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靈泉救命
無量那個道尊!

老叔!

竟然是老叔的聲音!

蘇林林激動無比的沖出去,撲通一聲跪倒在須發皆白的老人面前嘶聲哭喊道:"老叔,真的是你?你,怎麼突然老成這樣了?"

誰知,那聲,眉目五官跟老叔一模一樣的老道士,卻後退一步十分詫異的看著她:"這位小娘子,你--怕是認錯人了."

蘇林林擦了把眼淚,跪行兩步追上前道:"老叔,對不起,當初是我害了你啊!你不認我也是應該的."

見她伏在地上大放悲聲,這老道士一時也有些動容,他上前蹲下來疑惑的問:"這位娘子,你口中的老叔當真生的與我一模一樣?"

蘇林林抽了抽鼻子:"您失憶了麼?怎麼連我都不記得了?老叔,若不是你,怎麼會連聲音都一模一樣?"

聽她這麼說,老道士手一抖,手里握著的拂塵突然掉到地上.

蘇林林緊緊抓住地上這根通體黃亮的拂尖,淒厲的哀號一聲:"我可憐的兒吶!"

結果,一口氣兒沒提上來,生生憋在喉嚨里暈死過去了.

這悲痛徹骨的哀號聲,讓縱然身為方外人老道士也忍不住起了側隱之心,老林叔跟林婆二老則都被感染的不住擦淚.

待蘇林林醒來的時候,只見那老道兒目光深沉的盯著不知何時,又掛回到她脖子里的大金刀.

看到這極為陌生的神色,她心底不由一酸:老叔從來沒用這種眼神看過她.

"老叔,"她緊張的扯了扯心口的大金刀,剛一開口就被看上去老去幾十歲的"老叔"喝住:"這九環噬魂刀,你是從何處得來的?"

不待蘇林林開口,只見靈兒如行尸走肉般走進來:"在老墳圈子里收服的,我早說過--"

她還沒說完,便撲通一聲摔倒在蘇林林床前頭.

驚得她翻身而起,正要下床去扶靈兒起來.

就見那須發皆白的老道兒彎腰拉起靈兒放在床頭看著她說:"她內傷極重,我根本沒法施術驅逐其體內的邪祟之氣."

說到這里,只見一道黑影突然從蘇林林床頭竄出來.

"世間竟還有紫眸黑貓,嘖嘖,"老道兒驚歎了聲之後,抽了抽鼻子,剛伸出手卻見蘇林林滿臉疑惑的把小黑貓,用兩只爪子捧著的那枚蛋殼拿過到手里:"你又翻找出這個干嘛?小黑."

正當她不解之時,老道兒滿目欣喜的盯著她手里的蛋殼說:"這位娘子,這下靈兒算是有救了!"

蘇林林定定的看向他,好一會才耷下眼皮,終于認清了現實:眼前這個人不是老叔.

想通這個之後,她激動的心緒反倒鎮定下來:"有勞道長指點迷津."

聞言,那道士高深莫測的笑笑說:"若我沒猜錯的話,姑娘手里那蛋殼之中可是裝著未見天日,凝萬物靈秀之氣的泉水?"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不由驚的張大嘴:"你怎麼知道,這蛋殼里裝過泉水?"

未見過天日--那口泉眼可不正在山洞深處?

只見那老道微微一笑:"不僅僅是裝過,而是--現在里面還盛著靈泉.只因天氣寒涼,那靈水化為薄冰附著在這--咦,老道兒竟看不出,這是什麼鳥獸之蛋."

"真的?"蘇林林疑惑的掂了掂手里的蛋殼,確實比較沉手.

她這時候才轉過神問道:"老道長,您的意思是說,這里面的泉水能救靈兒?"

老道士十分肯定的點點頭:"正是,此乃蘊天地精華之水,最能滋養內府,穩固神魂.只要以明火化開給她服下三滴既可."

雖然他說的十分玄呼,但見多了異事的蘇林林卻深信不疑.

