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金刀辟邪
說完,連聲招呼一眾人急急往村兒里奔去:"我們只要守住村子--"

就沒事,這三個字卡在喉嚨里怎麼也憋不出來,因為他心頭總有股不祥的預感.

且不說這一群回到下林村的人如何布置,只說蘇林林扶著怒極的老林叔回到堂屋.

看見林婆正滿頭大汗的在給臉色青紫,渾身顫抖的靈兒灌湯藥.

但是,濃黑的藥汁卻全部都順著嘴角又流到枕頭上,一會功夫枕巾都被侵透了.

"老婆子,你停下手吧!藥都流出來了,根本沒灌下去."老林叔上前奪上湯藥碗,一手用力捏住靈兒兩頰,強行撬開緊咬的牙關,慢慢把剩下的小半碗湯藥灌下去.

誰知,藥剛灌下去,只聽靈兒喉嚨里咕咕作響,接著"嘔"的一聲,又一股腦噴了出來.

見狀,老林叔深吸了口氣,閉了閉眼神色堅定的說:"這丫頭不進藥,為今之計只能指望那張狗皮膏子能起作用了."

說完,交待蘇林林看護著靈兒,叫林婆跟他一起出去幫忙制狗皮膏子.

嗚~

他們剛一出去,就見那只紫眼小黑貓突然竄出來,張大眼睛直直的看著她.

蘇林林疑惑的問:"你是不是有法子救靈兒?"

豈料它轉身朝外跑去,蘇林林有心跟它出去,但靈兒如今高燒不退,身子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身邊根本離不得人.

待她見靈兒平靜下來,站起來去尋小黑貓之時,卻己不見了它的蹤影.

又過了片刻,老林叔拿著一塊還冒著熱氣兒,黑呼呼的膏藥跑進來.

一把掀開被子直接貼在靈兒被咬傷的小腿上.

看著因灼痛而抽搐不己的靈兒,老林叔神色悲傷不己的說:"到了這步田地,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蘇林林看著他試著問:"不如,我們去找後山那位老道士來給她看看?"

老林叔慘然一笑說:"沒用的,除了靈兒一般人根本見不著他."

"是啊,他若有心要救這丫頭,一定會自己跑過來的."林婆眼淚婆娑的撫著靈兒的臉說:"丫頭啊,你這命咋這麼苦呢?才斷藥不到仨月就被惡狗咬成這樣."

聽她說到惡狗,蘇林林心火再次被拱起來,她騰的一下子站起來:"我一定要殺光下林村兒所有的野狗!"

"坐下!"老林叔沉聲喝道:"你說什麼渾話?我好容易把下林村那些來找茬的嚇唬回去,你還去招惹他們?"

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對蘇林林說:"下林村兒的人,遠比你想像的要可怕--那些狗,千萬殺不得啊."

蘇林林強壓住怒火,眉頭一挑:"因為那個破規矩?"

老林叔神色深沉的說:"林蘇,你縱然跟我習幾招功夫,單打獨斗能勝過幾個人,但村里近千號人--"

近千號人?

蘇林林不解的問:"我來時見村子並不大,看上去頂多三百來口人,哪會有這麼多?"

聞言,老林叔臉色大變,接著十分生硬的解釋說:"是,是,如今村子凋零不堪,我還以為是幾十年前那光景兒呢."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並沒有起疑,她見老人那雙滿含憂慮的眼神,暫時壓住心火坐下:"好,就先放他們一馬."

就在他們說話間,林婆顫巍巍的去廚房准備給兩人盛些粥來,結果卻發現鍋台上蹲著幾條黑狗!

"死--"她沒來得及叫出聲,便被為首的那條大黑狗撲倒在地!

蘇林林耳目極為靈動,聽到廚房的動靜後立刻沖出來,只見四五條大黑狗自院子里飛竄出去!

"林叔,你快去看看林婆!"她朝堂屋里喊一聲拔腿追了出去.

結果,剛追出院門,只聽林婆在身後高聲叫道:"林林,快回來!我沒事兒,你可別追出去啊!"

蘇林林本來准備追出去,結果,卻聽老林叔大喊一聲:"老婆子,快過來看看,靈兒不好了!"

