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溫泉療傷
林林,快跑!

是老叔的聲音!

難道他--

蘇林林激動無比的朝身後看一眼,只見不遠處無數飛鳥紛紛尖叫著自空中墜落,一道道火光沖天而起--

焦灼的熱浪挾裹濃重的血腥氣如催命符沖了過來.

是那個紅衣美人殺回來了!

一定是李長風他們發覺她沒死,又跑來追殺她了.

剛出生的兒子血海深仇還沒報;老槐樹的救命之恩還沒還;洪三嬸為她而枉死之恨還沒消;她一定不能就這麼死了,絕對不能如了李長風的願!

一想到這些,原本己疲累至極的身體在滔天恨意與無邊悲憤之下又激發出一股子動力.

不能死,一定要逃走.

蘇林林實在跑不動,摔倒之後把神像系到腰間,手腳並用極為吃力的往前爬行.

粗礪的草葉枯藤不斷從臉上劃過,她只能閉上眼,全憑著求生的本能拼盡全力跟著大青鳥往前爬.

突然,大青鳥急促的短鳴一聲,在蘇林林眼前立定,張開雙翅欲攔住她.

但蘇林林此刻心頭只有往前行這一個意願:向前,盡力向前,拼命的向前逃出去!

所以,她的身子根本停不來直真朝著大青鳥撞過去.

只聽一聲刺耳的鳥鳴聲響起.

當蘇林林回過神時,身子己被大青鳥奮力爪住正急速往下掉,腳下云霧繚繞,根本看不到底.

大青鳥體型雖比一般鳥兒大些,但也不足帶著重達百余斤的蘇林林飛行,只得奮力撲著長翅堅難的往前飛去.

它雙爪緊抓住蘇林林的肩膀,尖利的爪子己深入皮肉之中鉤住骨頭,途經之地鮮血淋漓.

肩背上傳來的巨痛讓意識己經有些模糊的蘇林林又清醒過來,她強自咬住唇,抱緊懷里的神像一動不敢動.

很快,大青鳥抓著蘇林林堪堪躲過一塊尖利的山石之後,突然松開爪子.

利爪從骨頭中抽出的銳痛,比生產之時更堪,蘇林林差點昏死過去.

"撲通!"一聲,渾身血汙的蘇林林被丟到冒著熱氣的溫泉池中,一股刺鼻的硫磺味直沖入口鼻之中,激的蘇林林立馬抬起頭.

就在她落水的瞬間,一道極淡的紅影在水中一閃,隨即消彌無影.

虧得這池子並不深,僅及她心口處.

蘇林林攀住水邊一塊大石頭穩住發顫身子,盡力解開心口處綁著神像的包袱舉起來,欲放到石頭上以防泥胎被水浸壞.

但雙臂酸軟異常,而且顫抖的厲害,試了好幾次才沒成功.

誰知,她剛十分吃力的放上去,就見原本落在溫泉邊一根樹枝上直盯著她的大青鳥突然展翅飛過來,抓起包袱仍到水里.

然後,才拍拍翅膀飛走了.

蘇林林愣了下,急忙朝神像游過去.

當她精疲力竭的撈出包袱帶到岸邊後,卻連打開包袱的力氣都沒有.可能因失血過多之故,頭暈的厲害,眼前開始一陣陣的發黑.

當蘇林林醒過神兒時,天己經完全黑了,身邊放著三枚拳頭大小,散發著幽光的蛋.

想來是大青鳥叼來給她吃的.

她早己餓的不行,毫不猶豫的拿起一顆蛋用力磕開個小口兒倒入口中.

一股子清甜綿滑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下肚之後一股子曖意自腹內升起,渾身舒服不己.

直到三顆蛋全部吃完,才感覺肚子里不太空了,身上也有了些許力氣.

蘇林林看著手邊的包袱,伸了幾次手,卻不敢打開.

因為,她己把這尊神像當成兒子的化身,怕那泥胎遇水會糊掉--

糾結了好一會兒,才鼓足勇氣解開半干的藍布包袱,輕輕摸了摸神像,卻驚然發現它依干爽光滑.

