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造化弄人
被火光映的十分明亮的天空中,突然降下無數土石!

哈,天真的要塌了嗎?

蘇林林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土塊砸下來,濃重的焦土味傳來時她才發覺:那些土塊竟然未落到她身上一顆!

而且,在紛紛揚揚不斷落下的塵土中,那原本熊熊燃燒的烈火卻被漸漸撲滅了.

難道,是上天要放她一條生路麼?

想到這里,她原本感覺己僵死的身體漸漸生出一絲絲力量來.

"喳--!"隨著一聲清亮的長鳴聲,原本遮天蔽日的"黑云"瞬間散去!

看著撲棱棱四下飛散鳥兒,青山村一眾驚恐不己的村民,不知在誰的帶頭下,剛躲回家的人都奔出來朝著空中叩拜不己.

洪三嬸的獨子大旺狠狠的在地上磕三個響頭說:"山神爺爺,求您保佑我跟爹過去抬回老母的遺體."

說完,扶起一直抹眼淚的父親,准備往村後去.

誰知,爺兒倆剛抬著個破門板走出院子,便被村老兒攔住:"那地方邪神剛走,老陰槐又被異火所燒.這會兒煙氣沖天的連路都看不著,你們過去萬一回不來怎麼辦?"

見他們父子面露難色,村老接著說:"飛鳥蔽日,本就是不祥之兆,這事怎麼看都透著邪氣兒."

說到這里,他目現驚恐之色道:"再說,那些修仙之人豈是我們這些凡人敢惹的?聽我一句勸,待明早朝陽出來,淨淨漫天的陰煞之氣後再把大侄媳婦接回來也不晚."

村老在村子里說話一向很有威望,大旺心里雖然不忍母親被暴尸荒野,但卻顧及著自家性命,也不敢違背了他的意思.

當下,大旺爹十分擔心的問:"咱們今天惹了那倆個邪神,他們會不會回來報負?"

村兒老緊皺著眉頭歎了口氣說:"他們修道之人,只要得償所願定然不會再回跟我們這等凡人記較,只怕--林林母子死的不甘心,不願入輪回助那李長風入道吶!"

一聽他提到殺母仇人,大旺立刻雙眼充血,憤恨不己的說:"那沒一點人性的李長風,竟然還能修仙道,老天爺也太不長眼了!當初咱們就不該收留他在村里!若,"

村兒老深吸一口氣截住大旺的話頭道:"好了,不管怎麼說,咱村兒有山神爺保佑,輕易不會出事兒的."

說完,柱著拐棍步子沉重的往村頭山神廟走去.

…………

一股子挾著濃煙的冷風撲面而來,嗆的蘇林林喉頭刺癢不己,卻連咳出聲的力氣都沒有.

一道青影落在跟前,蘇林林認出是那只叼走洪三嬸帽子的大青鳥,她用力氣輕喚了聲:"小青--是你帶,帶這群鳥來救我的嗎?"

小青是她給這只大鳥起的名子,由它那一身青藍色羽毛而得.

大青鳥低下頭在她手上蹭了蹭,蘇林林只覺得手心里一涼,原來是一枚如嬰兒拳頭大小的紅果子.

看著這枚泛著瑩光果子,蘇芷心頭一震:突然間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當年李長風突然改變主意娶她,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枚果子.

她記得很清楚,頭一天帶著她在山上尋了一日草藥的李長風,明明己經告訴她,第二天一早他就要離開了.

蘇林林還記得他那時因極為失望而落莫的神色:當時她還以為是他不舍的離去,現在想來,不過是因為沒尋到這枚果子吧?

想到這茬,她的頭突然一陣銳痛.

接著,一件早被遺忘的事情又浮上心頭:就在李長風被老叔帶上山的前幾日,她進山為因生病而沒胃口的老叔摘野果子吃時,看到一只剛退去絨毛的小鳥,奄奄一息的趴在一棵青藤下.

蘇林林發現它的腿因被一條極細的麻絲纏住,腫的老高根本沒法站立.

以前她也養過因殘疾,而被燕子丟棄到房簷下的幼鳥,當時就明白這通身青藍色的小鳥也可能因為身殘被老鳥遺棄了.

老叔曾告訴過她,禽鳥一般不養殘疾幼崽兒.

蘇林林本身也是老叔從山上撿回來的孩子,所以最見不得這些為父母所棄的幼小生命.

所以一見這只受傷的小鳥兒不由心生可憐,從懷里摸出一塊早上沒吃完的餅子揉碎了喂它.

待它吃飽之後,又十分小心的幫它解開纏在腿上的細麻絲.

原本想著帶回家里給它養傷,誰知,她剛用細布條給它包紮好腿,這只鳥兒便拖著一條傷腿飛快鑽入草叢中不見了.

當她在後山采了不少野果子准備回去之時,突然在一根青藤下看到一棵,如嬰兒拳頭大小閃著瑩光紅鮮鮮的果子.

她見這果子甜香撲鼻,立刻撿起來帶回去拿給老叔吃,但他卻十分堅定的讓蘇林林吃下去.

十三歲的蘇林林並沒有推辭,一口咬下去,只覺得此生再美味的果子也比不過如此了.

後來,她又多次到後山去尋找,卻再也沒摘到過.

而李長風當初第一次正眼瞧她,也是因為她曾說起要到後山去尋那美味兒的紅果子.

此時,蘇林林慢慢握住手里這顆紅果子,看向扁著頭盯著她的大青鳥說:"原來,你就是我當年救下的那只小鳥,"

說到這里,她不由仰天慘笑:"呵呵,這紅果子也是你特意送給我報恩的吧?"

蘇林林恨恨的將手里的紅果子扔出去:"小青,你的報恩之果,我真的承受不起!"

她閉上眼,一滴血淚自眼角流下:五年前,得知李長風要離開,蘇林林既傷心又迷茫,十六歲的少女不知道李長風一旦離去,她一個人該怎麼過.

蘇林林大半夜一個人跑到後山痛哭不止.

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現身側不遠處的草蔓上突然出現一顆閃著瑩光的紅果子,散發著一股讓人安心的幽香,蘇林林忍不住拿起來吃了.

她剛吐出果核兒,就被一只小鳥啄了去.

清早,當她忍住傷心准備回去送別李長風之時,卻見他驚然盯著自己良久.

之後,伸手擦去她唇邊的果漬,嘴角輕揚慢聲道:"蘇林林,你今年十六了吧?也該嫁人了啊,不如就嫁給我如何?"

五年來每回想到這一幕縱然做夢都要笑醒,卻從沒想過如仙人臨世般的李長風為何突然要娶她為妻.

可笑她的八年癡戀之人,處心積慮的留在她身邊,只是為了一顆不知被鳥兒從哪兒叼來的野果子.

一想到李長風以辨識草藥之名,帶著她一遍又一遍的進山尋找紅果子.

蘇林林突然感覺很可笑:他竟然一句也未向自己坦白目的,自以為是的認為那這紅果子是她機緣巧在後山摘的.

卻不根本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紅果子,不過是一只鳥尋來給她報恩的.

真是造化弄人.

突然,她感覺手上一陣揪痛,不由回過神,驚訝的看著依然扁著頭立在身邊的大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