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群狗圍攻
接著,山洞也跟著開始晃動起來,傾刻,塵土加著小石塊紛紛砸落下來.

大青鳥先回過神,銜起蘇林林的裙角,撲著翅膀用力拖著她倉皇往山洞外跑.

踉蹌著隨它跑到山洞口,蘇林林猛的停下腳步,彎腰慌忙把連同泥胎神像在內的東西都掃到藍布包袱皮里,胡亂包上抱著急急沖出山洞.

此刻整個山谷都開始震動,大青鳥回頭看她一眼,突然揚天長鳴一聲,片刻間一大群鳥兒應俯沖而來,蘇林林還沒未及反應過來,便被大青鳥抓住薄薄的雙肩騰空而起.

冷風挾裹著冰雨重重的打在她臉上,如冰刀般的罡風吹的她根本張不開眼.

被帶到空中的蘇林林忍不住的想:大青鳥斷了半個翅膀,那底怎樣帶著自己上天的?

這個念頭剛一閃過,她就明白了.

因為,大青鳥突然松開了抓子,蘇林林只覺得肩上一輕,不由驚的尖叫出聲.

聲音剛沖出喉嚨,只覺得身子一沉,便結結實實的摔到在地上.

感覺到身下踏實的土地之後,她才顫巍巍的張開眼,正好看到四只大鳥展開雙翅平行疊在一起,分列于兩邊共同抬著大青鳥飛上高空,漸漸消失在雨幕之中.

蘇林林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大青鳥真的離開她了.

她緊緊抱著懷里的神像,任由冰冷刺骨的秋雨打在身上,一直抬頭望著大青鳥離開的方向良久,方才撐著身子站起來.

結果,剛一站起來,卻感覺頭暈的厲害,只得往前踉蹌幾步靠在一棵枯木上,一手按住太陽穴以定心神.

一陣陣冷風挾裹著冰雨打在身上,讓蘇林林不由縮起身子,緊抱著包著神像的包袱以期留住身上一絲曖和氣兒.

當初入谷之時,天兒還不算太涼,離家時又走的慌張,只著一身涼爽的秋衫,在深秋之時本來就顯得太薄.

現在被冰冷的秋雨水打濕後,刺骨的寒涼凍的她直打哆嗦.

得趕快找個地方躲躲雨.

若是再這麼淋下去,鐵定要生病的,嚴重的話可能性命不保.

想到這些,她感覺頭更暈了.

蘇林林抹一把臉上的雨水,再次用力按了按太陽穴,深吸一口冰冷空氣.

隨著一股涼意竄入肺腑之中,激得她打了個冷戰,暈呼呼的腦袋才算清醒了些.

強自忍住渾身濕冷以及入骨的寒意,蘇林林打起精神開始打量四周.

卻十分沮喪的發現這個地方十分的陌生,她從來沒到過,應該離青山村很遠了吧?

之前她曾陪李長風把青山四周的山野都差不多踏遍了,卻沒來過里.

但是,常年行走山林的經驗,讓她很快找到一條通向有人煙的小路.

看著不遠處那條明顯被踩的比兩邊矮下去很多的枯草道兒,蘇林林心下一喜:沿著這條路應該能找到村落.

她縮著身子,認真辨識著山間模糊的小道,漸漸地感覺頭越來越重,腳步也越來越虛浮.

當秋雨漸漸停下來時,幾乎耗盡全部力量的蘇林林,終于看到一個座落在山窪里的小村子.

她欣喜異常的朝村里跑去.

誰知,剛路到村口,便被一條不知村里誰家沒拴的狗追著咬.

"汪,汪,汪!"眼看身後的大黃狗要撲上來,蘇林林立刻蹲下身子撿起一塊石頭,作勢要砸過去:"滾,死狗!"

那條狗只是停了下,並沒有跑開,沖著她繼續狂叫,蘇林林原本沒打算理會,但她轉身准備往前走,突然聽到身後響聲一大群狗叫聲!

她驚懼的看著數十條狗狂叫著朝這邊跑來,嚇的她一手抱緊包袱,一手抄起一根長長木棍防身.

蘇林林自小在村里長大,看得出這些狗應該都是村子里各家養的狗,平時見到生人會追著叫幾聲,但卻不敢輕易上前咬人.

而且,這些狗比較膽小,只要拿石頭或者棍子一嚇唬就跑了,沒想到今天遇到只難纏的,還招來一群狗過來咬她.

很顯然,這群狗雖然凶猛的不似家養的,但卻也有些忌憚她手里的長棍,只是緊跟著她狂叫不止.

蘇林林心里雖然很害怕,但她知道面對這些欺軟怕硬的畜牲時,絕對不能跑,不然鐵定會被它們追著咬.

媽的,這村里人怎麼養這麼凶的狗?難道不怕傷到人嗎?

她邊腹誹邊緊握長棍強自鎮定的往村里退,誰知,才走幾步,突然一條小黑狗從身後狂叫著撲上來!

蘇林林本能的屈腿揣出去,將那只撲到跟前的小黑狗一腳踢出幾丈遠.

但她這一動,身後的十數條大狗立刻狂叫的同時撲上來!

蘇林林一手抱緊包袱,一手用力揮舞著手里的長棍打向沖上來的群狗.

"嘶拉!"一聲,混亂中她的長衫被撕掉一塊,虧得她躲的快,不然小腿就被咬中了.

"死狗,都給你滾!"蘇林林大吼一聲,手下如風的打向沖上來撕咬她的群狗,但她必竟身單力弱,很快被一那條小黑狗咬住小腿.

刺骨的疼痛讓她一腳把那條咬住她狗直接揣飛出去老遠.

就在她分神之時數條大狗齊齊呲著牙張口血口朝她撲來!

哈,村子里要是再沒人出來,我今天就要交待這兒了.

沒想到自己九生一生的逃到這里,沒被李長風殺死,竟然要被狗咬死嗎?

她狠命打飛出去幾只撲上前的小狗,前見那幾只大狗尖利的撩牙己沖至鼻頭之跡,只聽一聲極輕的貓叫聲:"喵~"

接著,蘇林林只覺得眼前一黑,身子直直往後倒去,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哎喲,真是作孽呀!要不是云兒出去追那只小黑貓,這丫頭就被那群狗活活撕吃了."一個慈祥的聲音鑽入蘇林林耳中.

她沒死嗎?

蘇林林艱難的往左右看一眼,見包著神像的藍布包還在,心底才踏實下來.

正守著她嘮叨的老婆婆一見她醒過來,便高興高朝門外叫了聲:"老頭子,這丫頭醒了啊,快把瓦罐里燉的雞子端來!"

說完,滿眼憐愛的看向蘇林林:"閨女,你也是被婆家攆出來的?"

不待蘇林林回答,她歎了口氣接著說:"你這還在月子里就流落到我們這深山老林里,是不是連孩子也沒保住?還是因為生了丫頭才遭這份罪?"

蘇林林不知該如何回答.

被丈夫滅子殺妻證道?

若不是真的發生自個身上,任誰說起來的話,連她也不相信.

罷了,李長風還到處追殺她呢,她這極悲催的身世就先掩住吧.

心念定下之後,蘇林林撐著極為虛弱的身子坐起來,朝那這位婆婆深施一禮表示感謝之後,才編了個身世.

說是遺腹子出生便夭折了,她是因為被惡人盯上田產趕出家門流落至此地.

她剛說完,就聽門口一聲怒喝:"這世道真是越來越壞了,想我們年輕那會兒,要是有這等惡人,本族里--肯定容不下."

蘇芷抬頭一看不由驚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