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神曰,重臨再遇我九4
g,更新快,無彈窗,!

蘇婉清看到這膽顫心驚的場面,她徹底地慌了.

即要忍受身上那種皮開肉綻的痛.

又要承受諸官家小姐那譏諷的目光,還有晉王爺因她而陷入危機,那是她要嫁的人......

他要是出了事情,她一個人怎麼去報前世的仇?

無名一號用看待智障兒童的目光掃了眼蘇婉清.

目睹蘇婉清臉上那撕心裂肺,比死了爹媽還要難受一百倍一千倍的痛苦表情,莫名其妙有一點幸災樂禍是什麼鬼?

"噗呲!"

"啊!"沒等晉王爺從感動中拉回神.

先是耳邊響起了一道長劍刺入血肉的聲音,緊接著......雙臂突然傳來一陣如剝皮抽筋的痛,痛到晉王爺沒能壓抑住直接叫出了聲.

眾大臣瞳孔劇烈收縮.

蘇婉清更是眼珠子都覆上了一層紅血絲,幾乎要碎裂開來,一時間,她就像是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一個,連慘叫聲都卡進了嘴里.

他們看到了什麼?

就在前一刻,無名一號毫不猶豫地對著晉王爺就是嘩的幾刀,直接將他手臂的筋脈給挑斷裂了!精准無誤,沒有留下任何多余的傷口.

場面就是那麼刺人眼睛,驚悚人心.

那鮮血不要命地狂湧而出,延著晉王爺的手臂滴落,撞入眾人的眼底.

"他什麼錯都沒有,你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晉王爺再一次悶哼的痛叫傳到蘇婉清耳里.

此刻的蘇婉清己經臉色慘白如紙,血肉炸裂,但是她還是特別有骨氣地沖著九音吼道,邊哭邊嚎邊吼:"啊!這......這就是無殿國的殿下嗎!"

"晉王爺什麼都沒有做,是我盜了詩!"

"你們......啊!!"

看到自己心上人斷了雙臂,蘇婉清感覺天都要蹋了,比自己死了還要絕望.

而更令人絕望的,還在後頭.

無名一號當著蘇婉清的面,在她那瞳孔欲碎的眼皮子底下,手中的手劍反手一轉,伴隨著"噗嗤!"一聲響,劍刃直接布入了晉王爺的心髒.

然後……死了?!

"不!不要!"

"啊!"蘇婉清聲聲泣泣地絕望慘叫,眼睛都差點在破碎開來.

執行杖斃的侍衛,握著權杖的手掌都有些發顫.

整個宮殿內一片死寂無聲,眾大臣身子抖的像個篩子.

除了那刻意壓低的呼吸聲,還有蘇婉清那歇斯底里的慘叫聲,便只剩下板子抽打在血肉上面的聲音.

而行使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氣定神閑地坐于上位.

聽著耳邊那傳來的慘叫聲,她的臉上眼底,沒有掀起半分的波瀾!

可忽地--

一副淡定悠然模樣的九音,那輕點桌面的動作驀地一頓,漆黑的眸子陡然掀起.面紗下的唇角霍地染上了點妖冶的弧度.

"發生了何事?"

君臣蹙了蹙眉頭,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九音的異樣.

等了半會.

回答君臣的,是九音那輕飄淡然,卻又深不可測的幾個字:"有人,要來了."

來了?

什麼人又要來了?

無名一號聽到這話滿臉懵逼,下意識地伸出手想抓頭發,但一想到剛剛那一場小雪,還是控制下了手癢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