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逃離青山村
大青鳥又把那顆被她丟出去的紅果子給叼回來了.

蘇林林慢慢握住手里的紅果子--剛才是她著像了,竟然遷怒于大青鳥報恩之情.

明明是李長風心懷不軌尋寶不成,設下毒計殘害她們母子,怎麼能怪大青鳥送她紅果子招禍呢?

它單純的只是想報恩而己.

既然,這玩藝兒能讓李長風苦尋七年,定然不是凡品.

想到這里,蘇林林突然笑起來:既然這樣丟了豈不可惜?

她吃力的抬起手啃了一口紅果子,一股無比鮮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散開,化為瓊液滑入喉之後,蘇林林感覺到己僵死的身子好像又活過來了.

一整顆果子吃下肚後,蘇林林覺的原本將近被抽空的生機突然又充盈起來,沉重無比的身子也漸漸輕盈起來.

劇痛到麻木的身體竟然也不疼了.

她震驚無比的摸了摸被李長風擊中的心口,竟然無一絲不適之感.

蘇林林試著站起身子,發覺身體除了比平時虛弱一些外,己經完全恢複了正常.

她感覺渾身濕膩難忍,滿是血汙的衣服粘在身上極其不舒服,蘇林林急切的想泡個熱水澡,洗去身上一切血腥汙垢.

"篤,篤!"這時,大鳥突然朝著那尊神頭頂啄了幾口.

"啊!"百里外的一座道觀中,一位正盤腿坐在蒲團上,揮著手里拂塵作法的老道兒突然驚叫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仰面倒下.

蘇林林看到神像頭頂的道冠被啄掉了,急忙扒開大青鳥,心疼的撿起地上的道冠准備重新按上去,卻發現被磕破的泥冠里面竟然包著一個純金冠.

若是以前看到這麼大一塊金子,蘇林林肯定要樂的蹦起來.

但是,此刻她只想再給神像按回去.

不過,這金冠原本用黃泥封在神像頭頂上的,這會兒泥殼被大鳥啄碎了,怎麼能按的上去?

所幸,蘇林林認真看看,發現沒了道冠之後,神像非但沒有破損,反而看上到去更和諧了.

想來這金冠可能是後來加上去的,蘇林林認真盯著神像那張沒有五官的面孔,看了好一會兒,發覺跟之前沒什麼不同,才松了口氣收起金冠.

當她看到神像下那堆小小駭骨時,忍不住淚流滿面,小心移移的一撿起來攏在一起,用雙手就地挖了個小小的土坑埋進去.

兒子,你放心,母親此生只要還活著,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接著,她沖著只剩下一根樹樁的大槐樹跪下磕三個頭道:"多謝您今日搭救之恩,今後小兒長眠于貴地,還望多多招拂."

今天若不是這棵老槐樹突然倒下,她怕是早死透了.

若是以往蘇林林還以為是巧合,但是今天見了這麼多匪夷所思之事,她心里明白一定是這老槐樹有心救她,才會自毀本體為她擋下一劫.

若將來大仇得報,定取靈泉仙露來灌溉.

蘇林林十分鄭重的許下諾言.

她本來就是愛憎分明的性子,十分記仇,也很知感恩.

說完,又拖著虛弱的身子來到洪三嬸隕身之處,本以為她的尸身己被帶走,卻沒想到仍然倒在那塊大石頭邊.

蘇林林跪下來同樣朝她磕三個響頭抽泣道:"對不起,洪三嬸,我是連累了您.不過,你放心,我今世無論如何都要手刃李長風為您報仇雪恨."

說完,只見一直跟著她的大青鳥十分通人性的叼來一條小小的薄被,蘇林林親手給洪三嬸蓋上說:"三嬸,本來我要送您最後一程,但怕會再給村里招來來災難."

說到這里,她從懷里掏出那個金冠,鄭重的放在洪三嬸僵直的手里輕輕合攏起來說:"這是從保我一命的神像上掉下來的寶物,現在送給您,希望能助您早入輪回再世投生個好人家."

