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殺妻證道
說到這里,他大笑著摘掉頭上的草帽問:"這頂帽子可是要歸我了!你可願意?"

蘇林林一抱住那泥胎神像,下腹突然不痛了.

她重重的喘了口氣驚喜的點點頭:"願意,願意,你喜歡就拿去戴吧!老神仙,我肚子不痛了!反正--"

話還沒說完,只覺得眼前一空:哪還有那老道的蹤影?

真是遇到活神仙了啊!

她抱緊了懷里的神像,小心移移矮下身子准備跪下叩謝.

只聽空中傳來一聲洪亮的笑聲:"小娘子不必多禮,你那夫--呃,劫難該來了,記住,你想要保兒子一命,懷里的神像絕對不能丟."

"老神仙也看出來我腹中的是個男孩兒吧?太好了!這下能給夫君留個後,他就不會再嫌棄我了吧?"蘇林林緊抱著神像激動的說.

咳,咳--

伴著幾聲干咳聲,一條大紅色的布條落到她跟前.

看來,老神仙不喜歡在草帽上紮紅布條啊.

怎麼也是神仙經過手的東西,蘇林林艱難的彎下腰把那根紅布條撿起來,十分鄭重的塞到袖袋里,才打量起懷里的神像來.

一看嚇的她差點脫手出扔出去!

這神像雖然破舊,但衣縫袖角都刻畫的十分精細傳神,就連頭發絲兒都根根分明,但是那張如滿月般的瓷白粉面上,卻是空白一片!

這神像根本沒有五官!

蘇芷深吸了幾口氣,砰砰直蹦的心才算平靜下來,安慰自己:既然老神送我這無面神像,自有他的用意.只要能保佑兒子平平安安降生,管它是哪路神仙呢.

想到老神仙預言她今日要生子,蘇林林真的感覺肚子一陣兒緊接一陣兒的往下墜,並伴著隱隱的陣痛.

我得趕緊回去!

她不由得加快步子往回趕,直到村尾那五間大瓦房映入眼簾,蘇林林也實在累得走不動了,方才扶著一棵樹大口喘氣兒.

"林林?你怎麼在這兒呢?你家男人回來了,帶著個--呃,正到處到你呢.快回去看看吧!"隔壁狗子媳婦兒扛著一捆青草,頗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她說:"你這是去請神像了啊?"

原本聽說李長風回來了,蘇林林十分高興,但聽狗子媳婦兒說完,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沒來由的恐慌.

蘇林林平日里跟她不太對付,這時候也懶得答理她,深吸了口氣,抱緊神像往家里走去.

看著不遠處的大開著的院門,蘇林林只覺得肚子越來越痛,雙腿也跟灌了鉛似的一步也挪不動,她試著叫了聲:"長風,你回來了?"

回應她卻是一堆突然被丟出來的小被褥,小衣服.

看著自己一針一線親手為孩子縫制的衣物漫天落下,蘇林林只覺得下腹一陣巨烈的絞痛,她踉蹌著往前幾步,扶住那棵大槐樹嘶聲叫道:"你--"

"哎啊,林林,你這是要生了啊!長風,長風回來了嗎?快,出來幫忙把她抬到屋里!"這時,洪三嬸端著一帽蔞兒山楂從遠處奔過來.

見蘇林林就要委頓在地,立刻仍了手里的帽子,鋤頭,沖過去一把扶住她大叫:"孩子要生出來了!來不及回屋了.林林,別慌,穩住,快用力!"

邊說,邊隨手撈幾件被丟出來的小衣服墊在蘇林林身下,然後沖著毫無動靜的院子大喊:"李長風,你死屋里了嗎?快燒盆熱水端出來呀,你兒子要出生了!"

洪三嬸過來的路上就聽村里人說李長風回來了,而且還--哼,沒想到這個沒良心的東西,連婆娘生孩子都不管不顧了.

蘇林林咬緊牙齒關,側頭死盯著大開著的院門,心里無比期盼那個心心念念的身影出現.可是,一陣陣巨痛襲來,她感覺都快疼死了!忍不住慘叫出聲,卻始終未見那李長風出來看一眼.

