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功夫入門
他記得剛把蘇林林回來時,她根骨明明跟月子婦一樣松而散,且有寒氣侵體之兆.

但現在身形結實修長,好像脫胎換骨一般,一舉一動清靈飄逸.

于是,他背著雙手圍著她認真繞一圈,不由點頭笑道:"嘿,沒想到你這身條兒雖削瘦,不過根骨穩健秀靈,倒還真是塊兒習武的料子!"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不由心花怒放正要張口求教.

卻冷不防的被林婆潑了瓢冷水:"閨女啊,你今年都二十了!都嫁過人,生過孩子了,安安穩穩的在家織布紡線多好,還學那些武武道道的干啥?"

"你這老婆子懂個啥?一二十歲正是習武強身健體的好時候,難得閨女有這個心,你可別扯後腿啊!"老林叔不樂意的說.

他輕歎了口氣:"靈兒這丫頭倒是年歲小,就是死活不願學,不然我也教她幾招,省得出去受人欺負."

說完,老林叔十分高興的叫上蘇林林跟他一起到屋後的那片空地,當下就手把手的教她練基本把式.

他十分驚喜的發現,蘇林林簡直是個習武的天才,不但下盤穩且身子極為靈活,任何招式只要他示范過一遍,立刻就能學會.

更重要的是,後發之力十分綿長沉重,一套功夫練下來他自己都喘息不勻,她卻依然氣息如常.

半個月後,在老林叔的悉心教導之下,蘇林林便己經掌握了最基本的功夫入門招式.

在這半月間,她趁著練功之機,哄靈兒帶她去後山,尋那位高人老道好幾次都沒找著路.

不過,奇怪的是靈兒仍然每天晚上都去那道觀里吃肉,蘇林林曾悄悄跟著她兩回,但都莫名跟丟了.

可能是那老道不想見她吧.

于是,蘇林林便暫且歇下尋訪的念頭,專心跟著老林叔習武.

"林蘇吶,你過來!"這天,蘇林林練完功夫進院,只見老林叔手里拿著一卷竹簡從堂屋出來.

待她近前後他遲疑片刻,才把手里的竹簡鄭重的交給蘇林林說:"之前我教你那些都是這本功法的基本招式,也算是入門的基礎,真正的功夫都在這里面."

"先拿去好好琢磨琢磨,把口訣都背會之後再開始連習."老林叔神色落莫盯著她手里的竹簡說:"這卷功夫密冊是我老林家祖上傳下來的,可惜自傳到高祖這代後,沒一個子孫能真正參透其中精隧."

說到這里他長出一口氣,目光欣慰的看著她說:"本以為這功夫到我這兒要失傳了呢,沒想到你竟是個習武的好材料,看來真咱爺倆的緣分吶."

他原本打算收留蘇林林落戶後,過個一年半載給她招個夫婿,待生出孫兒時再思量把這功夫傳下去.

沒想到她出了月子後,竟然如脫胎換骨一般,變的根骨極佳,十分適宜修習功夫.

這起了把真正功夫傳給她的心思.

說到這里,他滿眼希望的看著她道:"我也不求你以後守著老林家一輩子,只待你把這門功夫真正參透之後--罷了,這樣我也算對祖上有交待了,你學成後便可自定去留."

其實,他心底還是很希望蘇林林能真正留下來,為他們老兩口養老送終的,而且,下林村的陣法禁錮也得有人鎮著.

但一想到下林村那些人的所作所為,他的心里都涼透,不願讓蘇林林再背負那麼多.

他一生無子,好容易養大的養女也莫名失蹤了,十年前曾收留一對逃難而來的夫妻為繼子繼媳,不過,自從靈兒出事後--

他悄悄抹了把眼角,甩甩手快步往堂屋走去.

看著他落莫的背影,蘇林林張了張嘴卻覺得喉嚨里澀的厲害,只得在心底默默道:您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們養老送終的.

她鄭重的翻開書簡,看到第一句話便欣喜若狂:此功法源自修真仙門,若是習至入化境,則不輸于修仙者.

這驚喜來的實在太突然了!

蘇林林一時間竟然不敢相信:這功夫練成了竟然能于修仙者相抗!

哈哈,難道老天也容不下李長風這等心狠手辣之人麼?才會讓她得這功夫助其一臂之力?

自打得知這功夫的威力之後,蘇林林拼命的不分晝夜苦練功夫,有時候連吃飯睡覺都顧不上.

