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談天論道
就在她恍神之即,一向風輕云淡的老道突然緊走兩步,上前抓住那柄折斷的佛塵厲聲喝道:"是誰干的?!"

回應他的只是供桌上騰起來細細的香灰沫.

"老道長,您,也識得這拂塵的主人?"蘇林林上前一步指著他手里那半截拂塵問道.

老道兒猛然轉身,十分疑惑的看她一眼問:"怎麼,你竟然跟王師弟也有淵源?"

蘇林林搖搖頭神色哀傷的說:"談不上有多深的淵源,僅有一面之緣而己.之前多虧那位道長指化,我才逃過一劫.而當初遇到他時,道長手里就拿著這把佛塵."

老道兒驚詫的盯著她打量好一會兒,才干澀的笑了聲說:"你也算命大,罷了,林娘子,我既收了你的靈泉水,有什麼要問的就問吧."

不待她開口,又接著說道:"至于你剛才問起那槐樹林子的異常,原因很簡單--你取走了被這些百年老槐樹,組成的九陰陣鎮住的九環噬魂刀.陣法自動告破,那些被抽了生機用來維持陣法的老槐樹,又很快恢複的生意"

這話他說的很輕淡,但聽在蘇林林耳中卻玄奇無比.

她接著問出心底最為迫切的問題:"我怎麼才能夠修練?也就是成為像你們這樣的修仙者?"

老道兒笑著搖搖頭說:"我只是一介世俗道士,根本算不得修真者."

"啊?"蘇林林十分不解的看著他.

只見老道撚了撚雪白的胡須接著說:"貧道不敢與修仙者相題並論."

他清咳一聲,看向觀**奉的神像道:"我只不過是祖師爺坐下一介添燈油,誦明經的仆人罷了.世間像我們這等道徒不知凡幾,身子還是凡胎肉體,不過長年累月侍奉神明偶得一絲仙氣罷了."

說到這里,他目光深沉的看著蘇林林:"我想你想入的道,並非僅僅做個道徒而己吧?"

蘇林林十分堅定的點點頭:"是,我想成為修仙者."

"准確來說,你想要踏入的應該修道成仙之途--也是世間最艱難,最最講求機緣的一條路.這類人修成正果後據說可位列仙班,縱然不能踏仙途,只要能築就道基也可延年益壽,若修道有所成,據說舉手投足便可引動天地之靈為己所用."老道兒目露神往之色:"這類得天所眷的寵兒--被世人稱之為修士."

修士?

蘇林林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小時候在三叔的故事里,大多數有著極為傳奇經曆的主角都被他冠以修士之名.

難道,三叔以前也是個修士?

她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跟三叔眉眼輪廓,連聲音都一模一樣,但唯獨氣息不同的老道兒,思忖著要不要問個清楚之時,卻聽他卻接著說:"這世間還有一類人,"

他頓了下,直直看著她道:"就如同你如今跟林有根所學的,多以武功為承的方士之術."

原來老林叔叫林有根啊.

不過,這老道兒怎麼知道她習武了?

蘇林林正驚訝之時,只聽那老道兒說:"你骨骼清奇,身形靈動,氣息綿長沉穩,絕對是個習武的好苗子.林家祖傳功法眼看就要斷根了,他收你作義女,呵,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

"那,我還能成為修士嗎?"蘇林林十分關切的問.

卻見那老道兒緊皺了眉頭:"我觀你骨齡,你今年己年過二十,縱然真的有天賦靈根,怕是--也難以再激發靈根入道了."

她不能修仙了?

蘇林林頓時失落無比:那她以後還如何找李長風報仇?

"不過--萬事都沒有太過絕對之說,千年來也不乏有人以高齡入道築基."老道撫了撫長須道:"你想成為修士,需得先到仙山開蒙測檢靈根方可."

蘇林林心里再將升起了希望:"請問,仙山位于何方,我怎麼才能到達?"

