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神曰,重臨再遇我九2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有嘖笑,更沒有人把這句話當玩笑.

對啊!

她是無殿國最尊貴的殿下,她是什麼身份,而蘇婉清又是什麼樣的身份,她想讓誰死,還需要理由嗎?

還需要聽從蘇婉清一個庶女的解釋嗎?

"不,不,我不能死."

"好不容易......不,我不能死."這不可一世的話如鐵錘般直擊蘇婉清的腦海,令她身子一軟,猛地癱倒在地面失神低喃.

原本灼灼光華的神色,頓時就變得惶恐黯然起來.

怎麼辦......

誰來救救她,她好不容易重生一世,怎麼可以這麼容易就死了呢......

"殿下說杖斃,東華難道沒有聽到嗎?"

"需要親自請你們嗎?"無名一號早就見不慣這個小婊子了,現在聽到九音這麼霸氣的一句話,簡直不要太爽,即刻朝著失神的東華皇帝吼道.

無名一號這提高的音量.

將東華皇帝和眾大臣猛地拉回神來.

東華皇帝咽了好幾口唾沫,朝著侍衛命令道:"愣著干什麼,將這個賤民給朕就地杖斃!"

不是處死!

是當著眾大臣的面就是仗斃!

"不,不要!"蘇婉清猛地從危機之中驚過神來.

她連忙朝著東華皇帝跪著過去,想扯住東華皇帝的衣角,卻被侍衛直接拖拉下去.

蘇婉清嚇得眼淚嘩啦啦掉,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衰求:"皇上,皇上......臣女真的沒有偷詩啊."

"殿下,殿下.......臣女從來都沒有想過,偷殿下的詩......"

"不要,放開我!放開我!"

大殿內一雙雙驚駭的目光投向九音,每個人都緊張到爆炸,雙手都覆上了一層虛汗.

可映入眼底的那個女子,那淡漠無情的目光正落于蘇婉清的身上,那麼地冷血,親眼看著蘇婉清被扒光了里褲!當著諸多男子的面,扒光了里褲!

而耳邊.

又即刻地響起了那徹響大殿的聲音.

"啪--"

"啪--"

"啊!!求,求殿下饒命!臣女真的沒有偷詩....."那板子毫不留情地落于蘇婉清的臀上,頃刻間,便是皮開肉綻,一片血肉模糊.

血腥味從蘇婉清的周身開始彌漫至大殿,地面染上了觸目驚心的血漬.

痛啊,鮮血淋淋的痛,痛到蘇婉清五官幾近扭曲.

"啊!"

"啪!"眾大臣的耳邊一直都響起著那清脆的杖責聲,還有蘇婉清那痛不欲生的衰叫.

一聲一聲,如泣如血.

這場面,看得無名一號差點激動地跳起來,叫那個小婊砸偷殿下的東西!

可沒看多久,晉王爺又出來作妖了.

他目光即失望又帶著憐憫地掃了眼蘇婉清,直到現在,晉王爺都不相信蘇婉清會去偷竊九音的詩.

他于心不忍地移開目光,朝著九音開口:"殿下莫不是太過殘忍了些?"

"且不說蘇四小姐有沒有偷詩."

"就算她偷了,也罪不至死,還請殿下能寬容大量,看在東華的面子上,放蘇四小姐一命."

差點崩了高冷人設的九音:本殿殘忍嗎?

莫不是個傻的,本殿殘忍起來,本殿自己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