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打臉波皮
老林叔冷哼一聲:"反正不是來陪禮倒歉的,老婆子,你先去廚房做早飯吧."

林婆魂不守舍的來到廚房,見蘇林林己經升起火正在煮粥.

看見她進來,蘇林林正要開口,只聽大門外傳來一聲熟悉的叫罵聲:"真的是你,老不死的家伙,竟敢把我家的狗殺了?"

接著是老林叔憤怒的應聲:"沒錯,你這沒教養的東西,養出來的好狗,它咬的我孫女兒現在還昏迷不醒!我難道不該打死了烤成狗皮子膏給她治傷?"

"死老頭,你可別胡扯!我家的狗最通人性,才不去無故咬人.你哪只眼看著它咬住你家傻丫頭了?"大德子大刺刺的逼問道.

老林叔沉喝一聲:"你這沒人性的東西!老子兩只眼都看見了!就是你家那死畜牲咬住靈兒不放,還引得一群狗來撕咬她!就在你家正門口,你但凡有一點良心,都不會眼看著孩子差點被被狗活活咬死都不管不顧."

"我呸!老林頭,你可別血口噴人!我這狗可是養了老多年,通人性的很,就讓你這麼白白給殺了?怎麼也得賠個幾兩銀子,是不是?黃小爺,你來給評個理?"大德子十分無賴的看向身後,一個身著長衫的小個子青年男子說.

聽他這麼說話,蘇林林不由怒上心頭,直接沖出去指著大德子說:"你家養的惡狗咬傷了人,還有理了不是?"

見她一出聲,立刻有個年紀稍長的男人重重咳一聲:"你打拿來的野女人,咱們下林村兒的事兒,哪有你插嘴的份兒?"

去你娘的野女人!

蘇林林不由怒上心頭,閃身奔過去掄起胳膊:啪!啪!啪!幾個耳光扇過去.

大德子一行人還沒反應過來,她己快步回到老林叔身邊,抬手指向被打的打不著北的那個人恨聲道:"都給我聽好了,誰再對我還有林叔出言不遜,就是這個下場!"

"林老頭,你打拿招的野姘--啊,我的牙!"大德子剛一開口,一記重拳,直接把他後槽牙都打掉了!

蘇林林嫌惡的拍拍手,狠狠的盯著一眾來找茬兒的人,驚得他們不由後退一步.

嚯!

老林頭認這個干閨女身手竟然比他還好!

下林村兒的人都知道老林頭有一手家傳的功夫.

所以,縱然大德子等人垂涎他那幾畝,養的十分肥沃的良田己久,但卻也不敢無故奪去.

這回本想著趁此機會上來敲詐一番,沒想到會倒碰到蘇林林這個狠角色.

大德子捂著臉從地上爬起來,吐出一口血吐沫看向那身著長衫的黃小爺道:"黃小爺,您是讀書人,給咱們評評理兒,這老林頭無故殺了我家的狗,還指使--他閨女打人,這,該當何罪?"

被剛才蘇林林的舉動,嚇的臉色發青的小個子男人干咳好幾聲:"老林頭啊,這事兒論我大齊律法,可是你虧理啊,不管怎麼說--"

"大齊律法哪一條說可以縱狗傷人了?又有哪一條記明惡言詆毀人被揍的話也犯法?"蘇林林冷哼一聲打斷他的話.

小子個男子眨了眨眼說:"這位小娘子此言差矣!大德哥家的狗平日里最溫順,若沒有人撩撥,它也絕不會咬人的."

"是啊,若是哪個傻子硬要去招惹狗,那被咬住也不虧!"另一個留著幾根稀黃胡子的男人接著說.

結果,他的話音還沒落,便被一根棍子打翻在地.

蘇林林背著手輕哼一聲說:"既然您想當大德子的走狗,話說的我聽著很不能入耳,夯你一棍子也不虧哦?"

跟著大德子來鬧事兒的人也不過十來個,眼瞅著連著三人被打,村兒里唯一的讀書人也被堵的沒話說,其他人便動了當合事佬的心思.

其中年紀最大的那個老頭說:"老林吶,你可是收了個好閨女.今兒我們來呢,也不想把事兒鬧大發了,咱村兒的狗都放養著.狗再通人性也是個畜牲兒,難免為咬住人."

這時,另一個人接著說:"是啊,不過咱們都是鄉里鄉親的,被狗咬住了大多數不用管自己都好了.人要上起燒的話,不都是自個去找周鈴鐺瞧瞧,或者--"

"或者來我這勁勁是吧?但是,今兒個靈兒被嘶咬的狠,到現在還沒發著高燒沒醒過來.勁了都沒用,我還不能殺了狗制個狗皮膏子救她?"老林叔悲聲道:"靈兒再傻也是我養活八年多的孩子,難道命還不如一條狗?"

要說,老林叔話里己經給他們留了情面.

但還有人不甘心,只聽大德子捂著臉恨恨的說:"老林頭,既然你咬死說是我家狗咬了人.不過,就像三林哥說的,我家狗最老實,肯定是你那傻孫女兒惹毛它才被咬的,絕不能怪到我頭上."

說到這里,他目光閃爍的看了眼蘇林林,見她高昂著頭垂著眼皮兒不作聲,才放開膽說道:"但你不該上去就殺我家的狗,那可是我精心養好幾年的."

他頓了下,見蘇林林仍然一幅死拽的模樣,便大著膽子接著說:"所以,你多少得賠我幾兩銀子吧?"

真是想得太美了!

果然,他這話徹底激怒了老林叔:"哼,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大德子,我今天就把話撂這兒了:要是我孫女兒救不回來,我傾家蕩產來賠你的狗命.但是,我孫女的命就拿你的命來抵!"

此言一出,大德子不由愣住了.不待他出聲狡辯,只聽一個蒼老的聲音自山下傳來:"多大點子事兒,值得鬧成這樣?"

原來是曾來找過他麻煩的黃老七.

他笑眯眯的看了眼怒氣沖天的老林叔,有些幸災樂禍的說:"老林,你之前不聽我勸,今兒可不是禍事臨頭了?"

說著,他指了指蘇林林輕蔑的笑道:"你雖然出了下林村兒,但總的來說還是在咱們下林村兒長大,就逃不過祖宗規矩,這女人這麼快就招來了禍害.呵,你要是繼續留著的話--"

"滾!你們都給我滾!小心惹惱老子,你們誰也別想囫圇著下山!"老林突然掄起手里的鐵掀,雙目通紅,氣勢凶煞無瞪著他們,嚇得黃七為首的一群人齊齊後退幾步.

但見老林叔身後平空起了一股凜冽的罡風,手持鐵掀沖上前.

這群烏合之眾再也頂不住,嚇的轉身往山下跑去.

直跑到半山腰,黃七才收住腳喘了口粗氣兒,臉色極為難看的說:"看來,那老林頭那功夫練成氣候了啊!"

"爹,你不知道吧!他那個干閨女身手更厲害,大德子他們這樣都是她出手打的!"黃小爺急喘了口氣兒說.

聞言,黃七不由頓住腳步,震驚無比的問:"當真?看來,上林村兒真的要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