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脫胎換骨
"林婆!"蘇林林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但她的眼神卻突然變的極好,甚至能透過漆黑的藥汁看到沉在浴桶草藥碎渣兒.

麻黃草!

怪不得她現在無法動彈,原來她錯把麻黃草當成--

不,當初李長風明明教她這種草藥是天麻草,還十分肯定的說可以入藥治好老叔的病.

難道,當初老叔臨死前渾身僵直,口不能言--根本不是因病突然加重所致,而是吃了李長風給他配的藥?

想到這里,蘇林林心里突然愀痛不己:她十分清楚的記得,那碗湯藥是她親自煎好端給老叔的.

怪不得原本快要痊愈的老叔,突然"中邪風"臥床不起--呵,原是她誤信李長風,親手害死了他!

想到這里,蘇林林恨的雙目欲噴火,眼前漆黑的藥汁漸漸變成一片血紅之色.

若不是老叔曾無意間教她說,這味生著長須的草藥名為麻黃草,她這會兒不被麻痹了身子,也絕想不到原來老叔也被李長風害死了.

一滴血淚滾落到木桶里,蕩起一道漣漪,隨即,她的目色漸漸明朗起來,身子也慢慢恢複了知覺.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林婆溫曖的聲音:"閨女呀,泡好沒有?晚飯做得了."

蘇林林隨口應了聲,准備起身穿衣服出去.

結果,發覺原本酸沉無力的身子,竟然變的十分輕盈.

輕輕一挎便跳出了沐桶.

就是以前當姑娘時候,身手也沒這麼靈俐.

擦身子的時候,她才注意到腰身小了一大圈,原本粗壯的胳膊腿都細了許多.

沒想到短短十幾日,自己竟然清減這麼多.

怪不得受傷大青鳥只抓住她的肩膀就把她帶出山谷了,想到這里,她不禁捏了捏肩膀,竟比之前削薄近半.

飛快穿上衣服後,打開門便見林婆懷里抱著一個厚厚的棉披風立在門口.

一看到她出來,立刻上前掂腳給她披上說:"孩子,天冷了,你身這衣服太薄不擋寒.咱家還有十來斤棉花,趕明個路上沒泥了,我去趕集時扯幾尺布給做身新棉衣裳."

蘇林林裹緊身上的披風,十分感動的說:"好,明兒我跟你一起去趕集."

"你還在月子里呢,還被狗咬成那樣--"正說著,看著動作輕盈的蘇林林驚問:"咦?你這湯藥這麼靈驗?剛泡完,動作麻溜的就跟好人一樣了?"

蘇林林上前挽住她的胳膊:"我也覺得很不可意義呢!可能是林叔挖的藥草好吧!"

院子本來就很小,她們這麼一說話,守在廚房的林叔聽到激動的跑出來,上下打量她著她嘿嘿直笑道:"咦,還被那老道兒說著了,老墳圈子里長的藥草就是效果好!"

聞言,林婆重重的推他一把嗔怪道:"怪不得靈兒跑到老墳圈子里摘棠梨回來,原來是你帶她去的!"

林叔嘿嘿一笑,撓了撓頭說:"我這不是心急著給咱閨女挖點用的著的藥草嘛.誰知道靈兒那丫頭不聽話,又跑去那片邪氣兒的林子里摘野果子吃."

聽他們提到靈兒,蘇林林左右看了眼,沒見著她的影兒,不由擔心的問道:"靈兒呢?剛才跑去還沒回來?"

"哎,你別管她了,這倔丫頭氣兒不消,是不會回來的."林婆瞪了眼林叔說:"你也一把年紀的人了,老跟個小孩子置氣干啥."

林叔重重哼了聲:"你當我不知道,這丫頭片子就是不跟我鬧,半夜里也老愛往外跑,這半年她哪天回來吃過應時的晚飯?"

聞言,蘇林林不由驚訝的問:"靈兒為什麼晚上不回來吃飯?她一個人在外面會不會有危險?"

林婆拉著她跨入燈光昏暗的廚房,毫不在意的說:"沒事兒的,她是去後山干爺爺哪兒吃好食兒了."

"是啊,要不是那瘋老道就晚上吃一頓飯,這倔丫頭都長在那破道觀里不回來了."林叔有些氣憤的說:"白養活這麼多年,要不是她身子弱總吃藥吊著小命兒,咱家哪能窮成這樣?"

說到這里,滿眼愧疚的對蘇林林說:"閨女吶,我剛聽你婆說你願意落戶到咱家--"

他搓了搓手,有些緊張的問:"你,真不嫌家里窮?"

