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血淋淋的拆穿5
g,更新快,無彈窗,!

蘇婉清只能硬著頭皮說:"回南陽皇上,此詩,是臣女所擬的."

"就是不知,這詩有何冒犯之處?"

話畢.

南陽皇帝連連冷笑,他甩都沒有甩蘇婉清一眼,而是朝著上位那名驚華絕豔的女子行禮:"南陽見過殿下."

"不知殿下可還記得百年前,亦是在東華的壽宴之上,殿下曾擬過一首詩."

對于南陽皇帝的詢問,所有人心髒都莫名跳漏一拍.

而蘇婉清更是緊張到心里發慌,腦海里閃過一個最不願意相信的念頭,令她連呼吸都開始絮亂起來,指甲陷進了肉里.

不會的!

絕對不會是她相象中的那樣.

"嗯."九音氣定神閑地磕著下顎,淡淡回道.

得到九音的回答,南陽皇帝挺直了腰板.

早便從南越塵的提筆中了解過九音的性子,南陽皇帝很清楚現在這樣的做法對不對.

南陽皇帝目光掃向蘇婉清,雙眼如鷹那般的犀利無比:"東華帝國可真是好大的膽子!"

"你們當中,可有誰知道此詩出自于哪里?"

"又是出自何人之口?"

有些莫名其妙的一個問題襲來.

東華皇帝蹙高了眉頭,不知道南陽皇帝這唱的是哪一出戲,這首詩不就是蘇婉清擬的嗎?

必竟他們有生以來都沒有聽到過這麼......大膽的詩.

"南陽皇這是何意?"

"此詩雖然太過猖狂了些,但朕不得不承認,是好詩."東華皇帝目光透露著幾絲壓迫的盯著南陽皇帝.

隨著東華皇帝的話落.

眾大臣都紛紛附和開口,聽到蘇婉清的耳里,沒能掀起她半分喜悅.

大臣口中的話明明是站在蘇婉清這一邊,卻令蘇婉清有一種心驚膽顫的感覺:"南陽皇上剛剛話的意思,可是在說,這詩並非蘇四小姐所擬?"

"今日是太子的壽宴,南陽皇上無憑無據!"

"對!貿然這樣否定蘇四小姐,怕不是不滿蘇四小姐,而是對東華不滿."

眾大臣以為,這樣的話可以令南陽皇帝敗下陣來.

卻萬萬沒有想到!

接下來南陽皇帝開口的話,令整個朝著堂都瞪目結呆,直接驚愣在原地.而蘇婉清更是猶如晴天霹靂,感覺自己的天都要蹋下來了.

"好詩!確實是好詩,可由她擬出來,這好的就有點過頭了!"

"蘇四小姐?哼!朕平生以來,還沒有見過如此道德敗壞的人!"

"正好不巧,她擬來的這一首詩,朕在百年之前就見到過了."南陽皇帝目光凜冽地瞪了蘇婉清一眼,看得蘇婉清後背發涼,雙腳發軟差點摔在地面上.

南陽皇帝沒有理會眾人一副難以置信的驚駭模樣.

他掃了眼大殿,再敬畏地朝著九音卑躬屈膝,直接卸掉了自稱改為我,語氣有害怕更有崇拜:"此詩,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殿下曾在百年之前的壽宴上,擬過此詩."

"而這首蘇四小姐擬出來的詩,正是當年殿下的!"

還有什麼,是比這句話來得更令人心驚膽顫的?

她擬的詩是當年殿下的.......

當年殿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