十幾個上了歲數的村民不約而同的丟下手里的狗尸,滿臉驚恐的跑到黃七爺身邊.

其中有一個摸了模鼻子:"七哥,今天這孽可是老林頭家收留的那鬼女人造下的啊!"

黃老七卻緊盯著他的手看了會兒,突然臉色大變!

嚇的的他身子一哆嗦急忙縮回手:"七,七哥,你可別嚇我啊!"

見卻黃老七的目光己越過他,看向村中的堆滿死狗的道兒上,當目光觸及到被蘇林林淺淺掩埋的那具,被狗啃咬的露著森森白骨的半拉臉的死人時.

臉上由青轉紅再變成紫絳色,他猛然退後幾步神色驚駭然不己的叫道:"真是罪孽啊,罪孽!"

說完,他驚恐非凡的看了眼那些個仍然一臉滿不在乎的青年村民,顫著聲兒說:"孩子們啊,快放下這些東西.該緊回家燒,燒一鍋艾水洗洗去去晦氣啊~"

以大德子為首的這些個年輕人,見那幫老頭兒們突然像見鬼一樣嚇的跟什麼似的.

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但心時還是有些好奇:"黃七爺,你有啥話就直說,別總整這神神叨叨的叫人心里發毛."

聽他這麼說,黃七爺臉色極難看轉過身子沉聲道:"你們不怕死的話,就把這些東西拿回去剝皮吃肉吧!看看會不會造報應!"

說完,跟後頭有人攆著似的,腳步極重的往家里跑去.

見狀,那些年長的老人也都驚恐萬分的喝叫自家後輩丟下死狗一起回去.

大部分村民都抱著重重的疑惑,有些悻悻的丟下死狗回家去了.

不過,還是以大德子為道的十幾個不信邪的年輕村流子們,見大家被黃老七唬得嚇跑了,一哄而上把剩下的死狗瓜分了.

"大德哥,平時沒見咱村兒有這麼多狗啊."一個經常跟大德子一起喝酒的小伙兒直接拉了輛板車出來,指著他們收攏起來的十幾大堆死狗說.

大德子嘿嘿一笑:"指不定咱們這兒的狗,還叫來旁的村兒的野狗跑來了打架呢,話說要不是黃老七把村兒給封住了,咱們咋著也得上去找老林頭說道說道."

這時,別一個正往板車上丟狗尸的小年輕不解的說:"德哥,你說咱村兒不是封了嗎?那死女人怎麼還能跑進來?"

大德子吐了口吐沫哼了聲說:"這黃老七淨作賤咱們自個兒人,村子封了是不假,就我們出不去,但外面的人還能進來呀!"

且不說這些人興奮的成車往家里拉死狗,且說黃老七一回到家,立刻把大門關上扛死,直奔向後院沖向最里面那間一直鎖著的小屋.

從懷里摸出一個小巧的金鑰匙,顫著手打開那扇極為厚重的黑門.

一腳跨進去,只覺得胸口一陣悶痛,接著一口心頭血噴出,正正好落在那尊蒙著紅布的塑像上!

…………

且說蘇林林拎著那把被狗血染的黑紅的鐵掀離開下林村兒後,怕這一身的血腥氣兒嚇到林婆她們,于是在離家不遠處脫掉濺上不少狗血的外罩衫.

把手里的鐵掀頭插到土地里用力呲掉血跡,就是老槐木的鐵锨把上浸的狗血有點難弄掉.

不過,這倒也難住她:剛出村兒時她特意撿了塊碎碗茬,拿著用力把上面的血漬刮去.

虧得這鐵锨用了好些年,把兒上都磨光亮亮的,血水都沒浸透到里面去.

所以,她很快就收拾利索了.

剛回到家,便見林婆一臉擔憂的立在大門口:"閨女啊,你去哪了?喲,身上咋這麼大血腥氣兒?"

"外面這麼冷,林婆你別站在門口喝風,走,趕緊回去吧!"蘇林林忙扯開話題,抱緊懷里的外罩衫,緊走幾步回到房間塞床底下.

誰知,剛直起身子一回頭就看到林婆立在門口,神色極古怪的看著她.

蘇林林干笑著搓了搓手說:"我,剛才出去轉轉,誰知道前頭土包那兒摔了一大跟頭,衣裳都髒了."

"你以後走路小心點."林婆慢慢轉過身,揚起頭往天上看了眼說:"喲,又要變天嘍!"

蘇林林隨手扯了件乾淨的罩衫換上,聞聲探頭朝門外看了眼:天空明淨無云,連風都沒吹起一絲,怎麼會變天呢?

不過,話說今年冬天還真一點都不冷啊.

"嘶~這鬼天氣干冷干冷的,閨女,快來廚房烤火來!"老林叔縮著身子,拽著一臉不情願的靈兒走進院子.

關緊大門後,跺著腳招呼蘇林林一聲朝廚房跑去.

靈兒則掙開他的手,奔到蘇林林跟前抱住她的胳膊問:"姑姑,你去殺人了?"

這孩子說什麼話兒呢.

蘇林林忙捂住她的嘴嗔道:"別胡說啊,我剛才就--把咱門口的狗攆走了."

靈兒朝她吐了吐舌頭:"我才不信--"

說完便撒腿跑出去了,蘇林林忙跟著追出來,怕她跑去跟老林叔他們亂說,平白讓二老擔心.

沒想到這小丫頭刺溜自己鑽到堂屋去了.

她也跟著來到堂屋,看到靈兒正在抱著塊肉干大啃.

蘇林林以為她又跑後山老道兒那里討來的,便也沒多在意,直接上前低聲叮囑她:"我出去攆狗的事兒,可別跟他們說啊!"

邊說邊朝廚房看了眼.

靈兒用力嘶咬下一塊肉嚼巴嚼巴吞下,沖她呲了呲牙說:"林婆都知道了,你還怕啥?"

蘇林林眉頭一挑問:"她,知道啥了?"

"你出去攆狗--的事唄!"她邊吃邊含糊不清的說.

哦,可能是指她中午吃過飯,出去攆那些一直在大門狂叫的狗這事吧.

蘇林林這麼一想就放心了,見靈兒吃的狼吞虎咽的,怕她噎著准備到廚房給她倒一杯水,卻聽她嘿嘿一笑:"大姑,你小心--"

話還沒說完,只聽大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暴戾的狗叫聲.

哪來這麼多野狗?!

蘇林林飛身奔到大門口,正准備打開門,就聽老林叔顫著聲叫道:"閨女,快回來!"

她轉頭疑惑的看著從廚房路出來,滿臉驚恐之色的老林叔,只見他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把門栓全部扛上,才滿眼緊張的盯著她:"你,去下林村兒了?"

蘇林林懵懂的點點頭:"是啊,我,"

老林叔的臉頓時苦成一團,搖搖頭打斷她的話:"林蘇吶,你闖大禍了."

大禍?

難道要讓她硬生生的忍住不搭理那些,差點咬死她跟靈兒的野狗再三上門狂吠?

"你,是不是到下林村殺了狗?"老林叔壓低聲神色極難看的盯著她問.

此刻,己經沒了隱瞞的必要.

蘇林林十分干脆的承認:"恩,我把那些村里沒圈住,總跑出來嘶咬人的惡狗都打死了."

聞言,老林叔猛的抽一口涼氣,瞪大眼看著她:"林林吶,你,這回可真是惹下大禍害了!你這孩子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