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奇特規矩
雖然隱于烏云中的月光,僅透過糊著厚紙的窗欞照進來一絲清光,但蘇林林卻十分清楚的看到,靈兒遞過來的那根斷了柄通身黃亮的拂塵.

正是當初送給她無面神像的那老道兒,手里拿的那把!

"靈兒,這東西--你從哪兒得來的?"蘇林林緊緊抓住拂塵,激動的看著她問道.

靈兒卻沒有回答,只呆呆的看她一眼,僵硬的轉過身往里屋走去.

蘇林林正想叫住她問個清楚,卻聽到里屋傳來林婆睡意朦朧的聲音:"靈兒,你出去小解了?"

為了不讓二老擔心,蘇林林強壓住心底的疑問,一手緊纂住半柄拂塵,一手悄悄抱過放在床頭那尊小小的泥胎神像摟緊,才堪堪壓下狂跳的心髒.

結果,心情一平靜下來,來不及細想就沉沉睡去.

早上,當她睜開的時候,林婆都己經做好了早飯,清粥的香味兒順著門縫兒鑽了進來,引著她肚子咕咕直叫.

蘇林林正要起身穿衣,卻從半掩著房門看到院里來了好幾個男人,雖然嘴里跟林叔說著話,卻時不時的往堂屋里瞄,她縱然臉皮不薄但此刻也感覺十分尷尬.

不行,她一個年輕女子,住在堂屋床還對著正當門--實在不妥!

但是,林叔家實在太窮了,僅有一間堂屋還隔了個里間住著他們老兩口跟靈兒.緊挨著廚房的柴屋也很小又堆滿雜物,怕是連張床都擱不下.

飛快從被窩里鑽出來穿了外衣裹上披風後,蘇林林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盡快幫忙再蓋一間屋子住.

她剛走到門口,正准備開門,只聽一個大刺刺的聲音說:"林老頭兒,你真的打算收留這個來曆不明的女人?"

"什麼來曆不明的女人?那是我遠房的侄女兒,夫家遭災來投奔的,我當親閨女一樣看的.大德子,你說話放文明點."老林叔生氣的懟回去.

見他這麼說,其中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老頭輕咳一聲,陰陽怪氣的說:"老林吶,咱們村兒不留外人這個規矩傳下來幾百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說到這里,輕蔑的看了這個極為寒酸的小院子說:"三十年前吃那麼大的虧還沒長記性?"

聞言,蹲在牆角的老林叔突然跳起來,撈起身邊的大掃帚朝院當中幾人倫去:"滾,都給我滾!三十年前我就被趕出下林村兒了!什麼破規矩都不管我的事兒!你們已經占了我老林家田地宅子,今兒又跑來翻什麼妖?"

留著山羊胡子的老頭差點被掃帚打到,十分狼狽的往後退幾步.站定後重重的哼了聲,叫住幾個面色不善的漢子說:"走!枉顧祖宗規矩,我看他能不能落得好下場!"

"七叔,要是他家這女人真給咱們村兒里招禍咋辦?"大德子不甘心的問.

山羊胡子老頭不悅的看他一眼:"他當年己經被族里除名,都被逐出村子了,你還想怎麼樣?"

大德子不甘心的低下頭恨恨的想:當年老林家的宅子可是你黃老七占了,那幾畝田都被你們幾戶得勢的人家分了,他家可沒落一丁點兒好處.

如今,老林頭在山半腰開的幾畝地眼看著己經養肥了,他本想借這事兒奪回去個一畝三分地呢!

這此,才特意昭待這幾個老家伙一頓酒.

沒想到黃老七一見老林頭掂家伙立馬就慫了.

真是瞎了他一壇好酒.

…………

見那一行人訕訕的下山去,老林叔才丟掉手里的掃帚,回到院里頹然蹲在門檻邊呆呆的望著外面出神.

本打算出門的蘇林林一時頓住了身子,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下林村到底有什麼規矩?

為什麼不充許村里收留外來人?

她留下來真的會給老林叔家招禍嗎?

"大姑!你起來了!"就在這時候,靈兒突然從外面推門進來,看見她立在門口笑著脆生生的喊道.

