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善意欺瞞
哎呀!

你踩到我的草螞蚱了!

說著,靈兒沖過去用力老林叔推了一個趔趄,苦著臉從門檻下撿起,被他一腳踏成干草團的'螞蚱’氣的大哭起來.

愣過神的老林叔干笑聲,撓撓頭蹲下身子溫聲說:"好了,好了,靈兒別哭了.待會爺爺給你編只更好的草螞蚱啊~"

聞言,靈兒含著眼淚兒的大眼睛瞪著他氣憤的叫道:"我要自己編!"

"好,好,我教你編啊,保管比那個更像.好不好?"老林叔耐心的哄道.

靈兒抽噎好幾下,才含著眼淚兒點點頭撅著嘴說:"好吧,你現在就教我編."

邊說邊拉著老林叔出去找干茅草葉兒.

看著一道出去的爺孫兒倆,林婆拿著大針在頭發里篦了篦,無奈的搖搖對蘇林林說:"靈兒這丫頭真被老頭子慣壞了!都這麼大的姑娘了,還是不開竅."

蘇林林邊收拾草藥邊笑著說:"她終于還是小,有的孩子就是開竅晚點."

當挑撿出她需要的那劑方子的草藥後,跟林婆支會一聲兒,便立即拿去廚房熬上.

不過,這劑藥湯里她雖然加重了黃麻草的分量,但泡藥浴時身子卻僅有些微的麻痹之意,泡完之後除了感覺更清爽些之外,感覺與之前並沒有什麼大的不同.

沖洗乾淨後換上一套單薄輕便的衣裳,就帶上被赤珠死纏住的小金刀來到後院,開始練功.

習一趟功夫下來十分沮喪的發現,功法相比以前並沒有任何長進.

坐下來歇息之時,她拿出小金刀暗自琢磨道:她以後要真的踏入修真界的話,一定得有個趁手的兵器.

而前下這柄能變水化風的精怪,若是真的能打造成兵器的話一定很厲害.

想到這里,她找了處僻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試著解開纏繞在小金刀上的紅絲線說:"老兄,拜托你變大點,咱們--一起耍套刀法來顯顯你這靈,寶的威風?"

不知是不是她的話取悅了小金刀,只見一道金光閃過,解開束縛的小金刀瞬間變成三尺來長,金光閃閃的大金刀!

蘇林林滿心激動的高緊握住刀柄,身形一展,立刻隨興揮刀耍了起來.

雖然她手里的招式沒有任何章法可言,但每一式都意態淋漓,威勢十足.

接連耍了兩趟之後,手里的大金刀跟她配合越來越默契起來.

不知不覺天己經擦黑,院子冒出的嫋嫋炊煙帶著飯菜的曖香隨風飄來.

蘇林林這才依依不舍的收起大金刀放入袖袋中回去.

她剛踏入大門,就碰見靈兒捧著一個栩栩如生的草編螞蚱歡快的往外跑去.

接著,迎面看到一臉笑意的老林叔從堂屋出來,便微笑著對他說:"靈兒學的還真快,那只草螞蚱編的真俊!"

老林叔眯眼探頭往外看一眼,見靈兒跑遠了才應聲:"那是我編的,這死丫頭手笨怎麼都學不會.許是出去跑的累睡著了,剛才醒來我就哄她說:那螞蚱是她在夢里編的,這才把她打發住."

聞言,蘇林林心里總感覺有有些不妥.

"你們爺兒倆快過來洗手吃晚飯了!"她正准備開口,只見林婆系著圍裙從廚房里探頭出來叫道.

一看見蘇林林僅穿著一身單衣,立刻皺著眉頭嗔怪道:"現在天兒這麼冷,你就穿這麼點能行?趕緊回屋兒穿上棉襖去!"

蘇林林隨口應下,立刻往她住的東廂房走去.

