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藥草入浴
"哎啊,小黑把那些魚肉都叼跑了!"靈兒拍著手驚慌的叫道.

林婆聽她這麼一喊,立刻心疼不己的追了出去.

蹲在門口的林叔手里抓著草帽也跟著一起朝院外追去,倒是靈兒端著個大碗來到她跟前脆生生的問:"大姑,你也認識小黑嗎?"

蘇林林剛為人母便沒了孩子,如今看到這等機靈可愛的小姑娘不由心生憐愛,她朝靈兒微微一笑應道:"是啊,小黑可是救了我呢!也謝謝你帶爺爺救我回來."

聽她這麼說,靈兒一雙大眼睛笑成月牙兒:"大姑,你真好,一來奶奶就殺雞吃了,要不然得到過年才能吃雞肉呢!"

聞聲,蘇林林看著身子瘦小,頂著一頭稀黃頭發的小姑娘,頓生憐惜之心.

想她小時候跟著三叔雖然沒過的多富裕,但至少肉蛋白面這些吃食是不缺的,所以,她才生的比一般的少女身段都豐潤些.

逃命時大青鳥雙爪都提不起她,只得勾住肩胛骨才勉強帶起來.

想到這里,她側目看了眼自個薄了許多的肩膀心底不由暗歎:當初村里人都說她生的白胖圓潤,滿臉的福樣,嫁人後定是個享福的命.

可憐她竟然一直都相信,嫁給李長風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兒,自認為是村兒嫁的最好的姑娘.

沒想到竟然落得被滅子追殺的下場,而且,還累的洪三嬸喪命,可能還會禍及整個村子.

就在她走神兒的時候,靈兒突然拿一塊魚片遞到她嘴邊問:"姑姑,你知道我媽媽在哪兒嗎?"

蘇林林不由一愣,張口咬住魚片反問:"你媽媽?沒在家里?奶奶怎麼跟你說的呢?"

見她這麼問靈兒眼神一暗:"奶奶以前說等我病好了,就能見到媽媽了."

說到這里,她眼睛閃了閃對蘇林林說:"小黑說我的病好了!"

若是以前聽到這話,蘇林林一定認為是小孩子隨口亂說之語,但是--

想到她在溫泉谷暈倒之時聽到的那段對話,她不由相信了靈兒的話,十分認真的看著她問:"你真的能到小黑說話?"

靈兒張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認真的點點頭:"真的,姑姑,你也相信我吧?爺爺奶奶還有別的小孩兒都說我瘋魔了呢."

"靈兒,你又信口胡謅?那攙嘴貓要是通人性,還能見點兒魚腥味就上來搶?呼!累死我了!真是奇怪,那小黑貓巴掌大的個兒,竟然叼起一蔞兒魚片轉眼竄沒見了."就在這時候,林婆喘著氣兒,扶著腰進來.

蘇林林本想問問靈兒怎麼跟小黑貓交流呢,結果卻被她一口給打斷了:"閨女啊,靈兒,哎,這孩子小時候總發燒,不知道是不是頭腦燒壞了,有點性子不全."

性子不全?

不就是說這丫頭有點癡傻?

蘇林林看著因林婆的話而臉色憋的通紅,眼淚汪汪的靈兒說:"林婆,靈兒很聰明可愛啊,性子全著哪."

邊說,邊不著痕跡的朝林婆眨了眨眼.

林婆正要開口反駁,只聽林叔洪亮的聲音傳來:"你這老婆子老說我的乖孫女兒不精,就你老能?走,靈兒,爺爺帶你去後山摘沙梨兒吃."

看著爺孫兒兩個走遠,林婆才開口抱怨道:"這小妮子被死老頭子慣的動不動就哭,閨女啊,我看你跟靈兒處的挺好,以後就當她親侄女兒看,可別學你林叔嬌慣她."

"靈兒是是挺招人疼的,林婆,她的爹娘--"

蘇林林剛一開問起,林婆驚的身子一顫,連連擺手:"閨女,這事兒可別在你林伯跟前提起來啊,靈兒這丫頭她--從小就沒爹娘了,是我在神廟附近抱回來的."

蘇林林雖然有些好奇靈兒的身世,不過見林婆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也就沒再多問.

心底卻是對這個跟自己身世極像的小丫頭更加憐惜起來.

林婆為她掖了掖被角,目光憐惜的說:"閨女,我看你身上衣服雖然單薄,但料子都是上等的細棉布,想必在夫家日子過的也不差."

說到這里,她抬眼看了眼前僅有兩間,十分窄小的房間說:"你,不會嫌咱家里窮吧?不過你還年少,待以後養好身子還能再走一家."

