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求學功夫
老林叔心底狠狠的一抽:手里要是有錢,何苦還要這般作難?

只聽蘇林林十分自信的接著說:"我手里還有幾個錢兒,應該足夠起兩間屋子的,老林叔,你只管出去找人來蓋就行了."

"這蓋房子怎麼能使你的錢?!"老林叔斷然拒絕:"我再想想辦法,實在不行,就把那幾畝地賣了,省得總有人惦記著."

蘇林林立刻截住他的話頭說:"反正以後咱都是一家人了,還分什麼你我?再說,這屋子蓋好也是我住的.你要是把地賣了,咱們一家四口往後吃啥?"

"再說了,這幾個錢在我手里也是死的,花出去以後不能再掙?地要是賣了,可就難再買回來了呀."蘇林林苦口婆心的勸道.

最後,在她苦口婆心的勸說之下,老林叔終于被說動了:勉強同意她出錢蓋房子.

到底是有錢好辦事兒,他出去不一會便招來十幾個會蓋房子的老師傅,翻開老黃曆一看,今天正逢著易破土動工的吉日,立刻就開始動工脫坯砍檁條.

不過幾日的功夫,兩間坐北朝南的土磚牆,青瓦頂的房子便依著老堂屋蓋起來了.

房子落成的這天,正好下了場小雪,不過一家人的棉衣都做出來了,穿在身上一點也不覺得冷.

就連一直愛往外跑的靈兒,這天也沒出去,穿著嶄新的棉衣裳,興奮不已的在新房子跑來跑去.

看著比之前大一倍的院子,以及兩間寬敞明亮的廂房.林婆激動的眼淚直流:竟真真如那老道兒說的一樣,她要享這個撿來的閨女的福啊!

中午,老林叔也破天荒的跑到到大楊樹村,砍回來一條羊腿,讓林婆燉了慶賀新房落成.

當一股羊肉特有的香味彌散在院中時,那只許久未見的小黑貓突然從外面竄回來.

"小黑!"蘇林林激動的朝它叫聲,但它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徑直跑到靈兒跟前停住腳,仰頭看著她.

靈兒嬉笑著彎腰抱起它,一手揪著小黑貓的耳朵問:"小黑,你為啥不搭理大姑?"

說著,曲起手指用力敲了下它的頭,朝蘇林林咯咯笑道:"大姑,你別生氣啊,我打過小黑了."

蘇林林朝她笑笑說:"它可能跟你更熟一點兒,才喜歡找你玩.你過來,我幫你梳梳頭發."

聞言,靈兒十分上乖巧的抱著小黑貓走到她身前蹲下,蘇林林特意看了眼她懷里的黑貓,發現它右腿上有一簇毛相比其它地方微短一些.

沒想到這只貓當初連腿骨都被咬斷了,短短十幾天就完全愈合了.

她准備摸摸它的腿骨長正沒有,誰知,剛一伸出手還沒碰到它.

就是聽小黑貓"嗚!"輕吼一聲從靈兒懷里跳出去,直竄向堂房而去.

靈兒嚯的站起來去追它,蘇林林手里正拽著她一把手頭發梳著,不由扯得頭皮生痛:"嘶!大姑,你快松開!"

蘇林林剛一松開手,散出靈兒的一把亂發.

只覺得眼前一道黑影兒閃過,隨即手心里一曖.

她低頭凝神一看:原來是顆拇指大小的赤色珠子.

這正是當初小黑貓在溫泉谷送給她的那顆,可能從紅色怪魚身上所得的赤魚珠.

她緊緊握住手,只覺得一股曖意透過手掌沖向心頭,一時間身子如泡在溫泉之般渾身曖融融的.

見靈兒追著小黑貓跑了出去,她搖搖頭撿起掉在地上的木梳.

到堂屋從林婆的針線筐里取一根紅絲線出來,手指靈動的把這顆珠子纏起來,做成個小巧的繩墜兒掛到脖子上.

看著床頭被扒開的藍布包里中露出半邊神像,蘇林林輕輕拿出來,抱到懷摸了摸它那張沒有五官的臉輕聲道:"好孩兒,睡吧."

然後輕輕的把它放到被窩里.

蘇林林坐在床頭,目光慈愛的盯著神像好一會兒.才拿一條乾淨的枕巾蒙上它那張空白的臉.

細心給神像掖上被角兒後,蘇林林才拉過藍包袱皮,把里面的東西都倒出來.

因為蓋房子所用,那包碎銀子己去了大半;她伸手拿起那兩個無意間帶出來的蛋殼,突然發覺其中一個要重些.

蘇林林從開著的小口處里看了看,都是空的,接著,又晃了晃也都沒動靜.

最後,她又仔細掂了掂,還是感覺顏色有些發青的那個蛋殼要重的多.

可能這只殼本來就重些吧.

蘇林林並沒有太過在意,拿著蛋殼把玩了會兒,想了想放神像放在被窩里可能會嚇到兩老兒,便又抱出來把這些東西一起包起來放在床頭.

她剛站起身正准備出屋門,見老林叔拽著滿臉淚痕的靈兒從外面回來:"你這死丫頭,一點都不聽話!我說過多少回不准到山下玩兒,怎麼就是不聽!"

"她又跑山下頭去了?哎喲,這孩子咋一點都不長心呢?"林婆從廚房里跑出來,摟住靈兒的肩膀,邊給她擦眼淚兒邊說:"你不知道山下那些狗多厲害?萬一咬住你了,小命都難保!"

老林叔重重的歎口氣說:"可不是嘛!我剛才到後山撿柴伙聽老金說這兩天村里頭的狗又咬住個過路人,虧得那人身上帶著錢,才叫出來幾個村里人幫忙把狗攆走了."

林婆聽了直搖頭:"山下那窩子人良心壞透了呀,放養著一大群凶狗攔路咬人也不圈住.我昨兒也只上瓦的那老師傅說,前兒個有人來走親戚小孩兒被狗咬了,當晚上就起燒了,要不是半夜去找周鈴鐺抓藥,怕是連命都保不住."

聽了他們的話,蘇林林忍不住氣憤的問:"村里放養這麼多凶狗,就算不管會不會咬住外人,自己村里人都不怕被咬到?"

老林叔冷笑一聲:"咋沒有被咬的?不過都是鄉里鄉親的,被誰家狗咬住也不好意思張口去討啥公道的.養狗那家要是有心過來看看,送兩瓢面啥的自是好意.要是沒心哪,就當不知道了."

對于他的這個說法,蘇林林聽了心冷異常:人情歸人情,但怎麼也大不過人命!

這個下林村兒太不正常了!

她多少懂些醫術,被狗咬可不是被荊棘劃傷這般小傷,弄不好真要出人命吶.

"老頭子啊,你現在歲數大了,不比以前年輕時候,沒事也別老往山下跑了."林婆摟著靈兒擔心的看交叉點老林叔說.

他卻不以為然的說:"哼,別看我老了,身上功夫還在著呢,人都還不怕,更別說那些畜牲了!"

"林叔,你還會功夫?"蘇林林激動的看著他問:"能不能教我兩招?"

她自從那天泡了藥浴之後,總感覺身子比以前輕靈好多,而且,身上好似總有使不完的勁兒,就跟十來歲的孩童似的坐不住,總想著找著事做.

聞聲,老林叔抬眼認真打量她一番,不由大為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