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身世之謎
"小青,別激動!這個,呃,小黑沒惡意."蘇林林急忙上前攔住要上去干仗的大青鳥說.

大青鳥才安靜下來,只聽小黑貓拉長聲音挑釁似的叫了聲:嗚~

堪堪被蘇林林安撫住的大青鳥立刻就炸毛了,鼓起膀子要沖上去啄它,蘇林林趕緊的張開雙臂攔住它.

有些無奈的回頭對弓著身子嚴陣以待的小黑貓說:"你先安生點,不用怕,小青也是我的朋友."

見她這麼一說,小黑貓慢慢平複弓起的腰身,試著朝著大青鳥輕輕叫了聲.

聞聲,原本脖子上毛都炸起來的小青,先是看它一眼,接著又扁起頭看了看蘇林林,才慢慢退到梨樹下蹲著.

蘇林林這才松了口氣,忙帶著小黑貓來到山洞里邊,幫它清洗乾淨傷口時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它傷的十分嚴重,整個大腿連帶著骨頭都被咬斷了,右後腿只剩一層皮勉強系著.

難得這家伙看上去還一副神定氣閑的模樣.

它這腿骨若是不趕緊接接上,以後鐵定是要廢了.

她清洗好傷口後,交待小黑貓別亂動,以減緩出血量.

然後起身飛快折幾枝低垂下來如小指粗的梨樹枝兒,麻利的從包著神像的藍布包上撕下幾縷布條.

作好這些准備之後,蘇林林林先小心翼翼的幫小黑貓接好大腿骨頭,然後迅速擠破灰菇把里面的灰撒到滲血不止的傷口上,待出少些時拿一塊寬些的布條熟練的包上.

然後又用幾根折成小指長的細樹枝排在傷口處,最後用細布條緊緊纏住.

整個過程小黑貓一直忍著沒動一下,也沒叫一聲.

待她做完這些後,小黑貓才回頭沖她輕輕叫了聲,試著動了動被固定住的後腿,滿眼疑惑的看著她.

蘇林林舒了口氣拍拍手說:"這樣包紮雖然行動不太方便,不過能幫助你的腿盡快恢複."

小黑貓轉頭看一眼同樣被布條包紮著一邊翅膀的大青鳥,拖著後腿慢慢走到她身後.

叼起被她隨手丟到一邊的紅色珠子,放在她面前,並在地上拔了拔爪子,待蘇林林看過來時,又拍拍那枚它之前取走的紅色鱗片.

"這個也送給我嗎?"蘇林林指著那紅鱗片狐疑的問.

誰知,她的話未落意,只見一道黑影自眼前竄過,接著"砰!"的一聲撞在她身後的岩石上.

在她驚訝的目光中,頭破血流的小黑貓一搖一晃的爬過來,飛快撈起那枚紅鱗迅速按到腦門上.

這是什麼意思?

她也就隨口說說,又不多稀罕那玩藝兒.

這家伙的意思--難道甯願自殺也不肯讓出鱗片?

正當蘇林林發怔之時,突然感覺眼前一暗,接著一股銳痛自眉心傳來.

原來是大青鳥冷不防撲上來啄她一口!

"小青,你干什麼?要替小黑報仇嗎?"蘇林林痛的直抽冷氣兒,正要抬手去摸傷口,卻發被大青鳥叼起什麼東西塞到手里.

她低頭一看:原來是那枚小黑送給她的紅色珠子.

就在蘇林林低頭的一瞬間,眉心沁出一顆血珠正好滴落在手里火紅的珠子上.

轟!蘇林林感覺頭要炸裂開一般!

眼前只剩下一片赤紅之色,接著,渾身像著了火一般灼痛無比.

這只死鳥又搞什麼鬼!

蘇林林這回實在抗不住,痛的抱著頭在地上滾好幾滾後徹底暈了過去.

"她死了嗎?"一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蘇林林心里一跳:死了?!不,她不能死,大仇還沒報,李長風還活著,她怎麼能先死?!

蘇林林極力掙著身子想起來,卻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當她真以為自己可能死了時,卻聽到另一個清脆的聲音悅耳的說:"切~她怎麼會這麼容易就死了?不過,也不能就這麼死了!不然,我的上萬飛鳥軍不白白折損了?"

飛鳥軍?

蘇林林突然想起大青鳥帶著逃離青山村之時,空中遮天蔽日般沖向山下的鳥兒;以及從天而降的土石頭撲滅靈火之後,四散而去的飛鳥;還有她跌落山崖前那道怒罵聲.