長風,我縱然拼命為你生下你期盼己久的兒子延續香火,也不能換來一絲夫妻情宜嗎?

既然,你是如此的嫌棄于我,當年又為何要娶我為妻?

在孩子臨世的一瞬間,無以言喻劇痛之下,蘇林林一直自以為非常幸福又滿足的心底,第一次生出了怨氣.

伴隨著一聲洪亮的啼哭聲,李長風縱身而出,神色異常冷竣的跟極為虛弱蘇林林異口同聲的對洪三嬸說:"把孩子給我."

洪三嬸根本不搭理李長風,利落的拿件小衣裳給隨手擦了擦嬰兒身上的血汙,迅速包起來塞到蘇林林懷里:"是個大胖小子,快看看!"

蘇林林輕摟住那團軟軟的,卻哭的中氣十足的小小身子,一股為人母的感覺油然而生.感覺之前受的罪都值了.她滿眼欣喜的盯著那張紅通通皺巴巴的小臉,心軟的都要化了.

"把他給我!"就在這時,一道冷清人影居高臨下的在她身前站定,雙目緊盯著她懷里的嬰兒,語氣十分淡漠,根本沒有一絲初為人父的歡喜之意.

蘇林林正要應聲給他,卻見李長風冷俊無波的雙目中閃過一抹狂熱之色,心底沒來由的一冷,抱著孩子的手不由緊了緊,十分警惕的看著他.

洪三嬸實在看不下去,張著滿手血汙的手上前推了一把李長風:"你還杵著做什麼?外面風這麼涼,大人小孩子都受不住,還不快扶林林她們母子進屋去?"

李長風見雪白的長衫上印著一個血紅的手印,猛的長袖一拂沉喝一聲:"滾!"

蘇林林驚然看著洪三娘如脫線的風箏一般,被打飛出去好幾丈遠.

頭直直撞到一塊大石頭上,伴著一聲淒厲的尖叫聲,血花四濺!

她驚駭不己的盯著滿眼冷酷向她伸出手的李長風,渾身顫抖著問:"你,你把她打死了?"

"死不足惜,一介螻蟻之輩,竟敢對我出口不遜,還汙我法衣!"李長風像換了一個人一般,冷酷無比的看著她:"把孩子給我!"

不,應該說這才是他退去了所有偽裝之後,的真實面目吧.

蘇林林本能的摟緊懷里的孩子顫聲問:"你,你要干什麼?"

不待李長風應聲,只聽一個極為清脆甜美的聲音仿若自天邊傳來:"當然是殺了你們母子證道嘍,是不是啊,李師兄?"

只見一位身著大紅色飛仙裙的絕色美人從院里款步而來.

李長風轉過頭目光清柔如水的看著她:"師妹,你怎麼出來了?快回去歇會兒,很快就成了.別搭理這等粗婦賤子,免得汙了耳目."

粗婦賤子!

五年的夫妻之情他可以不顧,蘇林林此刻心里十分清楚,李長風從來就沒有真心喜歡過她,但她剛剛拼死生下的可是他的親生兒子!

不,她絕對不能讓他傷害兒子的!

蘇林林拼盡全力撐起身子抱著孩子准備逃跑,結果,剛站起來只覺得懷里一空!

"孩兒,為父盼了整整五年,才得以看到你臨世.呵呵,今日且助為父踏入仙途,你便是積下天大的功德,往生投胎去吧!"只見李長風滿臉獰笑的,一手抓住號哭不止的嬰孩,一手拍向他的天靈蓋.

見狀,蘇林林頓時雙目充血,發瘋民般尖叫著撲過去:"不要--!!!"

誰知,她剛一撲到李長風身邊,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飛出去.

"噗!"蘇林林撞到那棵大槐樹上,一口鮮血正噴到樹下的泥胎神像上,隨著一道妖異的紅光閃過,蘇林林驚詫無比的盯著被她壓在身下的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