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容身之所
只見她雙肩的傷口上竟然咬著一圈透明的小魚!

驚的蘇林林差點掉到溫泉里去.

她慌忙把咬住肩胛骨傷口上細細的小魚拽下來胡亂丟掉.

正趴在地上養傷的大青鳥突然跳起來去搶那些小魚兒吃.

見狀,蘇林林跑到它跟前把那小魚從傷口上拽下來直接喂給它,吃了十數條小魚後,大青鳥看上去才有了些精神,還沖她低低的叫了聲.

待她把小魚拽下來完時,發現背上傷口竟然己經愈合了!

看著光滑如玉的雙肩,蘇林林不由驚歎不己.

認真一思忖便明白過來了,還得感謝剛才叮在她身上的小魚,是它們幫忙食去傷口的瘀血腐肉,才能令傷口快速愈合.

看到大青鳥瞪著小黑豆眼兒期盼的看著她,很顯然還想吃小魚.

蘇林林此刻也覺得腹內空空,她來到溫泉池邊,朝下面認真看去,心頭不由一驚:昨天掉下水後,根本沒發現這魚兒!

現在一眼看去,只見水里密密麻麻的透明魚兒游來游去,其中還有不少手掌大小的.

大點的魚兒連內髒跟骨頭都是透明的,在朝陽下閃閃發光,落在蘇林林眼里都變成了鮮美的烤魚.

想必這些魚兒愛吃血腥腐食,可能被她身上的血腥味引來的吧.

蘇林林本想咬破食指作餌,想了想自己這幾天失血實在夠多了,又縮回了手.

當它看到不遠處大青鳥滴落的鮮血時,不由心生計:她在水池邊扯了不少細細的燈草,手指靈動的編成一個小魚簍.

然後掀開石塊挖出幾條蚯蚓砸碎了,再挖些帶血的泥巴混在一起,捏成血泥球放到捕魚蔞里作餌丟到水邊.

魚蔞剛入水,血腥味立刻吸引大量魚兒過來,片刻間擠進去大半蔞.

蘇林林怕魚兒進去多了撐破魚蔞,立刻拉上來,撿出幾條巴掌大小的剝洗乾淨拿一根長木棍穿了架在火堆上烤著,剩下小些的都拋給大青鳥吃.

當清晨的陽光照在這幽靜的峽谷中時,大青鳥十分歡快的啄食著魚兒,蘇林林則十分認真的翻烤著一串魚兒.

一股鮮香味自谷中嫋嫋升起,沖破層層煙霧引得伏在山頂睡懶覺的小貓抽了抽鼻子,朝山崖下躍去.

當蘇林林取下烤的一片兩面焦黃的魚兒准備吃時,卻見一道深紫色的幽光自身側探過來,不由扭頭看過去.

只見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黑貓直直的盯著她--手里的烤魚.

蘇林林隨手捋下一片烤魚,放在它面前一塊乾淨的石頭上說:"你也想吃魚吧?來,給你嘗嘗腥."

那小貓深紫色眼眸微微眯起,朝她輕叫一聲,便叼起烤魚飛身躍上山崖瞬間不見蹤影.

竟然還有紫眼珠子的貓.

蘇林林取下一片烤魚吹了吹,一口咬下去:只覺得鮮香無比,外皮微焦,里面肉極鮮嫩,非但沒有一絲腥氣兒,反而有股清甜味兒.

蘇林林一口氣吃了好幾條魚,直到肚子撐的裝不下才停下來.

雖然沒放鹽,但必竟是烤制的魚肉,吃飽之後蘇林林感覺十分口渴.

她看了眼散發著硫磺味的溫泉,想到昨晚上在里面泡了一夜,怎麼也喝不下去.

算了,看看附近有沒別的水源,順便打探下出去的路.

雖然,她不知道外面李長風師兄妹是不是還在追殺自己,但也不能一直呆在這峽谷里.

不過,目前是要在這里躲一陣子的:一來她剛生過孩子,又經過這一番折騰,身體極為虛弱根本爬不上這看不頂的山崖.

其二還因為大青鳥身受重傷,還斷了半截翅膀,需要在這里養傷.

這樣以來,她就得找個真正的容身之所了.