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有人在指使著一大群鳥兒保護她.

到現在她才想明白天降土塊是怎麼一回事:很可能是那些鳥兒銜到空中同時撒下來,才撲滅了熊熊燃燒的靈火.

到底是誰一直在悄無聲息的護著她?

"你費盡心思,傾盡全力來護著她,還不惜毀掉一臂.難道,她就是傳說中的--"這個深沉的聲音讓蘇林林心立刻激動起來,但它在關鍵時刻停了下來.

話說半截要急死人麼?到底是誰在幫我?

我又是誰?

蘇林林等得心焦不己時,卻聽那道清脆的聲音呵呵一笑:"整整一千了啊!"

"什麼一千年了?"蘇林林猛的張開眼問道.

結果,入目卻是大青鳥幽黑的小眼兒,她轉眼認真尋了一圈,發現她十分狼狽的趴在那棵大梨下,光禿禿的石台上根本沒想像中的人影.

除了扁著頭直盯著她的大青鳥,就只有姿勢奇怪的伏在一側的小黑貓.

蘇林林吃力的爬起來,不甘心的朝遠處看一遍,仍然沒發現半個人影.

她慢慢轉過頭驚詫的看向大青鳥:"剛才,是你們在說話?!"

大青鳥卻轉頭看向小黑貓,這兩個家伙對視一眼各自扭頭找個地方趴著不動.

蘇林林心里一陣激動:果然是它們倆!

調動上萬飛鳥救她的正是大青鳥,毀掉一臂--她看了眼斷了半條翅膀的大青鳥,心里頓時感動不己.

她走到大青鳥身邊蹲下來問:"你也成精了嗎?為什麼要這般拼命的救我?"

大青鳥抬起頭朝她輕鳴一聲,複又低下頭.

怎麼又變成了鳥語?蘇林林又看了眼扭頭看過來的小黑貓不解的問:"你們,不是能講人言了嗎?"

聞言,小黑貓原本晶亮的眸子頹然暗淡下來,只輕輕叫了聲然後蜷起身子臥下.

之後,不管蘇林林再什麼問,它們都趴在地上置之不理.

呼!

什麼也問不出來的蘇林林攤坐在樹下發呆:她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身世?生身父母是誰?為什麼會被遺棄在老青山下?

這個被蘇林林壓在心底很久的問題又浮上心頭.

她自打記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老叔從山下撿來的,因為老叔並沒有打算要瞞著她.

因為她無父無母,蘇林林小時候總被村里的孩子欺負,一開始孩子們只是笑罵捉弄她,幾歲大的蘇林林就盡力躲著他們.

但有一回被二狗子拿一塊石頭砸破了頭,淌了一臉的血,嚇的她哭著跑回去找老叔告狀,卻聽老叔淡淡的說:"以後誰打你,打回來不就得了?"

說完,連傷口都沒給包,便領著滿臉血汙的蘇林林.找到跟一群孩子混在一起玩兒的二狗子對她說:"去吧,現在就打回來,不用怕,狠狠的打."

蘇林林至今還記得當她紅著眼,拼了命沖上去撕打二狗子時,嚇得四散而跑的孩子們.

強烈的恨意讓她生生咬掉二狗子半個耳朵,為此,二狗子一家還曾到家里大鬧一通.不過,卻被老叔手里那把鋒利柴刀嚇跑了.

從此之後,村里的孩子們再不敢輕易惹她了.

"咕~"腹內饑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蘇林林抬眼看了下天色:太陽己然西下,天都快黑了.

她還是早上吃了頓烤魚,到現在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想到烤魚鮮香無比的味道,蘇林林立刻把那些疑惑跟悲傷暫時拋到腦後,從地上爬起來滑下大石頭,直奔向溫泉池.

"嗚!"正當她准備找到草上編的魚蔞准,准備繼續捉那種透明小魚兒烤來吃時,卻見小黑貓拖著那條傷腿跑到跟前,用尖爪勾住她的裙角朝那條大紅怪魚躺尸的地方拉.

蘇林林看了眼嘴里插著一根燒火棍的大紅怪魚,有些遲疑的問:"吃這個?這東西真能吃嗎?肉沒毒?"

小黑貓放開她的衣擺,姿態怪異而迅速的跳到大紅怪魚身邊,揮爪抓下來一塊帶著鱗的魚肉,給蘇林林看了眼.

然後,放到嘴邊,正當蘇林林認為它要吃下時,卻見它直接把魚肉丟到溫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