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驚遇金刀
見她一臉質疑的樣子,林婆遞給她一個窩窩頭神色凝重的說:"後山那地方不乾淨,一般人進去很容易遇到鬼打牆.就是晴天大太陽的天兒都能困住人走出不來呢."

老林叔神色嚴肅的點點頭:"是啊,閨女,你要是練功夫累了的話,就在家好好歇歇,跟林婆搭把手做個針線活啥的,別總想著往後山跑啊."

見他們緊張的再三交待,蘇林林只得嘴上答應下來.

吃過午飯後見老林叔背著草蔞出去,蘇林林借口回屋睡會兒,隨手拎個小籮筐悄悄跟著他出了院子.

"大姑?"靈兒突然從身後竄出事,雙眼晶亮的看著她:"你也要去後山挖草藥?"

蘇林林緊張的朝門口看一眼,見老林叔己走遠了點,輕聲應道:"是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

"好啊,我帶你去老墳圈子哪挖吧,道爺爺說那里面的草藥有靈性,拿出去能賣大錢."靈兒眨把著大眼睛歡快的說.

她這話正合蘇林林的心意,蘇林林擔心的看了眼在堂屋做針線的林婆,拉著靈兒輕手輕腳的出了院子.

跟著靈兒七拐八繞的走了大半天,她才停下腳步,指著前面一片不起眼的小槐樹林對蘇林林說:"喏,那里就是老墳圈子!"

她還以為老墳圈子真是一片墳地呢,沒想到只是一片長的矮小崎嶇,稀稀拉拉的小槐樹林.

但當她一踏入這不起眼小槐樹林,便查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古怪氣息彌撒在林子里,明明青天白日的,但卻讓人有股子被鋼刀抵住後背的陰冷感.

就在她恍神的功夫,靈兒己快跑到小槐樹林--也就是墳圈子深處.

怕她跑丟了,蘇林林急忙提著籃子跟上去.

越來進面走,那種陰風逼人的感覺就越甚,還真有種置身于老墳地的陰森之感.

不過,這里面卻實長著不少品像上好的草藥,特別是三年生可以入藥的麻黃草,幾乎到處都是.

"靈兒,那東西有毒,!不能吃!"蘇林林剛挖出一棵麻黃草,抬頭就見靈兒拿著一枚拇指大小,烏紫發黑的野葡萄往嘴里塞,急忙沖過去一把搶過來丟掉.

靈兒十分委屈的看著她說:"我以前也在這里摘過野葡萄吃的,根本沒事兒!"

蘇林林拉著她轉身走里面幾步,從一棵與之前十分相似的葡萄騰上摘下一串個頭稍小,色澤微淺一些的野葡萄遞給她說:"這種野葡萄才是無毒的也更好吃.剛才那個味道很澀,吃下去還會肚子疼."

靈兒將信將疑的扯下一顆野葡萄嘗了嘗,立刻吐出來:"呸,難吃死了!"

說著,把那串野葡萄塞回到她手里咯咯笑道:"大姑,你放心挖草藥吧,我不會亂吃野果了."

聽她這麼說,蘇林林隨手摘下一顆野葡萄,在袖子上擦了下放入口中:"好,你別跑遠了,待我挖一滿藍草藥咱就回去."

同時咬開野葡萄,酸甜可口,並不像靈兒說的那樣難吃.

算了,小孩子口味奇特也正常.

蘇林林見靈兒十分乖巧坐在地上,扯下細長干枯的的茅草莖編著玩,便放心埋頭挖草藥來.

她面前這一塊生著一大片的上好的麻黃草,不一會兒功夫便,藍子就快盛滿了.

蘇林林直起腰,准備再往里找找,看看有沒有年份久的黃精之類的貴重草藥,要是挖到的話也能多賣點錢.

結果,她尋找半天走到小槐樹林深處時,還真的看到一棵至少三百年以上的黃精!

