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血淋淋的拆穿6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年殿下的.......

這句話就像是余音繞耳那般,一圈一圈繞在蘇婉清的腦海里,直接將她的意識都給沖散了.

她想都沒想,反駁的話脫口而出:"不可能!"

"這詩怎麼可能會是殿下的呢?!絕對不可能!"

這詩明明出自于幾年後!

而且在此之前,她從來都沒有聽到過有這首詩,怎麼可能!

會是無殿國殿下的?

"那蘇四小姐倒是說說,為何不可能?"南陽皇帝最見不慣的就是窺竊成果的人,而是被偷的那個對象,還是他有生以來最敬仰的殿下.

百年前,東華,西涼和南陽,曾率領百萬兵馬,布下生死大陣擊殺九音.

卻被她毫不費力地化解.

這些事情,可都清清楚楚地被南越塵記載下來,要說南陽皇帝最敬佩的那個人是誰,那便非九音莫屬.

"不,不可能,這詩分明......."分明出自于幾年後.

蘇婉清一臉不接受地搖晃著頭,差一點就把真正的答案給吐露而出,但好在她及時刹住了口.

驚過神來,蘇婉清收斂起了眼底劃過的慌亂,朝南陽皇帝開口:"這詩怎可能會是殿下的?"

"如果是殿下作的,為何百年之前沒有流傳下來?"

"臣女雖然才學粗鄙,但怎會去盜人的詩句!"

好特麼一句怎麼盜人的詩句!

南陽皇帝簡直氣笑了,他當皇帝這麼久以來,見過不少不要臉的,可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真以為改了那麼幾個字,就可以掩釋盜竊這個事實?

"來人!"

"把朕經常攜帶在身上的那副畫卷呈上來!"南陽皇帝即刻轉身,一臉冷意地朝著身後的下屬命令道.

以前的東華皇帝因為諷刺封存了這首詩.

可如今的南陽皇帝,卻一直將這首詩給牢記于心,隨身所帶,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皇帝這個本份.

畫卷那兩個字.

像是驚雷般轟地蘇婉清不知東南西北,令她心底陡然升起了強烈的恐懼感:畫卷.......怎麼可能會有畫卷這個東西?

這首詩,怎麼可能會是殿下所擬的!

又怎麼可能會在幾年後才出現!

蘇婉清那平靜篤定的神色顯露出幾絲慌張,她不敢相信啊!她所擬出來的詩,竟然有可能會是殿下的!

她當著殿下的面,說著殿下曾經隨口而提的一首詩........

"這,這詩難不成真的是殿下的?"

"可這,本官從來都沒有聽聞過殿下曾經擬過這麼一首詩."

"本官也不曾聽聞,這......"一雙雙慌亂不己的目光都朝著九音投過去,卻發現,映入眼底的那個女子一臉的從容淡定.

她神色和見到的第一面一樣,找不到半分喜怒.

對于這詩是不是自己的,是不是蘇婉清偷的,九音臉上找不到半分的在意.

不過片刻的時間.

南陽的下屬就呈著一副畫卷上來,畫卷的顏色有些泛黃,但卻保養的極好,沒有任何凌亂與破碎.

"雖然,朕不知道蘇四小姐從哪得到的那首詩."南陽皇帝邊接過畫卷邊朝著諸位大臣開口.

語氣犀利凜冽,字字如針般紮入蘇婉清的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