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誠心收留
只見一位身量結實的老漢,手里端著個小小的瓦罐進來.

紫紅的臉膛上糾著一團亂遭遭的己經花白的短須,最讓蘇林林吃驚的卻是他頭上那頂草帽.

雖然沒了那根鮮豔的大紅布條,但蘇林林仍然一眼就認出來--這正是那頂被大青鳥叼走洪三嬸的草帽!

這頂帽子不是被老神仙拿走了嗎?

怎麼會戴在這老漢頭上?

見她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那老漢突然停住腳步抽了抽鼻子問:"閨女,你,真是咱家那大丫頭轉世的不成?"

什麼大丫頭?

蘇林林回過神後,有些尷尬的轉過眼,卻聽到身邊婆婆驚喜的聲音:"是啊,這孩子不但跟咱們那短命的閨女長的像,就是這不愛說話的性子也一模一樣."

呃,不是她不愛說話,是沒力氣多說啊.

強撐著身子坐起來後,這會兒才感覺到腿上的傷口劇痛無比.

蘇林林強忍住劇痛,指著那老漢頭上戴著的草帽直接問道:"大爺,您這帽子--"

見她這麼問,紫紅臉膛的老漢驚喜不己的跟老婆婆對視一眼連聲說:"天意啊,真是天意啊,這帽子是我孫女收留的一只紫眼黑貓叼來的."

紫眼,黑貓?

蘇芷突然想起她被群狗撕咬時那聲輕輕的貓叫.

原來是小黑貓!

她激動的問:"那只黑貓現在哪里?"

"跟我小孫女兒一起出去了,待會就該回來了吧."老婆子驚訝的看著她:"你還記得是它嚇跑那群狗?"

蘇林林想到她在溫泉山谷跟小黑貓短暫相處的情形,說出來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便順著她話點點頭:"恩,是有一點印像.對了,還沒問過恩人您們貴姓?這是什麼地方?"

老婆婆邊給她盛雞湯邊應道:"老頭子姓林,你就叫我們林叔林婆就行了.算是下林村的人,就我們一家住在這半山腰上."

"呵呵,住山上夏天涼快,冬天背風還清靜.閨女,你叫啥名,原來家在哪住?"蹲在一邊的老漢含笑看著她問.

蘇林林接過林婆遞過來的雞湯回答道:"我叫林蘇,自打喪夫被趕出村子,如今四處漂泊."

林叔以為她不說來處,可能是不想提及傷心事,便也沒多追問便安慰她道:"閨女吶,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在林伯家安頓下來,我就當多收個閨女."

"是啊,從老頭子帶你回來,我就覺得咱們有緣分,若不是你這歲數不對,我這真以為是大丫頭回來了呢!"林婆擦了擦眼角兒:"林蘇是吧?正好你也姓林,以後就安心在家里住下.你這還沒出月子身子虛的很,得好好補補."

蘇林林從小被老叔養大,根本沒見過父母,也從來沒感受過這般細膩溫柔的關愛,聽林婆婆這麼說,不由感動的眼框都紅了.

見狀,林婆立刻拍拍她的手背說:"哎喲,閨女啊,月子里可不能哭啊,很傷眼睛的.我這一雙老昏花眼哪,就是月子里哭太多拉下的."

"是啊,是啊,別哭啊,孩子,有啥委屈的事兒別悶著,跟我們倆老家伙說說,就是不能幫啥忙,你心里也松乏松乏."

林叔搓了搓手,從頭上摘下帽子說:"從那只紫眼兒黑貓叼來這頂帽子,我就感覺著村兒里會有事兒,果不其然--跑下去就看著你渾身是血和倒在村頭."

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村兒里人如今是越來越沒人味了,一大幫人離老遠指指點點的,看著人血淋胡拉的躺哪兒,竟沒一個上前去照應下的.我分開人群一眼看過去,還以為是咱家大丫頭呢!真是……"

能把狗都養的那麼凶,而且,在一群狗追著咬她的時候都沒一個人出來幫忙.

足以看得出這個村里人有多冷漠了.

蘇林林暗暗在心里發誓:她一定要變強大起來.不然,連狗都欺負她一介弱女子,想要撕吃了她.

"林叔,這附近有大夫麼?"蘇林林喝下小半碗雞湯,突然感覺兩條腿像火燒著一般灼痛無比,于是放下手里的粗瓷碗問道.

聞言,林婆十分關心的問:"是不是覺的被狗咬的地方火燒火撩的疼?"

蘇林林連連點頭:"是的,我想找個大夫配一貼去風藥敷上."

林叔卻拍手笑著說:"不用去找周鈴鐺了,我己經叫林婆給你推按過了,狗涎都推出來了,不會再中風的."

說到這里,他神色凝重起來:"不過,要是想好的快,得把那條先咬你的那條狗殺了,然後熬出狗皮膏子貼到傷口上就不疼了."

說完,看向疼的直冒冷汗的蘇林林問:"你記得是那條狗最先咬的你麼?我這就去宰了它給他熬制狗皮膏子."

第一只咬她的狗,蘇林林當然記得很清楚,是一只個頭不大的黑狗.

但她卻不想讓林叔為她再去冒這個險,況且,這群狗咬的是她,自然得由她去取它們的狗命!

于是,蘇林林搖搖頭說:"我也記不清了.不過,沒事的林叔,這點兒疼我還能忍得住."

見狀,林婆心疼的說:"這孩子真是可憐,哎,村子里那些個畜牲就這麼放任不管的話,遲早要出事兒啊."

她話剛落意,只聽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婆婆,你燉雞肉了?真香啊!"

接著,一個看著七八歲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進來,雙眼直直愣愣的盯著放在桌子上,還冒著熱氣兒的瓦罐兒.

林婆端過蘇林林喝過雞湯的粗瓷碗,小心移移的撈幾塊雞肉放里面端給她:"這雞子是燉了給你大姑補身子的,靈兒呀,你吃兩塊解解攙就行了啊."

聞言,蘇林林不由鼻子一酸:"林婆,靈兒還小,你多給她吃點吧.再說,這麼多我也吃不完."

說著,扭頭看向放在床頭的包袱,見仍然依系的好好的:明白林婆她們並沒有趁她昏過去時動過,不由在心底對這兩老人更加敬佩.

她吃力的伸手取過包袱來打開:發現那尊泥胎神像依然完好無損,這才徹底的放下心來.

蘇林林還意外的發現除了她放在神像低座里的那包碎銀子之外,還帶出兩個拳頭大的蛋殼,以及一小草蔞的烤大紅怪魚片.

"林婆,小靈,這是我以前在家烤的魚片兒,雖然沒放鹽,不過味兒還算鮮香,你們嘗嘗."蘇林林吃力的拿出裝著魚烤魚片的草蔞遞給林婆.

林婆趕忙接過來,抓出一把放到小靈面前的碗里,然後又小心的放到身後破舊的高條幾上說:"我正愁著家里就倆老公雞,殺吃完沒啥給你過月子的,沒想到你還帶著魚肉,正好給你燉了吃."

"林婆,我身子結實,算日子也快出月子了.不用怎麼補,這魚片你拿過去跟林叔也嘗嘗."蘇林林十分感動的說.

憑她好說歹說,林婆才從靈兒碗里拿一小片魚肉放嘴里.

烤魚片兒一入口她不由瞪大眼:"咦,這是啥魚,咋一點也不腥?恩,後味兒還有點發甜!真好吃.閨女啊,這就留著你跟靈兒一起吃吧."

就在她說話之時,突然一道黑影從眼前前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