必竟己時值深秋,總不能一直在溫泉里過夜吧?

想到泉水中密密碼碼的透明小魚,蘇林林就有點不想下水.

不過,這些味道鮮美的魚兒倒是暫時解決了她跟大青鳥的伙食問題.

蘇林林邊思忖著,邊模索著往峽谷深處走去,還沒走多遠,只聽大青鳥低鳴一聲,也搖搖晃晃的跟上來.

蘇林林站定身子沖它擺擺手說:"你且安心在這里養傷,別亂走動,我去找點水回來喝."

大青鳥好像聽懂了她的話,也停下來扁著頭看她一會,便又尋了處曖和的干草地上臥下來.

見狀,蘇林林微微一笑,繼續往前走去.

結果,尋了半天也沒找到能喝的水源,口干的要冒火,累得渾她身大汗倚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

突然,一道山風吹來,蘇林林舒服的呼了口氣,正要抬手綰起散亂的發絲,一只大黃梨從天而降,正好砸到她頭上.

蘇林林揉著被砸的有些發懵的腦袋,仰頭往上看去:只見一大梨樹謝謝斜生離地兩丈高的山崖中,此時,落光葉子的樹枝上掛滿了黃澄澄的大香梨.

見狀,蘇林林心下一喜,直接撿起那個砸到她頭的梨子用袖子擦了擦啃起來.

沒想到都九月了,這些梨子還掛在樹上沒落,吃著倒是脆甜爽口,十分解渴.

三下五除二啃光手里的梨子後,蘇林林小心移移的攀上身後的大石頭,准備爬上去多摘些大黃梨下來.

結果,一上去便驚喜的發現那顆梨樹竟然紮根在一個被枯藤遮掩住的山洞里.

哎呀,這下晚上就有地兒住了,刮風下雨天兒也不怕了.

就怕這地方是什麼猛禽怪獸的洞穴,想到這里,她緊著山洞下風口的位置站定,仔細抽了抽鼻子,只有草木清幽之香,並無任何腥膻騷臭等野獸之息.

不過,為保險期間,她又朝洞里扔好幾塊石頭,發現山洞內除了石頭落地的聲音之外,並無憑何動靜,

這下,她才算放心,打臬進里面一探究竟.

蘇林林發現這山洞足足一人多高,拔開枯藤後發現里面有兩三丈寬.那棵梨樹只是生在洞口一側的岩縫之中.

樹根旁邊還生著幾朵肉乎乎的蘑菇.

蘇林林常年進山,卻從未見過這種菇子,看上去肉厚根壯的,不像是有毒的品種.

不過,她也不敢輕易去動它.

她沿著山洞往里走了幾步,發現越往里面越寬,不過,越往前走就越暗,當徹底看不著路時,蘇林林才又小心移移的退回來.

按說這處山洞處于背陽之地,常年累月不見太陽,按常理該比較陰涼才對,但她越往里走卻越覺的干爽甯和.

實在令人不解.

但這等合適的山洞,怕是在這山谷再也尋不到了.

于是,她便在心里拿定主意在這山洞里暫時棲身.

這個她算是放心了,雖然這洞口上下頗為不便,但洞外伸出一丈來寬的巨石,十分平整.

洞里也十分干燥清爽,只在岩逢里生著些許干草,野菇之類的東西.

蘇林林還采了幾朵己經長熟的灰菇--後山常見的止血消腫良品,比一般草藥效果都好.

把糊住洞口的枯藤扯開,岩逢里的雜草拔掉,一會兒功夫,蘇林林便把山洞收拾的十分清爽.

拾掇好山洞口之,蘇林林靠在梨樹上喘口氣兒,不顧得去摘伸手就能夠的大黃梨,立刻爬下來跑到溫泉邊上抱起神像往山洞里搬.

見狀,大青鳥扁著頭看瞅她一眼,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跟著她來到山洞下面大石塊邊.

蘇林林坐在石塊下歇了好一會兒,吃力的搬過來幾塊平整的石頭摞在一起,站上去把神像跟大青鳥抱上去.

待她爬上石台後,看到大青鳥正在拼命的啄食那朵說不上名子的肉菇,一見到她,立刻銜來一整朵放到她面前,然後輕叫了聲示意她吃下去.

這東西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