聽到靈兒的聲音,一直呆在廚房里的林婆揉著紅通通的雙眼出來,看到蘇林林才擠出一絲笑意:"閨女,你起來了?咋不多睡會兒?"

老林叔也直起身子,轉身搓了搓手看著她吶吶的說:"林蘇,剛才,那些人的渾話兒你可別往心里去啊.這幫子人一大早來鬧事兒,無非是想來刮磨我那幾畝哩!"

"這天殺的鬼孫們哪,真想活活逼死咱們一家啊."林婆哭罵一聲,抽了抽鼻子上前拉住蘇林林往廚房走去:"閨女啊,你可別因為這事心里不得勁兒啊."

若沒有昨晚上沒有那一拜,蘇林林肯定會給他們留下些銀錢離開.

但是既然認了老兩口為雙親,他們也誠心想留她,眼看就要入冬,自己一介婦人出去的確再難找落腳處.

而且,她還想著找機會去後山拜訪靈兒口中那位能預知未來的高人.

]她突然想起昨天半夜靈兒給她那半截黃亮的拂塵,于是,借梳頭之機跑回堂屋,結果把整個床鋪都翻遍了,也沒找到那東西.

難道,昨晚是她做夢不成?

蘇林林目光溫軟的看了眼放在枕頭邊,被藍布包著的神像,輕輕吐了口氣,隨意攏起長發挽在腦後往廚房走去.

來到廚房時,林婆正好給她兌了盆熱水:"閨女,快去洗把臉吃飯了."

她接過銅盆放在門口的石台上,只聽林婆呵斥靈兒道:"別急著吃,快出去洗臉."

靈兒十分倔強的回應:"不洗!"

蘇林林伸手試試水溫,不熱不涼正正好,就叫靈兒出來跟她一起洗臉.

誰料,不管怎麼說這丫頭就是不肯洗臉.

最後,還是老林叔發話:"這丫頭自打會跑洗過幾回臉?算了,隨她去吧.閨女,你也別搭理她,趕緊洗把臉過來吃早飯吧."

怪不得之前老林叔兩口都說靈兒有些癡傻,這麼看來還真有些不太懂事,都七八歲了早上起來還不洗臉.

待到吃飯時,看到靈兒吃飯的樣子後,她更加確信這孩子真的不太正常!

因為她不管吃什麼直接用手抓,喝湯也不知道端起碗,直接埋頭進去兩三口吸光了.

見她目露訝色,林婆無奈的搖搖頭:"這丫頭白長這八九年,還跟小時候一樣,連碗都不會端更不會使筷子,吃啥都用手抓."

蘇林林笑著安尉他們:"許是還沒開竅,等再長大些就好了."

她們說話的功夫,靈兒飛快吃完了林婆特意給她准備那份飯食,直接埋頭到蘇林林的碗里把大半碗湯喝了個淨光.

見狀,老林叔一把拉她喝道:"你這孩子咋去喝大姑的湯?"

"大姑的湯好喝,有肉味兒!"靈兒掙開他的手昂著頭振振有詞的說.

聞聲,林婆拿筷子重重的敲她頭一下說:"這雞湯是給大姑補身子的,你想吃肉,晚上去干爺那兒多吃點兒."

靈兒朝她做了個鬼臉,蓬著一頭亂發飛快的跑了出去.

蘇林林攔住還要給她熱雞湯的林婆說:"我身體己經好了,靈兒還小,正長個子呢,就把雞肉留給她吃吧."

誰知,老林叔搖搖頭說:"小孩子不能給她總吃好的,胃口養叼了更不好好吃飯."

蘇林林以前在村里也總聽人這樣說,所以,聽了也並沒往心里去.

林婆執意給蘇林林熱碗雞湯後,擔心的看著埋頭啃著蜀黍面窩頭的老林叔問:"你說,今早上這事是誰挑起來的?"

老林叔頭也不抬的說:"肯定是大德子,哼,這死孩子早就盯上我開那幾畝荒地了."

"你說,他以後會不會還來找茬?"林婆有些緊張的問.

老林叔脖子一梗,咽下口中的食物說:"有黃老七鎮著,他應該不敢再來了."

說到這里,他目光柔和的看向林婆:"這些年讓你跟著我受委屈了!要不是--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