一開始時,她依著功法口訣配合著之前學過的基本招式,可以說進步飛快,不到兩月時間,連苦練十數年的老林叔都己不是她的對手了.

但自從領悟出第一層功法之後,後面的功夫無論如何都堪不破了.

最明顯的就是使出第二重功夫,一招打出之後,便己抽盡力量,再無新力生發.

這等于打斗時使高一層功法的話只能出一招,要是一擊不敵,之後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只能呆著被人打.

連續半個月苦練都沒有一絲突破,蘇林林心里開始焦躁起來:書上說此功法練習入化,才能有可能跟修真者一戰,而她不過才堪堪入門便卡住了.

這天,她在院後習了半日功夫後,渾身汗濕,粘在身上十分難受.准備到廚房里燒些熱水洗澡.

一踏入院子便聽到廚房里傳出林婆的聲音:"老頭子,咱家的糧食就剩半缸了,怕是撐不到過年吶."

蘇林林心下一沉:這些天她只管練功,縱然刮風大雪天兒也沒間斷過.

吃飯都是林婆喊她才回來扒拉兩碗又去琢磨功夫了,根本沒在意過家里的經濟情況.

只聽老林叔歎了口氣說:"下晌我去後山看看,能不能挖幾棵值錢的草藥換幾個錢,昨個周鈴鐺見我還問呢."

"哼,他會有那好心腸?又刺刮你的吧?"林婆有些生氣的說:"天天兒見著就笑話咱家窮!我這回可是認個好閨女,來到就給咱家蓋起來兩間大瓦屋,看他還能咋著說."

老林叔搔了搔頭干巴巴的說:"他也沒說咱啥,就說我有空上山撿柴伙時,留意下有沒有黃麻草啥的."

說到這里,他又深吸了口氣兒:"最近上林村兒也不太平,可能受重傷的人多,好些藥草不夠用了.他又小氣不舍得出高價,到鎮子上的藥鋪里批藥草,想在咱們附近便宜收點湊合用."

聽他這麼說,立在大門口的蘇林林心下一喜,很快想出個主意.

她剛跨進大門就聽老林叔接著說:"你晌午飯多蒸幾個窩頭,閨女練功夫消勁大得吃多點,哎,要說她天天不停的練功夫,還得吃點有油水的飯菜補補,"

"大姑,你站在門口咋不進來?"靈兒突然從身後跑過來,像小兔子一樣竄到院中朝廚房里喊:"婆婆,我快餓死了,做飯好沒?"

自從習武之後,蘇林林感官五識都比之前靈敏得多,一點兒細微的動靜都逃不過她的耳目.

不過,靈兒這丫頭來去腳步雖不多輕靈,但卻她從來都沒覺查到過.

聽到動靜,兩老從廚房出來.

老林叔有些尷尬的看了眼立在院門口的蘇林林問:"閨女,剛才你都聽著了?別擔心啊,好好練習功夫就行."

"就是,咱家還沒到揭不開鍋的時候.出不少汗吧?熱水我都給你備好了,快去洗洗換身衣裳,趕緊去穿上棉襖別凍著了."林婆慈愛的上前拉住她的手往廚房走.

蘇林林依言洗過澡換了身乾淨衣裳,正准備洗換下來的髒衣服時,卻見一條紅鮮鮮的布條從袖子里掉了出來.

她上前撿起這根布條抖了抖沾上的灰土,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才十分鄭重的把它系在腰帶上.

這是當初洪三嬸那頂,被大青鳥叼走的草帽上系的紅布條.

洪三嬸一向愛俏,雖然一把年紀了但依很喜歡鮮豔的衣物.

想到洪三嬸因為她們母子無故被殺,蘇林林心里實在愧疚難當.

所以,她才一直隨身帶著這根紅布條,以示對洪三嬸的感念之意,至于落到老林叔手里的那頂草帽--蘇林林看得出來老林叔十分愛惜,所有,就由他留著吧.

待她洗完衣服晾出去時,林婆己做好了午飯.

飯桌上蘇林林提出跟老林叔一起去後山采藥,但卻被他嚴詞拒絕,並力勸她千萬不要往後山去.

"為什麼後山不能去?"蘇林林放下筷子不解的問.

己經吃完飯准備跑出去玩兒的靈隨即接腔道:"怕你跑丟了唄!"

丟了?

她這麼大人,怎麼會輕易的走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