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神曰,重臨再遇我九1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有,是嗎?"兩個淡漠清冷的字從九音嘴里流露,然後輕飄飄地落入蘇婉清和眾人的耳內.

她那攝人心魂的美眸有些無謂地掃過大殿,被目光略過的眾臣身子一顫.

緊接著.

九音眉眼微彎,那面紗下的唇角揚起又冷又酷的弧度,字意透露著與生俱來的薄涼:"所以,是他誣陷的你嗎?"

這個他,自然是指南陽皇帝.

"臣.....臣女不敢."蘇婉清聲音帶著顫抖.

"臣女只是,只是之前,真的沒有聽到過這首詩......"

蘇婉清頭都低到了地面上,那眼珠子有些呆滯,明顯沒有料到會發現像現在這樣的事情,更沒有料到九音會和那首詩搭上關系.

前世的時候.

同樣也是在東華壽宴上,可是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九音這號人.

而南陽皇帝更沒有不請自來東華,現在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她一重生,什麼事情都脫離掌控了?

沒等蘇婉清在心里想多久,一道聲音打破了這沉靜的場面.

"那便不是你的了."九音從容悠然地說完這幾個字.

話畢.

蘇婉清瞳孔微縮,想都沒想又跪的恭敬幾分,心慌如麻的她想解釋什麼,卻吞吞吐吐地說不出幾個字:"臣女......"

"這詩......真的......"

對于蘇婉清那死不承認想洗脫罪名的話,九音神色沒有半分波動.

她垂簾拔弄了一下好看的手指尖,眾大臣偷瞄過而去的時候,只能看到九音額間那漸紅的朱砂痣,還有她面紗下若隱若現的絕美容顏.

可就在眾大臣注目的同時,九音驀地睜開雙眸.

頓時!

天地萬物,星辰天河,皆因之黯然失色.

一直用余光偷瞄著九音的蘇婉清,撞上了九音那幽深不見底的眼睛,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有一種死亡來即將來臨的即視感.

果然!

接下來等待蘇婉清的......

"杖斃!"極為干脆利落的兩個字,被九音說的很是風輕云淡!

話音一落,大殿內寂靜無聲.

杖斃?

這是要......亂棍打死嗎?

蘇婉清瞳孔欲碎地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九音一句話,就定了自己的生死.

她連忙驚恐失措的跪倒在地面上,聲音發顫地衰求:

"殿下,臣女真的沒有偷詩啊,求殿下明察......殿下,臣女一介庶女,就連皇上都不曾聽聞的詩句,臣女怎麼可能會知道?"

"又怎麼可能會當著殿下的面,當眾念出來."

"求殿下恕罪,求殿下明察."

蘇婉清開口的時候整個牙齒都在發顫,她以為這樣說話,就可以換來九音的動容.

再不濟,也可以換來自己解釋的機會.

可惜……

九音下一句話,令蘇婉清要失望了,更令整個朝堂的眾大臣都猛地抬起了頭,眼中泛過無法形容的敬畏與害怕.

"本殿想讓你死,需要理由嗎?"多麼囂張狂妄的一句話.

她開口的語氣素來不緊不慢,換作任何人來說都會貽笑大方,可從九音的嘴里說出來,就是令大殿的所有人都震在了原地.

沒有嘖笑,更沒有人把這句話當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