蘇林林心下一喜,拿過來湊近了看:只見那神像完好無損,連衣服上的彩塑都還一如之前那般.

確認了神像完好無損之後,蘇林林才發現她還泡在溫泉里,忙收斂衣裙爬上岸.

一股冷風吹來,凍得她直打顫.

蘇林林忍不住抱緊雙臂,結果牽動背上的傷口,頓時疼痛不己.

她環顧四周到處黑漆漆的一片,遠處還時不時的傳來幾聲熊吼狼嚎,嚇得蘇林林熄了生堆火取曖的心思.

不過縱然這附近沒有野獸,她渾身下上精濕也沒法子點火.

最後,實在抗不住冷風如刀子般往身上刮,又跳到溫泉里泡著.

雖然水里還有股子硫磺味兒,但卻也不是那麼刺鼻了.而且,泡在這溫泉水中後,感覺背上的傷也不是很痛了.

蘇林林把神像重新包起來放到石頭上,干脆泡在溫泉里過了一夜.

待早上第一縷陽光透過山崖照到她臉上時,蘇林林方才醒來,結果,一睜開便嚇了一跳.

只見大青鳥渾身血汙,耷拉著半截滴著血的翅膀掛著不遠處的樹枝上,樹下頭枯草都被染紅了一大片.

"小青!出什麼事了,你怎麼傷成這樣了?"蘇林林驚叫一聲,從水里爬出來奔過到樹下,十分擔心的看著趴在樹枝上的大青鳥.

聽到蘇林林的聲音,大青鳥抬了抬眼皮,身子一晃從樹上栽了下來.

蘇林林忙張開雙臂接住,結果被砸的仰面摔倒,地上尖利的石頭正硌著背上的傷口,疼得她直冒眼淚.

大青鳥無力的撲了幾下翅膀,慢慢從她上挪下去,蘇林林方才艱難的翻過身爬起來.

她忍著背上的傷痛,迅速跑到山崖邊采幾株止血化淤的草藥放在口中嚼碎,然後輕輕翻開大青鳥厚厚的羽毛糊在正在滲血的傷口上.

然後,解開包著神像的藍布撕下幾條,把它斷了一半的翅膀包起來.

邊包紮邊問它重傷之因,但大青鳥卻一直耷拉著眼皮,無絲毫反應--很顯然它打算讓蘇林林知道.

幸而之前跟著李長風認識不少草藥,也學了不少半吊子醫術.

細心給大青鳥包紮好之後,蘇林林感覺頭有些暈,身子虛恍無力怕會起燒.看到附近生著幾株小柴胡,便采了些在水里洗掉泥土直接吃了下去.

深秋的清晨寒意很重,蘇林林穿著一身濕衣服,不一會兒便噴嚏連天.

她吸了吸鼻涕,看了眼被水泡皺巴巴的雙手,極力忍住跳下水取曖的沖動,決定先想辦法升一堆火把衣服烘干.

不然,一直穿著濕噠噠的衣服肯定會病倒的,她現在還在月子里,身子本來就虛而且身上還有傷,千萬不能再病倒了.

至于大青鳥,當蘇林林幫它包紮好之後,就自己找了處背風地方臥著閉目休養.

蘇林林精挑細選找了兩塊硫磺石充當打火石,然後扯些干草聚攏成一堆,拿兩塊硫磺石在上面不斷的碰擦.

終于一絲火星拼出來落到干草上,慢慢的將干草引燃起來.

蘇林林一點點把撿來的干柴棍加到火堆上,待火燒旺之後,立刻脫掉外衣烘烤,身上只留一件中衣.

外衣烤干之後,蘇林林脫下半干中衣掛在火堆旁的樹枝上烘著,正准備披上外衣,卻覺得背膀上一陣鑽心的疼痛.

于是,她快步退到溫泉邊,借著清撤的泉水查看傷,一看之下不由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