她的本意是洪三嬸必意因自己而亡,按道理得給其家人一個交待,但這些年來,李長風雖然讓她衣食無憂,但卻也沒留給她多少銀錢.

其實,李長風除了出錢建一座氣派的宅子外,極少拿錢回來給她,特別是這兩三年,每隔個把月才回來一次,丟下些散碎銀子便又走了.

家里吃的還都是她自己種田所出.

因為常年家里只有一個人,她生的又健壯,所以從地里收的糧食足夠吃用了.

抬頭見洪三嬸仍然瞪著雙目,蘇林林輕輕為她合上眼道:"三嬸,你自安心去吧."

說完,拖著沉重的身子准備回屋,那大鳥卻緊叼住她的衣擺不放.

蘇林林吃力的矮下身子摸了摸它的頭說:"我會離開這里的,不過得先擦洗下身子換身乾淨的衣裳."

大青鳥好像聽懂了她的話,松開口安靜的守在大門口.

不知道李長風他們偷走什麼東西沒有,想到這個她不由加快了腳步.

蘇林林從午後離開院子,直到現在才重新進來,發現房間所有門都大開著.

一進入堂屋,便發現那副一直掛在正牆上的山水畫不見了.

她心里不由一陣揪痛:那副畫是從她記事起,就一直掛在堂屋里的,老叔還活著時十分珍愛這幅畫,每隔一天便輕拭一回.

沒想到那對狗男女竟然把它偷走了.

老叔,你放心,有朝一日我定然會把這幅畫給討回來的!

蘇林林松開緊握的手掌,深吸一口氣往臥室走去.

臥屋里被翻的亂七八遭的,衣服,被褥仍了一地.所幸,並沒少什麼東西,連她悄悄攢的那包碎銀子被丟在床上一文沒少.

想來是他們那些所謂的修道之人,根本看不上這點銀錢吧.

蘇林林己經打算要逃離青山村了,便也沒打算再收拾房間,只把那包碎銀揣起來,又扯了塊包袱皮兒把神像包好.

況且她剛生過孩子,若不是吃下那枚紅果子強自撐著身體,根本無力走回來.

隨便扯過幾件乾淨衣服後,她便拖著極為沉重的步子來到廚房,燒了鍋溫水吃力的擦洗過身子後換上.

看著腳邊幾條變成血黑色,散發著腥丑難聞的味道的毛巾,蘇林林嫌惡的聞了聞身上,仍然有股子讓人作嘔的腥臭味兒.

可能剛生過孩子的緣故吧,她抽了抽鼻子安慰自己道.

不過,擦洗過後,身子頓時輕爽很多,像是脫了層殼一般.

吃力的把廚房里髒水倒出去後,蘇林林突然感覺腹內饑餓難忍,正准備找些東西充饑之時,突然聽到大門大青鳥幾聲急促的鳴叫.

于是,連忙帶上那包碎銀子,抱起包著神像的包袱往外奔去.

一來到大門口,便看到遮天蔽日的鳥兒如旋風般朝山下沖去,大青鳥一看到她便急急撲到跟前,叼住她的衣角往外拉.

"小青,是不是山下有危險?"大青鳥帶著她往後山跑,一路上卻見越來越多的鳥兒悄然無聲往山下飛,蘇林林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青鳥回頭看她一眼輕輕叫了聲,繼續往低飛著往山里去.

蘇林林強撐著越來越重腳步,跌跌撞撞的行走在山林間,幸虧這大青鳥極通人性,專撿山林稀疏的地方走.

不知跑了多遠,蘇林林雙腿突然一軟,撲到在地上.

大青鳥回頭焦急的叼住她的衣角用力扯,但蘇林林卻再也沒力氣爬起來了.

突然,一道尖細的聲音傳入耳中,驚的蘇林林挺身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