當下起身點著床頭的油燈,在老道兒的注視之下,小心用筷子夾著拿著蛋殼放在燈火上烤.

果然,一遇上明火炙烤,原本看上去空空的蛋殼里瞬間蓄冒出來半殼水.

待蛋殼外皮不燙手時,蘇林林輕輕撬開靈兒的嘴,拿著蛋殼小心滴進去.

"夠了!"剛滴進去三滴,就聽老道一聲清喝:"這東西仍是大為益補之水,太多的話她反倒承受不住."

驚得蘇林林立刻收住手.

服下靈泉水不過片刻間,靈兒蒼白如紙的臉色己然恢複了人色.

她張開眼看到老道驚訝的問:"道爺爺,天下雪了嗎?怎麼把你的頭發都染白了?"

"好孩子!你醒了?"老道士握住她的手笑著說:"這一劫總算是過去了."

見靈兒恢複了神智,蘇林林心里十分激動正要叫老林叔他們進來,卻被那老道攔住看著她問:"我曾聽靈兒數次說起過你要見我."

蘇林林穩住心神,看了眼靈兒正要開口,只聽那老道接著說:"想必你也知道,老道兒只測凶不說吉,你若所問之事非大凶的話--要出的起靈寶才行."

這是問她要東西的節奏啊!

可是自己手里有什麼值得他惦記的?

蘇林林摸了摸掛在脖子里的那柄十分晃眼的大金刀,卻聽那老道兒淡淡的說:"這九環噬魂刀己然認娘子為主,不過--"

他特意看了眼蘇林林手里的蛋殼.

嘿,這老道士想要這東西就直說嘛,還整的不明不白的讓她猜半天.

不過,剛才看到這泉水的神威後,都送給這老道兒的話她還真有些不舍得.

那老道兒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一般,從懷里摸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玉瓶說:"我只要七滴靈泉水就行,林娘子可否願意割愛?"

七滴?

蘇林林晃了晃還剩下小半蛋殼的靈泉水心道:那應該也沒多少吧!

于是,她十分爽快的應下來:"成交!"

說著,接過老道遞過來的玉瓶,十分麻利的滴進去七滴.

然後扣住玉瓶正要正要開口詢問,卻見那老道兒突的站起來低聲說:"此處不是講話的地方,還請林娘子跟我到觀里一敘."

蘇林林毫不猶豫的應下.

誰知,他們剛一出門,蘇林林便被一臉擔心的林婆拉住:"閨女啊,你真的要跟他去後山?"

"既然這老鼻子都親自上門給靈兒治好了,想必不會怎麼著咱閨女.就讓她去吧!"蹲在堂屋門口的老林叔看著林婆問:"林蘇都不怕,你有啥可擔心的?"

聽他這麼說,林婆方才松開蘇林林的胳膊,滿臉憂色的看著她跟那須發皆白的老道士一起離開院子.

轉頭見靈兒僅著一件單薄破爛的小襖,立在門口歪頭看著她,不由憐惜的走過去准備樓住她.

誰知這丫頭身子擰躲開她的手,直奔向老林叔跟前.

老林叔一把摟過渾身凍的冰涼的靈兒,邊往屋里走邊對林婆說:"快給孩子找件厚衣裳穿換上,才剛治好傷,別又凍病了."

說著,把靈兒放下地輕喝道:"你剛剛才好,還不快回里屋躺著去!"

再說蘇林林隨老道兒穿過己長成參天大槐樹的林子時問道:"這些槐樹怎麼一夜之間長這麼大?"

老道朝她一伸手,蘇林林只得把手里的裝著靈泉的玉瓶給他.

"待到觀中之後,我便為你一一解惑.走吧,前面就到了."老道兒珍重的收起小玉瓶淡淡的說.

很快,兩人來到一座看上去極為破敗的小觀前.

蘇林林緊隨老道踏入觀中,一抬眼便看到正對著門的供桌上,放著一柄通身黃亮,柄被折斷的佛塵!

她不由心下大驚:這不是那天晚上她看到靈兒給她的那把斷拂塵嗎?

怎麼會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