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血淋淋的拆穿7
g,更新快,無彈窗,!

語氣犀利凜冽,字字如針般紮入蘇婉清的腦海:

"朕也不清楚,這詩明明出自于你們百年前的東華,為何會沒有流傳下這首詩."

"曾經,朕的先王,也便是南陽的攝政王曾許半壁江山為聘殿下."

"先王的心意,想必不用朕多說."

"而南陽皇宮之內,先王曾提筆擬下了殿下所有的事跡,而這首詩,更是先王其中的一副!"

說到這里.

南陽皇帝便冷笑一聲,目光直接掃向蘇婉清,而蘇婉清卻是朝著九音所在的方向看過去.......

卻見對面的那個女子,連個目光都沒有賞給她.

九音氣定神閑的坐于位上,低垂著美眸,她一只手肘著下顎,目光隨意地停留在另一只白皙的玉手上.

加上她那身高不可攀的氣質,看了一眼後,就讓人有些移不開眼.

在場的四國之中,南陽皇帝最為明白九音的性情,她素來淡漠寡言,卻不容任何人挑釁威嚴.

"來人."

"給朕將這畫卷好好給東華皇看看."南陽皇帝大手一揮,便有人將畫卷從南陽皇帝手中接過,在眾大臣那驚駭的目光下,呈現給東華皇帝.

幾乎所有人都保持著半信半疑的心情.

必竟,如果真有這麼回事,當初怎麼可能會沒有把這詩句流傳下來.......

蘇婉清心髒都提到了嗓子眼,心跳加快加快再加快,快到她感覺自己都要窒息了.

蘇婉清下意識地屏住吸呼,目不轉睛地盯著東華皇帝的神色,就在她那提心吊膽的目光下!

在眾臣那打量的目光下!

東華皇帝臉色大變,他的眼珠子幾乎要貼到畫卷之上,那拿著畫卷的手掌一個勁地發顫.

"啪!"

接下來,便是震耳欲聾的一聲響!

東華皇帝另一只騰空的手猛地拍向桌面,他不敢怠慢手中的畫卷,只得親自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一臉冷意地走到蘇婉清身前.

"嘭!"地一聲響.

東華皇帝一腳就將蘇婉清踹倒在地,那種想活刮她的心都有了!

"你剛剛說,你擬的那首詩是你自己的!"這句話不是詢問句,而是那種發自地獄的陰冷敘述.

這畫卷之上的筆跡!

東華皇帝僅一眼,便知道是多年前提筆上去的,而這字意的內容,就跟蘇婉清擬的詩句只相差了幾個字!

這個害人不淺的賤人!竟然敢這麼害東華!

"這,是殿下的所擬的詩?"

"怎麼會這樣......是!是殿下的."

大臣聽到東華皇帝肯定的話,猶如巨石直敲心髒!

區區一個相府庶女,竟然敢當著殿下的面!將殿下的詩句說成是自己?

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能做死的?

眾大臣簡直直接震驚在了原地,神色惶恐不安,身子使勁地發顫,有一種大難即將來臨的即視感.

"回,回皇上,臣女,臣女真的不知道......."

蘇婉清被那一腳給踹的氣血沸騰,感覺胸骨都要碎了.

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來,跪在東華皇帝身上,替自己辯解道:"皇,皇上,這詩......臣女發誓,臣女之前從來都沒有聽聞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