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合力斗魚
蘇林林狐疑看了大青鳥幾眼,卻見它吞下最後一塊已被啄碎的肉菇,立刻跳到一邊,扁頭看著她.

"我現在不餓,待會兒烤了吃."蘇林林知道大青鳥讓她吃這朵肉菇,但是,這玩藝兒生的她實在是吃不下去啊.

可是,大青鳥根本不管這些,蹣跚著步子上前叼起肉菇揚起頭直盯著她.

蘇林林只得蹲下身子,皺著鼻子拿起來那看著髒兮兮的肉菇,免為其難的掰下一小塊擦了擦塞嘴里,梗著脖子硬吞了下去.

誰知,剛吃下去不久,腹內開始翻江倒海般一陣接一陣的絞,讓她幾乎站立不住.

難道這玩藝兒真的有毒?

那大青鳥吃那麼多怎麼一點兒事兒都沒有?

她神色疑惑的看了眼大青鳥:"這是什麼鬼東西?"

卻見它耷拉著眼皮的臥在梨樹下,緊護著被她丟出去的大半朵肉菇.

突然,一股子熱流自腿間洶湧而出,她感覺腹內一緊,然後慢慢的不痛了.

蘇林林低頭看了眼被一股子腥臭無比的汙血浸濕的裙子,朝大青鳥投入感激的一瞥:原來,服下這肉菇可盡快幫她清除產子之後淤滯于體內的血汙.

虧得她懂些醫術,不然看見出這麼些黑血可真要嚇死了.

蘇林林坐在地上歇了好一會兒,才感覺身上有點勁兒,脫下被汙血弄髒的衣服,拖著極為沉重的身子來到溫泉邊,准備清洗一番.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自眼前閃過,她一個不留神身子一晃,撲通!一聲掉到溫泉里去了.

剛一入水身上的血腥味立刻引來一群透明小魚過來,蘇林林知道它們只食瘀血腐食並不咬人,干脆退了衣服就在水里洗起來.

一堆小魚兒輕輕叼著身上的死皮血汙,有種的麻酥酥的感覺,讓她感到十分服適.

這些透明的魚兒並不怕人,還有不少直接鑽到她手指縫里,幫著清理衣裙上的血汙.

正當她泡的正愜意時,圍攏在身邊的小魚兒突然四散開來.

蘇林林感覺不對,抬頭一看,只見一條三尺來長的紅色鯉魚大張著嘴飛快沖過來.

只見那大張著的嘴中,竟然長著兩排尖尖的利齒.

嚇得蘇林林撈起衣服,急忙往岸上爬去.

待那條尖齒大紅魚游到跟前時,她才堪堪爬上岸.

看著那條生著滿口利齒的血紅大怪魚--此刻,蘇林林己經看出來,這東西雖然長的像鯉魚,但卻絕對不是.

蘇林林抱著濕衣服往後疾退好幾步,感覺安全了才停下腳步,她把衣服絞在一起,正打算擰干之時.

突然見眼前紅光一閃!不由駭然驚叫出聲!

只見看到那條大紅怪魚尾巴一扭,張著布滿利齒的大嘴,撐起兩條寬大的魚翅朝她飛撲而來!

情急之下,她驚慌的伏下身子,十分狼狽的滾到一邊.

結果,卻見那大紅怪魚根本沒理會她,而是直接朝著她身後那棵樹上噴出一股如絲似線般的東西,只聽'刺啦!’一聲,樹上冒起一道道濃煙!

一條胳膊粗細的樹枝應聲落下,一條細枝掃過她的臉.

幸好,她剛才滾到一旁才沒被這根樹枝砸到.

與此同是時,一道黑影自樹上躍起飛身撲向那條大紅魚.

此刻,蘇林林才看清楚,原來是早上那只來討烤魚吃的紫眸黑貓.

瞬間,兩個家伙在空中打斗起來,不過,在蘇林林眼里只看得出一黑一紅兩道影子糾在一處.

靠!這條魚真成精了啊,竟然敢主動跳出來招惹貓.

蘇林林剛腹誹完,卻發現那只小黑貓竟然被那怪魚一口咬住手腳,當即蓬起一陣血雨!

那黑貓吃痛,猛的一扭身子一抓拍向大魚頭頂,與那大魚一塊滾落到地上.

思及這黑貓也算為自己擋了一災,蘇林林立刻拿起一塊尖利的石頭砸向那大紅怪魚的眼睛!

嘰!

被砸到眼睛的大紅怪魚吃痛,尖叫一聲松開嘴.