剛換好衣服出來,只見一個身上斜挎著一個破布包,上面墜著三個小銅鈴的老頭沖進院子扯著嗓子喊道:"老林頭,老林頭,你今兒個挖到黃麻草沒有?"

老林叔手里拿了塊窩頭從廚房走出來:"周鈴鐺,天都黑了,你還跑來找藥草--難不成上林村又出事兒??"

周鈴鐺大步來到廚房門口,帶動布袋上的銅玲叮當作響:"是啊,今下晌兒又抬來仨重傷的貨.這不,我手里連一顆麻黃草也沒有了.這三個人都得開刀,現在正急等用黃麻草止痛,實在沒法才來你這兒瞅瞅."

聽他這麼說,老林叔也不兜彎子,真接對蘇林林說:"閨女,把你整治好的藥草都給鈴鐺叔拿出來吧."

當蘇林林把分門別類收撿好的草藥筐子端出來時,周鈴鐺不由雙眼一亮:"嘿,你這干閨女倒還是個行家啊!這一手藥材歸整的好!"

邊說邊飛快從身上挎著的布袋里拿出好幾塊細麻布,麻溜的把各式草藥包好,轉身快步行至大門口時站住想了想,又折返回來笑著對老林叔說:"看在咱閨女精心幫我歸置草藥的份上,今天這些藥草錢給你加三成!喏,這是八十個銅板!你收好嘍."

說完,跨過門檻飛快往山下跑去.

怎麼才會這麼點兒錢?

蘇林林皺著鼻子正要問出口,卻聽老林叔十分欣喜的說:"閨女,你今兒刨這一籃子藥草真值錢吶!哈哈,平時我弄幾大筐拿去賣也沒掙到過這麼多錢兒!"

聞言,蘇林林不由暗喜:看來,以後挖草藥後炮制好再賣,還真是個來錢的門路.

吃晚飯後,蘇林林照例隨老林叔一起到後院練習了會兒功法.

待他回去休息後她才拿出九環大金刀酣暢淋漓的耍了幾趟,回到廚房舀桶了熱水簡單沖洗下正准備回屋睡覺.

卻發現堂屋的燈還亮著,以往這時候林早就熄了.

想到可能是在等靈兒回來,就走過去隨口問句:"林婆,還沒睡?靈兒回來沒?"

"閨女,你洗完澡了?快回屋睡吧,別管那死丫頭."林婆放下手里的針線筐子,撩開厚門布簾子探身朝大門口張望一眼說:"這鬼丫頭今晚是不回來了吧."

蘇林林安慰她兩句,便被她疊聲轟回屋睡覺了.

一夜無夢,第二天她早早起來,剛穿戴好出門准備去采藥草時,卻聽有人大力拍門:"老林頭,老林頭,大事不好了!"

蘇林林立刻跑過去打開大門,一看原來是周鈴鐺一臉焦急的立在門外.

她正准備打開口,只聲身後傳來老林叔的擔憂的聲音:"咋了?一大早你就跑來咋咋呼呼的?"

周鈴鐺氣呼呼的跺了跺腳:"哎!你昨個給我的黃麻草是再哪挖的?我這一劑藥用下去,人都不會動彈了!"

蘇林林心里咯噔一下,正要回答,就聽老林叔氣憤的說:"你是不是想耍賴,把錢要回去?昨個兒不是給你說了麼?那是我閨女在南山包子上挖回來的."

聽他這麼說,周鈴鐺脖子一梗:"你別把我想的恁賴皮,可一劑藥下去,人都直挺挺不會動了!你說這可咋辦?"

"黃麻草本身的藥性就有麻痹之能,但也讓人肌體一時不能動彈,沒有疼痛之感.也這樣大夫出手救治重傷之人,病人才不會難受."蘇林林神色平靜的看著他說.

"我以密法炮制,只是把它的藥性激發到最大而己."蘇林林聲音清淡的說:"想必,很快用藥之人就會恢複行動的."

聽她說的頭頭是道兒,周鈴鐺不由吃驚的看著她問:"你,還會行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