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盜取成果,最過惡心6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是她不久之前上廟燒香拜佛之時,曾算過一次姻緣命.......而蘇婉清,將會是阻攔她幸福的罪魁禍首.

她一個嫡女,卻還比不過一個庶女!

怎麼叫人不氣?

蘇二小姐就是要將蘇婉清給拉下水,自己過的不好,蘇婉清也別想好過:"庶妹,你經常在府上用詩壓我一頭,如今到了太子壽宴上,怎麼倒是不敢擬了?"

"莫不是看不起太子,還是有什麼成見?"

"啊!瞧我這嘴,望太子恕罪,是臣女口無遮攔."

別人不知道!

蘇婉清她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嗎?女子才學之中,她最差的便是作詩!

對于嫡姐的挑釁,蘇婉清簡直就是咬碎了銀牙.

整個大殿一時間都沒敢出聲,東華皇帝直皺眉頭,那目光不悅地掃了蘇婉清和蘇二小姐一眼.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不識規矩,簡直了!

東華皇帝不由偷偷打量了一眼不遠處的九音.

九音對于外界的事物充耳不聞,她的身後方屹立著八十一名玄衣人,每個人的神色都極為凜冽,看得東華皇帝直縮脖子.

"殿下."

"嗯."

君臣那骨節分明的指尖交叉輕置于桌面,如神靈玉琢般的俊顏偏向九音,端著,是指點江山的君王之威.

只有在面對九音的時候,君臣才會下意識收斂起那一身氣勢.

臉上和眼底會掛著寵溺和淺淺的笑,聲音會很輕,那種小心翼翼的輕:"殿下,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何事?"

身側那道聲音傳來,聽到的九音那落于桌面的指尖微頓,然後又輕擊了一下.

隨後.

她微微朝君臣的方向仰高側顏,君臣耳垂邊的玉釘會泛著黑芒,這點光芒會灑在九音的臉上,將她的雙眼映的極為明亮璀璨:"會擬詩."

"嗯."

"擬一首,不屬于她的詩."

好輕描淡寫的幾個字,卻將運籌帷幄這兩個字演繹的如此完美.

對的!

蘇婉清肯定會擬詩,只不過她會擬一首不屬于她的詩.

早從相府二小姐開口挑釁蘇婉清之際!

不!

或許是更早,早到就連君臣都算不到是什麼時候,九音便將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猜的透徹無比.

"嗯,真好,沒變."

"嗯?"

聽到君臣說沒變這兩個字,九音揚了揚好看的眉角,眉心的朱砂痣配合她這個動作突然生動起來,有一種奪盡繁華的美.

沒變這個梗,九音表示想聽.

"君臣的殿下,哪怕不控制時間,都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對面的那個男子,會對著她似有若無的笑.

他笑的時候,右側的牙刃會突露而出,泛著皎潔的淡光,像是一個統領萬界的君王流露出最溫和的一幕,而這一幕,永遠都留給那麼一個人.

"殿下可清楚,她為何會這般做?"

"嗯......"聽到君臣的詢問,九音回答的這個字延長了半拍.

她身形悠然從容地往下倒,最後被椅面給撐起.

九音朝君臣的方向磕著小腦袋,露出那張令人尖叫連連的容顏.