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山洞靈泉
這只貓真奇怪!

就在蘇林林腹誹之時,只見一群透明小魚一擁而上,將那塊帶血的魚肉啃的只剩下一塊鱗片.

蘇林林盯著四散開來的透明小魚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小黑貓原來是拿這些魚兒來試毒給她看.

她等了會兒,見水里的小魚兒還都活蹦亂跳的,蘇林林才放下心對小黑貓說:"那今晚就吃烤紅魚怪肉吧,要是有紫蘇葉佐味就好了."

話音剛落,就聞到一股紫蘇特有的香氣自身後傳來,轉頭驚喜的看到大青鳥銜著一整株的紫蘇丟到她跟前.

蘇林林好笑的問:"你也想嘗嘗烤怪魚片嗎?"

大青鳥昂頭沖好低鳴了聲,連蹦帶跳跑大紅怪魚尸體跟前埋頭苦啄起來.

蘇林林不由失笑:看來,大青鳥還是更喜歡生食啊!相比起來倒是這只小黑貓的行為更像人一些.

當她順利的點起火堆,並想辦法在上面橫擱一塊一指來厚,三尺見方的石板,撩了些溫泉水擦洗乾淨,讓底下的火慢慢烘著.

弄好之後,看了眼披著厚厚魚鱗的大紅怪魚,蘇林林有些頭痛:要怎麼才能把魚肉切下來呢?要是有把刀就好了.

邊想著邊左右打量,看到地上一塊菱角鋒利的石片,立刻撿起來上前試著刮了下鱗片,沒想到用力太猛竟然割下一塊肉下來.

之前沒注意到,這大紅怪魚鱗片雖然是血紅色,不過魚肉倒是呈淡青透明狀,看上去異常細嫩.

她在魚背上刮開一塊魚鱗,然後片下數十片巴掌大小的魚肉片,麻利的抓過一把洗乾淨的紫蘇葉子揉碎,擠出汁水抹在魚片上,然後放在已經燒熱的石板上.

只聽"滋~"的一聲,薄薄的魚肉片立刻卷起來,一股子鮮香味隨著清煙升起,閉目靜靜守在一邊的小黑貓不由睜圓了雙眼.

蘇林林拿兩根細長樹枝當筷子,十分麻利的把卷起的魚肉片翻過來,然後把烘的兩面微微焦黃的魚肉片夾到另一塊清洗乾淨的石頭上.

剛一放下,小黑貓輕輕叫一聲,直接躍上前叼起一片吃起來.

見它被燙的直吐舌頭,蘇林林不由笑道:"這一板兒都是你的,沒人跟你搶,慢點吃."

邊說,邊開始烘烤下一批魚片,等她烤好一大堆准備開吃時,小黑貓己撫著滾圓的肚子趴在石堆上直打呼.

她往嘴里塞了一片剛烤熟焦熱魚片,咬下去一股紫蘇特有辛香混著一股魚肉的鮮香味在口中蔓延開來.

沒想到這魚肉竟然這麼鮮嫩可口,蘇林林一連吃了十幾片才停下來.

她打了個飽咯,看了眼被她割的露出一小截脊骨的大紅魚思忖著:若是任由它的躺尸在這里,過時間久了怕這肉質肯定就不新鮮了.

要是再引來別的野獸什麼的就更不妙了.

于是,她立刻給快要熄滅的火堆加根干柴,准備多烘烤些魚肉放著當干糧吃.

就這樣,直忙活到繁星滿天之時,才堪堪烤完半個魚身的肉.

看著堆了兩大堆的冒著熱氣兒的魚肉,小黑貓警惕的朝四周叫一聲.

沉侵在石片烤肉樂趣中的蘇林林以為它想吃,還特意丟一些給它.

一股夜風吹來,蘇林林抹了把頭上的汗,十分欣慰的看著眼前足夠吃好幾天的魚肉片,伸了個懶腰自語道:哎,累死了,就先做這些吧.

說完,一屁股坐下來,隨著扯下幾把燈芯草,邊歇息邊飛快的編織用來放這些烤魚片的小蔞.

待她編好三個碗口大小的小草蔞時,堆在石頭上的烤魚片也都散心熱氣兒.

整整裝了五蔞才把所有烤魚片全部收完.

她本想把魚怪推到泉水里,以防招來野獸,但看了看還剩下大半拉身子的魚肉,心里又十分不舍.