哎啊,這下可發了!

蘇林林激動的跑上前,結果,跑到跟前卻發現明明長在這塊大青石邊的黃精卻不見了!

難道,這東西己經生出靈性,成精了麼?

想到這里,蘇林林小心從腰里解下那根紅布條捏在手心,悄悄往四周打量.

"大姑,你是在找那東西嗎?"靈兒冷不丁的在身後叫道.

蘇林林轉過身順著她的手指一看:嘿,還真是那棵逃掉的黃精!此刻正生在一縱半枯的蒿草中間,焉巴巴的趴著不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

沒想到這小丫頭眼還挺尖的.

這次可不能讓你跑嘍!

蘇林林快步沖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手里的紅布條套到黃精上.

剛綁住這玩藝兒,附近的地皮突然開始震顫起來!

蘇林林以為是那黃精想要沖破紅布條逃走,便使盡全力撲上去上摁住它.

結果,一股挾裹著金石之威的巨力把她沖開好幾丈遠!

若不是她修習功法的絕妙,堪堪穩住身子未倒下,不然肯定要摔得個半死.

沒想到這黃精竟然這麼厲害!

蘇林林驟然打起精神,飛奔回去查看時,卻見一股子金水自地下狂噴而出!

更讓人稱奇的是,那如絲綢般黃亮的金水瞬將她團團圍困于正中!

哎呀,這黃精難道想化了她當肥料?

蘇林林閃身起勢,騰空而起!

隨即逼出一滴眉心血甩入那黃金水中!

只聽"呲!"的一聲,那灘緊追著她不放的黃金水突然沸騰起來,如一黃龍般在地上翻騰不止.

呼!

沒想到她急情之下還真用對了法子.

這還是小時候聽老叔講的故事里提到的,任何精怪邪氣兒之物,都怕人的至純至精的眉心血.

但是,這一般只局限于帶著邪氣修為的精怪鬼域之物.

就在她沾沾自喜之跡,那翻滾不己的金水龍突然散開,化為一股黃風朝她襲來!

這鬼東西可真粘手!

蘇林林暗罵一聲,旋身躲過,看到那根紅布條飄落在地,順手撈起,逆著黃風一抖.

只聽咣當一聲!

一柄金光閃閃的大刀被紅布條死死縛住,十分不甘的在地上激烈的跳動,帶動掛在刀背上的九道金環叮當作響.

嚯!

這黃精真成神了啊,竟然還能變成外形般晃眼的大金刀!難道是想嚇唬她?

蘇林林背負雙手,十分警惕的看著前眼跳動不止的九環大金刀.

突然,那被紅布條縛住的金刀身子一橫,挾著一股黃風朝她迎面刺來!

蘇林林本以為它被困住了,便松了些警覺之心,沒想到這大金刀竟然出這麼一招!

她剛才以用布條縛住它那招,看似輕巧但卻己用盡了最後的功力!

蘇林林閉上眼,心底絕望的想:今天怕是真的要留下小命當肥料了!

誰知,就在大金刀近身的一瞬間,突然從她心口暴出一團火線,蹭!一下子將大刀層層纏住!

蘇林林只覺得臉皮兒忽一下子被燎生痛,待她睜開眼時,驚訝的看到一把把掌大小的九環小金刀老老實實的掛在心口.

驚得她立刻扯來扔出老遠:這鬼東西她可不敢掛脖子上,萬一它哪會發起狠,把她脖抹了就完蛋了!

誰成想,這東西還真就纏上她了:剛彎腰准備提起籃子回去,只見眼前金光一閃,這玩藝兒又掛到她脖子上了!

蘇林林這下可驚住了,心知這東西是甩不掉了!

于是認真打量一眼,還真給她發現了門道:只見她原本掛在胸前的赤說珠子帶著一截兒紅絲線牢牢的把這金刀纏住了.

只是一物降一物啊!

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