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安身置衣
蘇林林雖然對下林村的規矩很好奇,但見老林叔兩人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就沒多問,只管低頭默默的喝湯.

吃過早飯後,她麻利的幫忙洗涮鍋碗後回到堂屋.

趁著屋里沒人,又在床鋪上細細找了遍,依然沒尋到那斷了柄的拂塵.

"閨女啊,今兒個老楊樹村兒起集,我去趕集扯幾尺布,回來給你做身厚實的棉衣衣裳穿."林婆彎著腰從里房出來,胳膊上挎了個小小的竹藍兒,溫言對蘇林林交待道:"你在家里好好養著,可別出去吹風啊."

蘇林林直起身子,來到床頭飛快從包袱里,摸出一小塊碎銀子塞到袖袋兒里說:"林婆,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婆連連擺手:"不行,你還沒出月子,這時候不能出去見風."

蘇林林不由分說的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笑著說:"我都己經大老遠的跑到咱家來了,不也沒事兒嗎?林婆,我身子骨好著呢,走吧."

林婆拗不過她,只得帶她一起去趕集.

蘇林林扶著林婆有說有笑的走在山間小路上,看上去真的如同一對親母女一般親近.

當她狀似無意問起下林村的規矩時,林婆立刻收住臉上的笑容歎了口氣說:"當年,你老林叔就是因為收留被婆家攆出門的我,才被村里人趕出來的."

說到這里,她抬手抹了把淚兒:"當時,我帶著才生出來三天的閨女,差點凍死在雪窩里.你老林叔那時候還是個俊小伙子,雖然又親離世跟著祖父母過,也還是下林村的大富戶兒."

"……要不是因為收留我,破了村里的規矩,他不至于混到現在這個地步."林婆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閨女哪,這下林村的規矩我也不知道.不過,肯定有點玄呼兒,要不,除了我帶來的大丫頭,你叔俺倆跟前硬是沒養住一個孩子?"

蘇林林忙安慰她:"林婆你別傷心了,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孝敬您二老的."

聽她這麼了說,林婆才止住抽泣,拉著她的手欣慰的說:"天意吶,真是天意,記得我那大閨女不明不白的失蹤後,後山的瘋道士跑到家里來,就說過十年後我還能再得一個閨女."

她緊緊纂住蘇林林的手激動的說:"昨天,就她失蹤整十年的日子啊."

蘇林林心里一直想問後山那個道士的事兒,這下聽她說到這般玄呼之事.

不由抓住機會問道:"那道士說話真這麼靈驗嗎?那道觀里香火不是很旺?"

林婆抹了把眼淚兒歎口氣兒說:"這老道兒平日里根本不見影兒,一般人想求他也找不著人.至于那個道觀在哪兒,除了靈兒別人都沒見過."

說到這里,她十分緊張的對蘇林林說:"那老道兒邪乎的很,平日里誰要見著他了,指定要倒大黴,你可千萬別往後山九道窪去啊.我聽靈兒說那道觀就在那兒四周."

蘇林林嘴上應著,心里卻暗暗記住九道窪這個地方.

翻過一座高嶺後,一個方方正正的大村子赫然出現在眼前的山崗上.

讓人驚訝的是,村頭那顆三人合抱粗的大楊樹,在這深秋之時依然枝繁葉茂.

如今都己經九月中旬了,其它樹木都落光了葉子,唯獨這棵大楊樹枝頭上仍然一片翠綠.

見她直盯著那顆大楊樹瞧,林婆揉了揉發紅的眼睛說:"這顆樹每年都要霜打過後才掉葉子,頭一回見著的人都很驚奇呢."

蘇林林了然的點點頭,小心扶著林婆來到村頭己開起的小集市上.

她扶著林婆直奔向集市中間的布攤.

蘇林林遠遠便看中了擺在一大車布匹正中間的那捆大紅色細麻布,問了價錢倒也合適.後正准備叫攤主扯幾尺,卻被林婆拽住袖子低聲說:"這布賣太貴了,不劃算."

她緊緊捏著手里的荷包有些遲疑的說:"待會兒要是老王婆來出攤的話,我們去買她的布."

蘇林林看了眼她身上那件,補丁摞補丁的深灰色粗麻布衫,明白林婆手里怕是沒錢,輕輕拉開她的手說:"林婆,今兒個你不用破費了,我帶著銀錢呢."

說著,十分豪氣的搬了兩匹深青色的細麻布,半匹大紅色細麻布,一匹淺灰色的細棉布.

"這位娘子,共兩百三十個錢,哈哈,不過,你今個買的多零頭都抹掉,收您兩百個錢."賣布的一開張便得了這麼個大主顧,也高興的合不攏嘴.

林婆驚訝的看著蘇林林抱著一大堆布不解的問:"閨女,你買這麼多布干啥?"

蘇林林笑著應道:"當然是做棉衣裳了!眼看天要冷了,咱一家人的棉衣裳都得准備起來了,您跟老林叔身上的衣裳都破成這樣了,哪還能穿?"

林婆還要說什麼,卻被蘇林林推著前走:"咦,這里還有賣皮子的,我去買兩塊回去做幾雙皮靴下雪了穿."

皮子?

那東西多貴呀!

她勸阻的話還沒出口,蘇林林就拎著兩塊皮子高興的過來了.

這孩子真不個能過日子的人兒啊.

林婆看著堆在堂屋的一大堆東西,心疼不己的說:"你買這麼些好東西,得多費銀錢吶."

蘇林林拿起那塊深青的布料在她身上比劃兩下,刺啦一聲撕開說:"錢花完了再掙唄,冬天咱們可不能凍著了."

邊說,手下不停麻利的裁剪衣裳.

她雖然針線活不太好,但卻有一手頂好的裁剪活兒,以前在村兒里沒少幫人裁衣服剪鞋樣兒.

很快,她估摸著尺寸給靈兒還有老林叔兩口的衣服裁了出來.

當把自己的衣服裁出來時,不由失笑:竟比往常少了足足半尺布料!

裁剪完一家四口的衣服後,日己過午.

幫林婆把四套裁好的衣服料子疊起來後,就隨她一起到廚房幫忙做午飯.

待老林叔扛著鋤頭回來時,熱乎乎的飯菜己經端上了桌.

等大家正准備吃飯時,靈兒才渾身泥土的從外跑回來,手也不洗就直接抓起給她單獨准備飯菜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靈兒,你--"蘇林林剛開口,這小丫頭便一抹嘴撂下碗又跑出去了.

這孩子該多貪玩啊.

她笑著搖搖頭端起碗,老林叔兩口則一幅見多不怪的模樣,熱情的叫她多吃點飯菜.

在吃飯的當空兒,蘇林林趁機提出依著堂屋東牆再起兩間屋子:"我這麼大人了,總不能一直住在堂屋里.靈兒都快長成大姑娘了,也得有間自己的屋兒吧."

"是啊,咱家屋子太少了."老林叔放下碗皺著眉頭說:"我昨年就想過這事兒,不過,"

他神色痛苦的低下頭:"村兒里跟我交好的也就兩三家,壯勞力都不多,請來幫忙的話人也不夠,"他十分為難的抓了抓頭發:"再說,去年靈兒一把火把我准備的檁條都燒了.只剩下兩根大梁了."

這些個問題在蘇林林眼里根本不是個事兒:"我們掏錢請人來蓋就行了唄."

拿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