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血淋淋的拆穿4
g,更新快,無彈窗,!

他當時看到這首詩時,內心深處有多的震憾,若不是知道九音的事跡.

打死南陽皇帝,都不會相信這是一個女子提筆的詩.

南陽皇帝震驚地看著蘇婉清,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坐擁萬人之上,低看腳下護國白骨.

享天人之福,不造福萬民,卻為私利,蒼生之悲痛!"蘇婉清將改編了幾個字的詩句,口吐清晰地吐露而出.

頓時.

整個大殿之內一片死寂無聲.

連一根針掉落在地面上的聲音都能聽到,死寂的不得了!

九音嘴角染上了點妖冶的弧度,伴著她指尖輕擊桌面的聲音,弧度欲漸欲深,有著讓人驚心動魄的美.

"這......"

西涼長皇子和北冥皇內心有著無法形容的震憾.

他們兩人都用不可罷信的目光投向蘇婉清,有贊賞有欽佩,夾雜著各種複雜無比的情緒:"這真的,真的是一個女子擬出來的詩......."

"本宮也聞所......未聞."

"這實在是,實在是......."

這字意雖然犀利,但是.......卻句句直敲心髒,更是震憾了所有人.

面對大殿內一雙雙驚世駭俗的目光,蘇婉清眼中泛過幾絲篤定之意,她那低垂的頭仰高了幾分.接受著眾人那不可置信與愕然的打量.

她就知道,這首詩定然可以震驚整個朝堂!

等著吧!

曾經瞧不起她蘇婉清的人,就等著她的蛻變吧!現在,還只是一個開始.......

"放肆!"

"簡直!簡直就是可笑至極!"

大殿中央突然響起了一道憤怒的威嚴聲!

這道聲音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令他們不約而同將目光從蘇婉清身上移開,全都轉身開口的南陽皇帝.

只見南陽皇帝笑的身子都在顫抖.

那盯著蘇婉清的目光帶著鄙夷與不屑,就像是在看一個偷竊見不得光的賊.

"南陽皇,你這是何意?"晉王爺不悅地開口.

不問還好!

這一問,即刻就挑起了南陽皇帝的壓抑不住的怒火.

他猛地站起身來,沖到蘇婉清的面前,用那犀利與逼人的目光緊盯著蘇婉清的雙眼,聲音沉到了骨子里:

"敢問姑娘,你剛剛擬的這一首詩,可是你自己的擬的?"

轟地一聲巨響!

短短一句話,就像是炸彈一般在蘇婉清的腦子里炸開.

蘇婉清眼底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被她壓抑下去,她垂下的指尖攥緊到了肉里,用一種反問的語氣開口:"臣女.......臣女這首詩可是有何不對?"

"有何不對朕不知道!"

"你只要回答,這詩是不是你自己擬的?"南陽皇帝壓根不想跟蘇婉清說太多廢話,再一次問道.

蘇婉清慌了!

這首詩當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出自于幾年後的一個壽宴上,但看南陽皇帝這神情,似乎很在意這首詩的來路一樣.......

就是不知是好,還是壞.

蘇婉清強迫自己靜下心來,都到了這個地步,她己經沒有挽回的余地.

面對宮殿內那一雙雙疑惑打量的目光,蘇婉清只能硬著頭皮說:"回南陽皇上,此詩,是臣女所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