小貓趁機弓身拽出被咬住的後腿,直撲向大紅怪魚頭那塊突出的角上.

這廂,蘇林林一擊得中,信心大增,不停的拿石頭狠砸向極力掙著身子,盡往水邊掙紮的大紅怪魚.

眼看那大紅怪魚拖著趴在它頭頂死死咬住不放的小黑貓,離水池越來越近.

蘇林林心急起來:想到一旦讓它入水,那小黑貓可能就占不便宜了,萬一放跑它,以後怕是還會出來傷人.

于是,她趁大紅怪魚張開大嘴時,撈起那根頭上尖尖的早上被她用來串魚的棍子,使盡力氣朝大紅怪魚口中捅去.

嘰--!

隨著一聲厲叫,大紅怪魚猛的一甩頭,直接把蘇林林給甩飛出去老遠.

"喵嗚!"一聲清亮的貓傳來,喚醒了被摔暈過去的蘇林林.

娘嘞!這死魚竟然這麼大勁!

蘇林林按著疼的發蒙的頭從地上爬起來,抬頭見那只小黑貓拖著一條斷腿,渾身血跡斑斑立在她跟前.

見她醒來,抬爪輕輕撓了撓她的手指,蘇林林這才發現小黑貓腳邊擺著一個拇指大小赤紅著的珠子;一塊嬰兒巴掌大小的紅中帶著絲絲金色的鱗片.

"這是給我的嗎?"蘇林林定定的看著它,總覺得這只小黑貓跟大青鳥一樣,能聽得懂人言.

誰知,小黑貓上前兩只爪子各按住一樣,歪著頭看了她半天,似乎十分糾結,最終放開按住珠子的爪子,叼起那片紅鱗往後退一步並沖她叫一聲.

蘇林林疑惑的看它問:"你的意思是--把這棵珠子給我?"

那小黑貓竟然十分人性化的點點頭.

蘇林林感覺十分好笑,拿起那顆珠笑著准備伸手去摸它的頭,結果卻被它警惕的躲了過去,轉身一瘸一拐的往山崖上跑去.

見它那條重傷的後腿隨著跑動在身後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蘇林林心里有些不忍開口叫道:"小黑貓,別跑了.待會我幫你把腿包紮一下,不然,你以後可能就成瘸子了."

聽她這麼一說,那小黑貓果然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她猶豫再三,又銜著那塊紅鱗轉過身來到她身邊.

蘇林林揉了揉太陽穴,感覺頭不太暈了,方才發現衣服不知丟哪兒去了.

幸好,這峽谷里沒人,不然--

她看了眼滾的滿身泥土草葉的身子,對小黑貓說:"你先在這兒等著別動,我先去找找衣服,再洗個澡回來幫你治傷."

"喵!"小黑貓伸出一只腿朝她身後抬了抬.

蘇林林一轉身,驚然發現她的衣服掛都掛在一根樹枝上,己經晌的半干了.

更為讓她驚喜的是,原本滿是泥汙的衣裳現卻干干乾淨淨的.

"是你弄了?哎啊,你可真厲害!竟然還會洗衣服."蘇林林驚訝不己的看著小黑貓說:"該不會是成精了吧?"

小黑貓淡然轉過身子,屁股對著她趴在地上.

蘇林林突然有種被鄙視的感覺,不過,她自顧搖搖頭暗道:這山里怎麼這麼多精怪的東西?

她原本以為大青鳥就夠機靈了,沒想到這只小貓看上去更聰明.

待蘇林林痛痛快快的泡了個澡,從溫泉池子里爬出來時感覺餓的不行.

看了眼橫臥在水池邊的大紅怪魚尸體想:這東西要是能吃的話,足夠好幾天的伙食了.

想到小黑貓腿上的傷口還沒包紮,怕這山谷再跑出來什麼野獸精怪出來.

蘇林林迅速穿好還有些濕的衣服,拿兩個丟在昨晚上丟在石縫里,只開了個小口子的蛋殼,里外清乾淨之後裝上溫泉水,准備用來給小黑貓清洗傷口用.

裝滿兩殼水之後,蘇林林一手抱著,空出手上前准備抱起小黑貓回山洞給它包紮,主要想帶它回去跟大青鳥放一塊好照顧.

誰知,小黑貓十分有性格的躲開她的手,堅持自己走.

看來,這家伙真是成精了.

跟著蘇林林艱難的爬上大石頭,一看到大青鳥便弓起身子欲撲上去,結果被大青鳥張著翅膀差點扇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