卻見這老道突然站起身子道:"如今機會未成,待到機緣成熟之即,自然有人指引你前往仙山."

說完,長臂一伸做出送客之姿:"林娘子,後會有期."

蘇林林身子還沒動,他就徑自往殿里走去.

"我還沒問--"她話沒說完,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從觀里推出來.

"砰!"蘇林林才穩住身體,還沒回過神,道觀的大門便自動關嚴實了.

她不甘心的上前拍了好一會兒,卻不見那老道兒應聲.

本想著破門沖進去,但盡力撞了幾回,卻發現這門關的異常嚴,無奈只得失望而歸.

再說老道兒強行趕蘇林林離開之後,一直強撐著的身子立刻委頓在地,他抖著手摸出懷里的玉瓶拔開塞子,一股腦倒入口中.

接著,立刻就地打坐入定.

兩個時辰之後,他忽的從地上立起來,臉上的死寂之氣一掃而空.

雖然依然須發雪白,但紅光滿面,雙目炯炯有神,哪還像一個垂幕之人?

"哈哈,果然是上等的靈泉水!"這老道兒不由仰天長笑:"真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啊!"

再說蘇林林回到家時己近中午,林婆己經准備好午飯正等著她回來一起吃.

她剛一踏入大門,就見靈兒飛撲過來抱住她的大腿叫道:"大姑,你可回來了!"

"那老牛鼻子道士也沒管你一頓飯?"老林叔難道開懷的笑道.

蘇林林摟住靈兒正准備應聲,只聽林婆舒了口氣說:"回來就好,飯菜都好了,快來吃吧."

一早上因為靈兒被狗咬一直昏迷不醒,大家都沒心思吃飯,這會一聞到飯菜味肚子立刻咕咕叫起來.

可能因為身體剛好起來的原故,原本食量很大的靈兒,只喝了兩口粥便不吃了.

"大姑,你也別吃了,跟我一起出去玩兒吧."靈兒丟下手里的窩頭去拉蘇林林,被林婆喝斥道:"你這孩子真不聽話,快放手讓你大姑好好吃飯."

聞言,靈兒不耐煩的朝她做個鬼臉,氣哼哼的跑出去了.

老林叔有些擔心的朝外看一眼:"你可別再往外跑了,萬一再有個好歹--"

"我不出去!"靈兒扭頭大一聲,跑到蘇林林房間把門重重關上.

氣得他直抽氣:"嘶,這死丫頭還是一點不開竅,白白在陰間走一遭."

蘇林林給他添一碗稀飯笑道:"她還小呢,長大就好些了."

"閨女啊,那老道兒都給你說啥了?"林婆吃完飯放下碗關心的問道.

蘇林林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只得干笑聲說:"呃,就向他問問我今後的路該怎麼走,那老道兒說的似是而非的,我也沒聽大懂."

聞言,老林叔眉頭一挑:"他沒說什麼喪氣話吧?"

原來他們是擔心這個.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那倒沒有,放心吧,以後我一定好好習武,絕不能讓下林村兒的人再來欺負咱們了."

她話剛落音,就聽到院外傳來一陣震天的狗叫聲.

蘇林林頓時心火起,但看了眼滿臉憂色的二老強自壓下去,放下手里的碗筷說:"我去看看大門關嚴實沒有."

林婆正要出聲叫住她,結果卻被老林叔抬手止住:"讓她去看看吧,免得再有野狗跑到院子里來禍害人."

"它們哪會敢?"林婆有些生氣的說:"再怎麼著有你在家,那些狗還是很害怕的."

老林叔歎了口氣道:"我老了,鎮不住這些畜牲了."

且說蘇林林一開到大門口,就見外面聚著十數條狗朝院里大叫,心火蹭蹭的往上冒,隨手倫起一根棍子甩出去,嚇的那些狗四散而逃.

本來她怕兩老擔心,只想著把狗嚇跑就行.

誰知,她剛關上院門,那群狗竟然又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