再嫁麼?

蘇林林心里苦笑一聲:她今生都不想再嫁人了.

這時候蘇林林才明白過來,林婆之前一直說當她成自己女兒一樣,她雖然十分感動,但卻一直沒表態.

看來,林婆是從心底希望她能在這里落戶的.

她心里雖然時刻記滔天仇恨,但也很清楚目前的處境,李長風還在到處追殺她,當務之極的確得有個容身之地.

她雖然不可能呆在此地一生,但卻希望能為這對她有救命之恩,且給了她從不曾有過父母溫情的老人養老送終.

"林婆,你跟林叔肯收留我,感激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嫌棄呢?"蘇林林十分誠摯的說:"我父母俱不在了,以後就奉您二老為再生父母."

得了蘇林林的承諾之後,林婆高興的真抹淚兒,坐在床邊拉著她的手說起四里八鄉的人情事故來.

蘇林林半躺在床上,偶而應合一句,倒真如尋常母女般溫情漫溢.

兩人說了半晌話兒,眼見天色暗下來之時,林叔才帶著興奮不己的靈兒回來.

"閨女,你躺這半晌感覺身子好點沒?"林伯胳膊彎里挎著半籮筐子草藥進來說:"你前晌不是說要什麼防風藥草嗎?我年輕時跟周鈴鐺混的還不錯,也跟著他爹老周先生認識不少草藥.剛去後山見著啥都挖兩顆,你看看哪些能用上?"

蘇林林試著動了動疼的發麻的雙腿說:"林叔,你先把這些草藥放著吧,待我起來看看能不能配出一服藥."

見她掙著身子要起來,林婆忙上前按住她說:"你身子弱,快躺下!就說哪些草藥能用的上,我來挑撿出來就行."

蘇林林感覺身上確實沒一分力氣,便依她所言,認真指點林婆把用得上的草藥撿出來,並教她簡單炮制好.

之後實在撐不住又躺下來了.

眼見林婆叫上林叔跟她一起去廚房為蘇林林煎藥的當空兒,靈兒一臉興奮的跑到她床前說:"大姑,我跟爺爺到後山摘了好多棠梨兒,可甜了!你快嘗嘗."

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幾個拇指大小的梨子放在她床頭.

蘇林林微微一笑,拿起一顆擦了擦正准備放入口中,只見林伯突然從外面沖進來,一把搶過去她手里的棠梨兒仍出去:"這孩子怎麼又摘這不乾淨的東西回來!"

說著,蹲下身子把靈兒口袋里裝著的野果子都搜出來扔掉.

然後,滿臉歉意的對張大眼看著他蘇林林說:"這孩子小不懂事兒,我一會沒看住就往老墳圈子里跑,那里面的野果子看著跟正常的一般無二,不過都帶著邪氣吶."

靈兒委屈的眼淚兒在眼眶里直打轉兒:"前天,大狗子吃了這些棠梨兒都沒事兒,我也吃過呢."

"你這孩子,怎麼總不聽話呢?你忘了前年山下的小麗花,就是吃了墳圈子長的野果子死了?"林叔滿臉緊張的說:"你吃的都是啥果子?吃了多少?哪兒不得勁兒?趕緊給我說說."

靈兒滿眼含淚的一跺腳,生氣的跑了出去:"我老早吃的,啥都吃過,就沒出事兒."

見狀,林叔干笑一聲對蘇林林說:"這孩子不多精,性子還倔,越大越不聽話了."

"她還小嘛,長大就好了."蘇林林笑著安慰他道.

林叔搖了搖頭,坐在門檻上說起靈兒眾不同的調皮事來.

不過,她感覺靈兒並不像林叔他們說的那樣癡傻,七八歲的孩子正是淘氣的時候,不都這樣兒嗎?

兩人說了會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時,一股濃重的藥味兒從廚房彌散出來.

"老頭子,快來幫忙把藥湯抬到柴房里,給閨女趕緊泡上."林婆從廚房里探出身子叫道.

原來,蘇林林勉強從林叔的挖回來的草藥中配出一劑藥浴的方子,可祛風固本,正好適合她如今的身體情況.

被林婆小心移移的攙她來到放下木桶後僅能立足的柴房,蘇林林堅持自己除去衣服泡藥浴.

林婆見她堅持便交待她要小心,放好燈火之後貼心的為她關上房門出去了.

蘇林林見尋了棵木棍把破舊的房門從里面頂住,然後才吃力的退去衣裳,跳入刺鼻的藥湯之中.

剛一入水時,只覺得一股股刺鼻的苦澀味直往鼻子里沖,漸漸的待她適應藥湯味兒後,卻驚然發覺身子不能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