她認真聽了聽四周並沒猛獸利禽鳴叫聲,又想著這兩天山谷里也沒見著什麼大的野物.便尋思著這天兒也冷了,魚肉一兩天也擱不壞,不如留下明天再燒些吃.

待她把魚肉都收拾好之後,己經是子夜時分了,山谷里卻十分甯靜,只有微風聲拂過枯葉的沙沙聲.

蘇林林動作迅速的洗了澡立刻從溫泉池子里跳出來:怕這里面再冒出來個什麼魚精蝦怪來.

這幾日的經曆見聞己遠遠超呼她的所認識的世界,原來,以前老叔故事里講的山精水怪如今全部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了.

更可怕的是,她相識八年的丈夫竟然是傳說中的修仙之人.

突然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特別是短短一日間幾經生死之後,倒是沖淡了她的失子痛--她如今根本沒有精力用來悲傷.

她要活命,要想盡辦法先活下去,就得先躲開李長風的追殺.

而且,蘇林林堅信兒子的靈魂還在那尊泥胎神像之中,埋在門口老槐樹下的只是他的軀體而己.

吃力的把幾蔞子魚干弄回山洞之後,蘇林林隨手摘了個梨邊啃著邊小心的把神像摟在懷里,靠在山洞里的那堆草上沉沉睡去.

當她被一股子冷風凍醒時,發現天己蒙蒙亮,輕輕放下懷里的神像,抬眼看到大青鳥依然臥在梨樹下,卻沒見小黑貓的蹤影.

這家伙跑哪兒去了?

她從大石頭上滑下來後,往四周看了一眼,不由心下一驚!

橫臥在溫泉邊大半拉大紅怪魚軀體竟然不見了!

她愣了會兒,震心的同時無比慶幸昨晚上烘烤了不少魚片存著.

蘇林林原本以為那只小黑貓只是一時跑走了,誰知它這一去再也沒回來.

深秋的風一天比一天涼,特別是下了場秋雨過後,衣衫單薄的蘇林林只好在山洞里升起火堆來取曖,縱然這樣,她半夜還經常被凍醒.

看著外面連綿不斷的秋雨,蘇林林有些發愁的往火堆上添了根柴火:前幾天存下的干柴要燒盡了.

她站起身,准備出去看看能不能再尋些柴伙回來.

卻突然聽到山洞深處傳來細微的響動.

守在她跟前剛換過藥的大青鳥脖子上的毛也突然豎了起來.

"小青,你呆在這兒看著火,我進去看看."蘇林林摸了摸它的頭,隨手從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燒著木棍小心往山洞深處走去.

滴答!

一滴水從頭頂落下:原來是外面的雨水滲下來了.

蘇林林松了口氣,剛一轉身借著火棍上微光發現挨著石壁處有一口小小的泉眼,不斷望上湧起一小股水簾兒然後又慢慢滲落下去.

想到這些天以來,她到處尋水不到,每天吃梨子解渴,以致于現在看到大黃梨都反胃.

沒想到就在山洞里就藏著一口山泉.

她放下手里的火把,蹲下身子捧起一捧湊到鼻尖聞了聞:除了有股清涼之意外,並沒有什麼異味兒,便方下心來.

這些天她也找曾找到過幾道山澗溪流,不過,水里都有股濃重的硫磺味兒根本沒法入口.

好些天沒喝水的蘇林林忍不住小心嘗了一口,入口清冽微甜,這正是泉水該有的味道.

蘇林林激動的跑回洞口,隨手給快要熄滅的火堆加幾根干柴,然後拿三個用來盛水的蛋殼跑去裝滿滿三殼水回來,拿一個放到大青鳥面前.

只見它歡快的撲了撲翅膀,立刻低頭飲起來.

結果,那蛋殼上口開的太小,它只飲下一小半就喝不到了.

見狀,蘇林林拿過蛋殼准備把口掰大一些,誰知,這看上去薄薄的一層殼像是鐵鑄的一般堅硬無比.

她試著往地上摔了下竟還是完好無損.

難道這玩藝兒異變成鐵殼了不成?

蘇林林隱約記得她當初磕開時,這殼也沒這麼硬啊.

試了幾下之後,她便放棄敲破它了,正好留著當杯用.

她准備直接引著大青鳥去山洞里頭那口泉眼邊飲水.

誰知,她剛往里走幾步,突然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震顫從地下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