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朕殺的就是你2
g,更新快,無彈窗,!

便是一襲黃袍,袖兩側勾勒著龍紋的中年男子.

他那威嚴的面色隱約能找到些激動,目光從一開始,就沒有從九音的身上移開過.

是她!

她終于回來了.

一年多了,終于回家了.

黎國皇帝腳下的步子都有些不穩,對面的那個女子,那雙含盡了世間冷漠的雙眼,哪怕她靜靜地站在那里,都能讓人第一眼就撲捉到她的存在!

那就是他找到一年之久的黎九茵.

黎國獨一無二的殿下.

所有侍衛都跟隨在黎國皇帝的身後,一步一步朝九音的方向走來,氣勢浩大.

"參見陛下."

"參見陛下."

眾百姓和隨從確定了來者的身份,心底一驚,趕緊朝著皇帝跪了下去,敬畏的不得了.

公主看清楚了皇帝的身形,她有些心虛地咽了幾口唾沫.

但很快便朝著皇帝跑了過去.

她臉上露著難忍的痛苦,嘴唇還有著殘留的血跡,公主晃著皇帝的手臂開口:"父王,你怎麼會親自來到這里?父王是來找我的嗎?"

也沒等黎國皇帝回話,公主便開始告狀了.

"父王,你是不知道."

"皇宮里面太悶了,然後我就想出來透透氣,可是沒有想到......"

"我剛出皇宮,就有一個賤民敢傷我,你看,我的手都擦破皮了,而且身上都是傷口."

聞言.

黎國皇帝臉上那激動的神色黯然了幾絲,他總算將目光從九音身上移開.

然後落在公主的臉上,不緊不慢地抽回被公主抱住的手臂,皇帝聲音聽不出喜怒地開口:"你剛剛說什麼?賤民?"

皇帝那略帶疏離的動作,令公主愣了一下.

父王不是應當關心她傷到哪里了嗎?

怎麼會關心一個稱呼?

公主只當皇帝是在生氣自己逃出宮,也沒有往疏離這個上面想.

她的父王這麼寵她,要什麼便給她什麼,只要她撒一撒嬌一定沒有什麼事情的.

"父王!"

"你難道就不關心我有沒有受傷嗎?她都把我摔在地上."

"就是這個人,一個沒有什麼身份的賤民,還敢在我堂堂一個公主的面前放肆!"說著說著,公主那底氣莫名其妙就升了起來.

她伸出手,手指直指著對面的九音,語氣帶著濃濃的挑釁.

公主以為.

都到了這個危機的時候,一定能擊潰九音那從容自若的神情.

可惜,要令公主失望了!

被指著的九音滿臉淡定,從不知害怕為何物.

九音垂著眸,拔弄了一會白皙的指尖:不知道為什麼,本殿莫名又想用預言裝酷.

"說完了嗎?"淡淡的聲音響起.

九音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一顆璀璨奪目的白玉棋,棋面泛著光,映亮了她眉心如血色的朱砂痣.

在話落的同時,九音玉手置落而下,那張驚世的容顏與低垂的美眸在同一時間掀起.

頓時--

"嘶!"

"嘶!天吶!"

跟于黎國皇帝身後的從侍衛全都驚憾在了原地,直接看呆了,好像所有的景物都被虛化,整個世界唯留下那一抹純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