相比殺狗泄憤,還是如子侄般親近的靈兒更讓她擔心.

蘇林林立刻停住腳步,回轉身朝靈兒躺著的堂屋奔去.

一進屋便見老林叔死死按住雙目赤紅,呲著牙,面目獰猙不己的靈兒,林婆嚇的跌倒在門檻旁邊大哭:"哎啊,這是中了狗瘋啊!真是造孽啊!"

眼見老林叔要撐不住了,蘇林林立刻撲上前,抽出腰間的紅布條紮在靈兒的脖子上,趁機悄然放出激動不止的九環小金刀掖到靈兒的腰袋里.

不知是紅布條起了作用,還是被小金刀震攝住了,靈兒突然安靜下來.

只是緊咬牙關,身子顫抖不己.

見狀,老林叔心下一松,滿臉欽佩的對蘇林林說:"閨女,你還會這一手啊!用紅布條祛邪--看來,靈兒不僅僅被狗咬了,還沖撞了邪物!"

說到這里他不由恍然:"怪不得明明勁出了狗毛,貼上了狗皮膏子她還是不見好轉.哎,這丫頭命格輕,這回不知招惹了什麼髒東西."

聽他這話的意思,靈兒是被鬼上身了?

不過,她要是不被狗咬傷損了陽氣兒,那髒東西也輕易不敢上她的身吧?畢竟,她天天去道觀--

難道,

蘇林林心下一沉!

她突然想起昨天靈兒的話:若不誠心上供奉的話,會遭劫難的.

果然,今天一早她被狗咬又撞邪,難道真是因為那個草螞蚱?

昨天他要是阻止老林叔幫靈兒編螞蚱就好了.

不過,從老林叔一腳踩扁那個只四不像的螞蚱開始,也許厄運己經開始籠罩在靈兒頭頂了吧.

就如同當年她第一眼看到李長風,不,也許從她機緣巧合救下大青鳥那一刻,宿命己定.

重生?

想到李長風曾說過的話,她不由想笑:莫說老天要留我一命,就算天不垂憐,她也絕不墮輪回助他入道.

見靈兒暫時穩住情況,高熱也漸漸退了下去,大家都總算松了口氣.

當蘇林林把心底的疑惑說出來之後,老林叔歎了口氣頹然坐倒地上,雙手抱頭十分自責的說:"這事兒都怪我啊!"

"老頭子啊,你也別自責了.成心是這孩子命里該有這一劫呀."林婆過去扶起他說:"這事兒還得去找找那老道兒,從根兒里解開."

老林叔艱難的起來坐到門檻上,神色沉重的搖搖頭說:"那老道邪性兒的很,他要是不想出來,咱咋能找著他?"

林婆看著蘇林林張了張口,只歎了口氣又低下頭去抹眼淚兒.

"要不,我出去找找?萬一."不等她說完,只聽老林叔大吼道:"不行,外面亂的很,後山更不平靜.閨女啊,你千萬不能輕易出去啊."

蘇林林本想問個明白,後山到底有什麼蹊蹺,卻見林婆不知怎麼竟從靈兒身上摸出了那把小金刀!

只見她驚駭的拿著小金刀對老林叔說:"老頭子,你看--"

她話還沒說完,只見靈兒突然坐起身來,赤目圓睜,口中赫赫作響,手屈成爪朝她撲過來!

見狀,蘇林林立刻飛身而起,一手攔腰抱住靈兒,一手拿過小金刀重新放在她後腰袋里.

待她安撫住靈兒後,看著驚恐怖不己的林婆說:"林婆,那把小金刀是我挖草藥時得來的."

說完,看著臉疑惑的老林叔解釋說:"我以前曾聽人說過,有靈性的金石之物可鎮邪,所以剛才試著把它放到靈兒後腰,沒想到還真管用."

說到這里,她深吸一口氣道:"但這也只是權宜之計罷了,想來那小金刀只能鎮一時邪氣,卻沒法將邪物驅逐出去."

聞言,老林叔原本充滿期望的眼神又暗淡下來:"這回,靈兒這丫頭的命,真的只交給老天爺了."

"那後山--"蘇林林剛開口,只聽院中一聲極為熟悉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