蘇林林邊麻利的幫林婆盛飯邊誠摯的應道:"若不您二老收留,我如今怕是連命都保不住,林叔,你放心吧,以後你們就是我的親生父母.我一定幫咱家種田采藥,把日子過紅火起來."

她有句話留在心底:也好讓您二老享幾天清福.

不過,就這幾句話說得林叔心里熱呼呼的,他抹了把老淚哽咽著說:"好,好,好閨女,叔相信你."

蘇林林親捧給他一碗熱湯面,又遞給林婆一雙筷子然後跪倒在二人面前鄭重的說:"請二老爹娘受閨女一拜."

這一跪不僅僅是認親的之禮,也是她從底對兩位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意.

林婆兩人愣了下,急忙放下手里的碗筷雙雙伸手扶她起來.

昏暗的燈光下,狹小而破舊的廚房里,蘇林林吃下平生最溫馨美味兒的一頓飯.

雖然認了再生父母,但是兩老卻依然堅持讓蘇林林叫他們林叔林婆.

對此,蘇林林倒也沒在意,想著只要心里認定二老為父母就行了.

吃過晚飯後,蘇林林手腳麻利的洗涮了鍋碗,一家人正准備回堂屋,只聽破舊的院門吱呀一聲,原來是靈兒提著個小燈籠回來了.

"阿婆,你看我帶什麼好吃的回來了!"靈兒歡快的跑到林婆跟前,邀功似的從懷里掏出一個熱乎乎的小紙包.

見狀,林叔生氣的哼了聲,招呼蘇林林一聲大步往上房走去.

林婆摸了摸靈兒的頭說:"阿婆吃過飯了,肚里飽的很,你自己拿去吃吧."

本來就窄小的堂屋里,臨南牆放一張床之後更沒多大地方了.

林叔放下手里的油燈,關上屋門蹲在門檻邊瞪著正在小心撕著烤肉吃的靈兒:"以後你去老道兒哪兒打秋風兒,東西吃完再回來,別再老往家里帶了."

靈兒腮邦子被肉塞的滿滿的:"我又沒叫你吃."

"你這死丫頭!"林叔氣憤的叫道:"再這麼沒大沒小的說話,看我不打死你."

靈兒根本不答理他,自顧著吃紙包里的烤肉.

倒是蘇林林對他們口中那個認靈兒作干孫女兒的老道兒十分感興趣.

于是,她笑著問靈兒:"你干爺爺住在哪兒,離咱家遠不遠?晚上一個人回來害怕不?"

靈兒抬頭看她一眼咯咯笑道:"大姑,你真的好了?!"

聞言,蘇林林不由一愣,接著點點頭說:"是啊."

"我回來時,老道爺就說你一定能下地了."靈兒用力吞下口中食物張著眼睛看著她說:"他昨天就跟我打賭說你今天會下床呢."

聞言,蘇林林不由心神大震,激動的看著她問:"真的?"

誰知,還不等靈兒開口,就聽林叔冷哼一聲說:"那牛鼻子老道最會故弄玄虛,閨女啊,你可千萬別相信這死丫頭的話."

"是啊,更不可往那座破觀里去,那個老道晦氣的很,除了靈兒丫頭命硬,一般見著他的人都沒落得好下場."林婆十分緊張的補充道.

還這有這等玄奇人物?

若是以前聽人這麼說,蘇林林定然不去觸這個種黴頭.

但如今她幾經生機之險,早己把這些東西看淡了:還有比她更倒黴的人麼?

她雖然心心念念的要找李長風報殺子之仇,但蘇林林也明白:以她這等凡俗之軀,兩人一見著面,自己怕是連李長風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秒成碎渣了.

所以,她必須要找條變強的門路.

入道,目前是她能想到唯一的途徑.

本想著還要走訪一段時間才能遇到這等世外高人,沒想到眼前就有現成的一位.

她口中雖然安撫老兩口不會去冒險,但心底卻暗自決定:有機會一定去拜訪下這位料事如神的高人.

二老舍不得多費燈油,陪蘇林林說了會話,見靈兒吃完烤肉後就帶著她去里屋里睡了.

蘇林林白日里睡了大半天,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沒困意,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合上眼,便聽到有人輕聲喚她:"大姑,大姑!"

蘇林林揉揉眼坐起來,透過窗外極微弱的月光,看到靈兒僅著單衣,懷里抱著什麼東西立在她床前.

見她醒過來,靈兒突然近前把手里的東西遞給她.

看清那東西後,蘇林林不由全身僵住,震驚不己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